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898章 身世之谜
    第0898章 身世之谜

    0898

    苏轻雪听了,却是一脸疑惑,有些迷糊地问道:“我以前不会吸收寒气吗?”

    “不会啊,我反正第一次见,难道以前就会?”叶帆也不确定。

    苏轻雪仔细想了想,摇头说:“我……我也不清楚,好像觉得挺自然的就这么做了。老公……我感觉脑子里好像多了些东西,但一下子,也不知道是多了些什么”。

    叶帆寻思着,道:“或许……你其实已经看了无字天书的内容,但这些信息量太大,又本来不是你的东西,所以,你需要抽丝剥茧,慢慢地去把学到的东西解析出来”。

    “或许吧,反正应该不是坏事,我的真气比之前好像更凝实了”,苏轻雪心情也变好了,看来无字天书确实对她有帮助。

    叶帆道:“老婆,你能不能调动鬼谷的人,帮我查一点事?”

    苏轻雪眨眨美眸,说:“查杀害婆婆的凶手,是吗?”

    叶帆愣了下,听到“婆婆”二字,心里有些悲伤,若是自己母亲还在世上,听到儿媳妇这么喊她,该是多幸福……

    可惜的是,他母亲走得太早,太突然,叶帆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母亲的样子。

    从记事起,叶帆唯一对母亲的印象,仅限于一些模糊的相处画面,两人连一张合影都没有……

    “嗯……诸葛天明曾经拿这个事情作为筹码,跟我谈判,我估计如果真的鬼谷有查到什么,总会有点蛛丝马迹”,叶帆道。

    苏轻雪起身,恢复了一些真气的她,也行动自如了,“老公,那我们出去吧”。

    两人来到天枢塔后,苏轻雪进到自己以后用来办公的书房,用专属的通讯线路,联络了几名负责情报的主管后,下面的人立马开始整理有关叶帆身世和他母亲的信息。

    不出一刻钟,就有一份汇集好的情报资料,送到了苏轻雪的书房内。

    情报是以电子文件的形式发到电脑里,鬼谷虽然古老,却也紧跟时代步伐。

    苏轻雪打开文件,却发现里面的信息非常之少,少得可怜……

    上面写着,叶帆的母亲胡小琴,曾经在华海做过一些临时工,在纺织厂也做过段时间,食物中毒暴毙,具体是他杀还是怎样,并没什么情报。

    “婆婆的名字……叫胡小琴?怎么没别的籍贯之类的资料?”苏轻雪看完资料,很是不解。

    “我小时候,是听到当时有人喊我母亲这名字,小琴小琴的,应该是没错。

    但是,诸葛天明看来只是骗我的,鬼谷也没查到我母亲去世的真相”,叶帆苦涩地笑了笑。

    苏轻雪奇怪道:“可再怎么样,也该有身份证件什么的,记载有更多信息啊,怎么会资料这么少?”

    叶帆眯了眯眼,道:“很简单……有人故意抹去,或是隐藏了”。

    “谁有这么大本事?能瞒过鬼谷的情报?”苏轻雪问道。

    叶帆笑了笑,“如果鬼谷的情报真的如此无懈可击,那我们怎么进得来,诸葛天明怎么会失败。

    无所不见,只是相对的,比鬼谷强的存在,自然能不让鬼谷调查……比如国家,比如氏族……”

    叶帆的脑海里,闪现过叶龙渊等一群氏族之人的影子,下意识地捏了捏拳头。

    不过,他也不可能无脑地就去挨个问他们,只能慢慢地通过暗中搜集蛛丝马迹,看有没有契机查清自己的身世秘密。

    “老公,你放心吧,我会让人加大对这件事的调查力度,迟早会查清楚婆婆的死因的”,苏轻雪握了握男人的手道。

    叶帆回过神来,冲女人笑道:“我没事,这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能调查清楚的事情。

    老婆,我们是现在回华海找凌雨薇?还是你打算在这里多待几天?”

    苏轻雪目光闪烁道:“我还有点事需要了结,处理完了,才能回华海”。

    叶帆一阵思量后,大概猜到了什么事,问道:“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如果什么事都老公你帮我,我也难以服众的”,苏轻雪美眸中闪过一抹寒意,“不用多少时间,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华海”。

    一宿过去,经过一晚的运功,苏轻雪已经恢复了元气,修为也已经到达了先天大圆满的水准。

    虽然女人自己也不清楚,从无字天书上学到了具体哪些内容,可就是修炼得更加自如了。

    上午时分,鬼谷的长老院里,苏轻雪让苏千行召集了大部分的苏家一族的长老。

    而苏仪、苏岑和苏维父子三人,则是被谷内的执法长老,押了进来。

    当父子三人见到高台上的苏轻雪时,都是面露忐忑和忿忿之色。

    他们原本是想得很好,利用苏轻雪和叶帆,除掉诸葛一家,再以功臣的身份,掌控鬼谷的更多权力。

    但是,叶帆突然一战血洗诸葛家,苏轻雪又三言两语地笼络了鬼谷人心,一下子情况就不受他们控制了。

    苏仪父子三人,虽然感到很惋惜没能实施计划,可心想着哪怕没什么奖励,至少也有点小功劳,可以将功抵过,不会被处罚,在谷内还能保住位置。

    但没料到,在苏轻雪正式上任的第二天,就突然就被执法长老带人给抓了!

    “苏仪,苏岑,苏维,见到谷主,你们戴罪之身,还不跪下!?”大长老苏千行拄着拐杖,大声训斥道。

    苏仪抬头挺胸,道:“谷主,大长老,我们父子三人,在谷内为苏家主脉的地位,努力了数十年,一直在努力抵抗着诸葛家的侵蚀。

    如今终于迎来了苏家正统血脉的回归,我们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何罪之有?”

    “你们要听自己的罪名?好……我亲自说给你们听”。

    苏轻雪站起身来,慢步走到了台下,当着苏仪父子三人的面道:“当初,苏维受你的指令,来夺取我手上的扳指,这是你的一大罪;

    你们得知我有一妹妹后,派了杀手,追杀我的妹妹慕沐沐,这是第二大罪。”

    早就知道苏轻雪会说这些,苏仪忙辩解道:“谷主,这两件事都是误会!其实我……”

    苏轻雪一伸手,打断道:“你们不用跟我解释,这里是鬼谷,有的是证据,不需要解释。

    何况在座的苏家长老们,都已经调查过具体情况,所有长老都有公断,你们自己说再多也毫无意义”。

    苏仪呆呆地看向在场的数十名苏家长老,见他们全都没想替他说话,心里顿时有一种懊恼和凄凉。

    他突然明白了,当年为什么苏家主脉宁可收养他这样的外姓孩子,也不从其他苏家族人里挑选一个,来给主脉续命。

    这一切,都是为了在需要迎回苏家“真命天子”的时候,大家都能毫不留情,不需要顾虑到血脉亲情!

    现在,苏轻雪回来了,他们父子三人,就彻底成了外人,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可是,苏仪也不打算坐以待毙,心灰意冷的同时,他邪笑道:“谷主……你不会以为,我在鬼谷内待了几十年,没有一点后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