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844章 蒜
    第0844章 蒜

    0844

    打开书房的门,就闻到一股子浓郁的羊肉香,从里面传出来。

    叶龙腾只闻了一口,就感觉自己饿了。

    而一个古色古香的书房里,竟然有羊肉的味道,叶龙腾并不意外。

    因为,这书房本就很不寻常。

    一眼望过去,这书房里面,两边的书架上,没有几本书册,反而是瓶瓶罐罐的各式香料,各种调味品。

    大料,花椒,晒干的菌菇,枸杞,蒜头,远从海边整来的干海带,紫菜,做菜用的食材应有尽有。

    在书房的角落,还放着一些陶盆,这些盆里种的也不是什么花草,而是一些香葱韭菜之类的小菜。

    说是书房,称这里是厨房,其实更贴切一些。

    见到那张檀木的大书桌上,摆放着的炭火煮着的黄铜火锅,叶龙腾会心一笑。

    “父亲……”

    叶龙腾很规矩地向书桌内的那男子低头。

    “老二,有些年没见了,过来坐吧”。

    站在书桌后面,正拿一锋利的菜刀,切着羊肉薄片的男子,很随意地招呼了一声。

    他的心思都放在切羊肉上,系着一条围裙,神情颇为专注。

    “这羊肉啊,是我今天下山时现宰的,新鲜得很,涮着吃正好,剩下的让阿群带回山下了。

    我还留了点,等会儿水煮,整点手抓,等会儿就着蒜,蘸着椒盐,你也尝尝……

    你离家久了,京城那儿,可没这滋味的羊肉”,男子光是说着做羊肉的事,就感觉是嘴里已经满口肉香,很是享受。

    他切的是一块生鲜羊肉,一般要切薄片,都是冷藏过后才方便,大多也是用机器来切。

    但是,男子手起刀落,刀就像是在施展什么法术,进肉里毫无阻碍,每一片切下的羊肉,都跟半透明的红纱一样,精细地宛如艺术品。

    看着父亲切羊肉,叶龙腾目光颇为怀念,记得小时候,他们母亲还健在时,父亲也经常当着他们的面,展现他的刀工,一边切,还会一边冲他母亲炫耀。

    或许,世人根本想不到,活了数百年的史诗级强者,一代武神,拿得最多的利器,不是什么稀世神兵,也不是什么奇门兵刃,而是……小小的菜刀。

    “父亲的刀工,还是这般出神入化,我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练到父亲这样了”,叶龙腾感慨地摇摇头。

    “傻小子,你跟你哥,都不喜欢当厨子,谈什么刀工啊”,男子呵呵笑了声:“何况这菜刀,不是拿来练的,是拿来用的”。

    说完,男子把一碟子切好的羊肉薄片,递到叶龙腾面前。

    “来,尝尝”。

    “谢父亲”。

    叶龙腾拿起长长的筷子,夹了点羊肉,放进火锅。

    “父亲,我此次回来,有些要紧事,想问询您的意见”。

    “什么事啊”,男子随口问道,同时走到旁边一书架那儿,拿了串挂着的大蒜。

    叶龙腾将一份藏在身上的资料,从大衣口袋里取了出来,铺在了书桌上。

    很简单,就是两张纸,一份身份资料,一份检测报告。

    “父亲,您看一看,您觉得……这孩子的事,该如何处理?”叶龙腾谨慎地问道。

    男子掰开了一个蒜头,开始剥蒜,看了看那两张纸后,说:“这事,你问过你大哥了么?”

    “我觉得此事牵涉到我们叶氏一族的基业,未来兴衰,还是要请父亲您定夺……”叶龙腾正色道。

    “糟糕!!”

    男子忽然大喊一声。

    叶龙腾吓了一跳,忙起身道:“怎么了父亲!?”

    “你这逆子!!怎么没把羊肉捞起来!?这都涮老了!!”

    男子赶紧放下蒜,拿筷子捞起了火锅里面的羊肉,满眼心疼之色。

    “多好的羊肉,愣是被你涮老了,老二你到底在做什么!?”

    叶龙腾神色顿时有些僵硬,无奈地叹了口气,到头来,在自己父亲眼中,这件事,还不如锅子里的羊肉重要。

    “父亲我错了,我来吃了它”,叶龙腾不敢多说什么,大口把烧老的羊肉吃了。

    等吃完后,他也不敢再继续放了,还是先问问清楚再说。

    “父亲,您觉得……这事怎么跟大哥说比较好?”叶龙腾问。

    男子语气平淡地道:“这是你大哥的事,别来问我,你也年纪不小了,当了这么多年龙王了,怎么说话还用我教你……

    哎呀……这蒜头,有些瘪了,不怎么新鲜啊,我再换一辫子蒜看看……”

    男子嘀嘀咕咕的,又去捣腾蒜了,仿佛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叶龙腾点了点头,“父亲的意思,我明白了,等会儿我便去找大哥说明此事……

    正好,快到隐龙选拔的日子,是有不少事,得跟大哥谈谈”。

    “明白……明白个屁,你小子,连涮个肉都不会,能明白什么……回来一趟就惹我生气。出去!让阿群拿点蒜进来,这儿的蒜不成了”。

    正在这时,老仆叶群推开了房门,笑吟吟地拿着一盘烧好的手抓羊肉进来。

    “老爷,小的听见了,这就给您去拿点新鲜的蒜上来”,叶群说道。

    男子笑道:“你这老耳朵,还真是时好时坏啊。喏,这两辫子蒜,时间久长芽了,你拿出去吧”。

    叶群接过蒜头,问:“是去丢了么?”

    “丢了作甚,既然都自己发芽了,找片土,种上吧”,男子笑了笑。

    “哎,好嘞,小的这就去找个地方埋上”,叶群笑吟吟的说。

    叶龙腾愣了下,看了看桌子上的蒜头,又看看叶群拿出去的那两辫子蒜,若有所思。

    ……

    炼狱岛,一架飞机缓缓着陆。

    飞机上走下来的,正是苏轻雪等女和谢临渊几个。

    众女都是被这里的景色给吸引,而谢临渊,则是满目的怀念之色。

    “轻雪!宁姐姐!你们来啦?”

    机场跑道不远处,艾儿笑着走了过来,一起来的还有莎莉叶和贝利尔。

    苏轻雪朝艾儿恬然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随即很快就被莎莉叶吸引了过去。

    一头银白发丝冷若霜月的莎莉叶,显然也认识来的每一个女人,不过只对苏轻雪比较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