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777章 异能者协会
    第0777章 异能者协会

    0777

    异能者协会的总部,叶帆其实也没去过。

    因为之前也没打交道,所以就算一直知道位置,也没有过去看看。

    说起来,过去也不是很容易,因为首先得到印尼的一个海边港口,和异能者协会的人接头,再通过他们的船只,航行半天的时间,才能到达一座名为“ILLUSION”的小岛。

    这座岛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幻觉”、“错觉”,异能者们喜欢称呼它为“梦幻岛”,因为这个岛屿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

    最初是一名强大的异能者,也就是协会的初代会长,用异能汇聚了海底沙石,形成岛屿后,又经过多年的改造,把它建造起来。

    然后为了确保异能者在这里不会受到普通人的干扰,全世界的地图都不会标注。

    叶帆带着冯小辉,来到港口时,已经有个肤色黝黑,穿着花衬衫的亚裔男子,举着一块写有冯小辉名字的牌子,在那里等着。

    “你好,你在等我们吧”,叶帆率先走了过去。

    男子热情地笑着,向叶帆伸手,“你就是冯小辉?”

    “不,我是他姐夫,他才是”,叶帆介绍了下。

    男子理解地点头,“我叫浩特,是负责接送的船员,你们两位是一起上船,还是单独冯小辉去梦幻岛?”

    叶帆问道:“我可以跟着过去?”

    “家属刚好可以有一个陪同,只需要遵守岛上的规矩,并且不要摄影和录像即可”,浩特笑着说。

    叶帆表示明白,随即跟冯小辉一起,上了一艘白色的小艇。

    上去后没多久,叶帆才发现一个问题,这船的发动机,似乎构造有点特别。

    “你这船用的是什么燃料?”叶帆问道。

    浩特似乎对这个问题已经听习惯了,也不多解释,坐到那发动机边上,伸手握住了一个黑色的金属握把。

    渐渐的,就有一股热浪,从他那儿传了出来!

    螺旋桨“轰轰”地响起,很快的,船就开动了!

    “热能发电?”叶帆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个浩特也是异能者,他的手可以传递出强大的热量,促使这个改造的发动机启动。

    一旁的冯小辉也看得很是新鲜,眼中更加期待即将进到的异能者协会了。

    “我只能让自己的身体散发热量,无法将热量释放地多远,所以我的异能,也只能做个船夫,或者煎个鸡蛋什么的,哈哈……”浩特自嘲地笑道。

    “那可不能这么说,如果你愿意,恐怕一些防盗的金属门都会被你熔化,你想当个江洋大盗也可以”,叶帆道。

    浩特摇摇头,“千万不能这么想,当年就是因为抢了一次银行,坐了好几年牢,我现在可不想干那种事了”。

    叶帆和冯小辉顿时无语,原来这哥们还真的做过贼?

    船行驶了差不多一小时,前面出现了一座小岛,远远看去,碧海蓝天下,岛屿就像一枚大海上的珍珠,美丽动人。

    一座高大的巨人雕塑,耸立在岛屿的小港口,两条巨大的腿刚好把海港的夹住。看样子已经有很长的年代,装束也是西方古时候的人物。

    “那就是第一任会长,他给自己做了一个雕塑,每次进出海港,都会从他的胯下经过”,浩特颇为无奈地介绍着,很显然,他是进出最频繁的那个。

    三人登岛后,浩特带路,前往岛屿中间的一处小山丘,那上面建造了一片灰褐色的建筑,最高的那一座圆形高塔,足有四五十米高,而且通体都没有什么缝隙,浑然一体,显然是异能者建造的,而非常规的方式垒砌起来的。

    叶帆和冯小辉都是初涉异能者的大本营,一路走进去,路上就遇到了一些在这里工作的异能者。

    一名园丁打扮的异能者,两条手臂和两条腿竟然可以自由伸缩,他就如同一个巨人一样,在那里修剪一棵五米多高的树木,压根不用梯子。

    有一个看着像是图书管理的女人,正搬运书本,但她并没用手,她的头顶上悬浮着上百本书籍,跟着她一路移动。

    正在清扫的一名白发老太太,则是正用嘴吹气,她随便吹一口气,就跟一阵风一样,把那些小径上的沙尘和叶子都吹开,连扫帚都不需要。

    这些异能工作者见到叶帆二人,都友好地会打招呼,显然也见惯了有拜访者或是新成员来审核。

    “姐夫,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怎么跟电影里似的”,冯小辉喃喃。

    叶帆莞尔,“别说你,我都有点看不过来……”

    因为异能者协会主张中立,脱离任何利益纠纷,相当于地下世界永久中立组织。

    所以,当年圣战满世界地打来打去,叶帆也没遇到几个异能者。

    就算有异能者参战,也都是脱离了协会,不受协会保护的。

    叶帆才知道,异能者的能力如此五花八门,这些人的存在,若是让全世界大众知道,肯定会掀起各种强烈的浪潮,因为对于大众来说,这些人只存在于影视作品和各种幻想小说里。

    “这里就是会员中心,我们审核新会员,就是在这里”。

    浩特带二人进到一个单层的椭圆建筑内,走进去就是有一个长长的柜台,柜台里有一老一少。

    老头看着已经七八十岁,头发掉得跟光头没区别,大白天的手上拿着一瓶子伏特加,喝得鼻子通红,已经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他穿着身脏兮兮的灰色背心,身材瘦瘪,满脸皱纹,邋里邋遢,从他睡梦里还在用俄文骂人,就知道是来自哪里。

    而女的前台则像是个扶桑人,看着三四十岁,相貌很一般,却很在乎形象。正对着小镜子补妆,脸上的胭脂红浓得很,明明粉底已经很厚了,但还是在补。

    “花子,别补妆了,来新人了,给这位冯小辉先生登记一下,开始能力审核”,浩特道。

    叫花子的扶桑女人随便丢出了一张注册表,“随便用什么语言填写。”

    说完,她继续开始刷起了眼睫毛,压根没什么服务态度可言,甚至都没看叶帆二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