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910章 你儿子
    第0910章 你儿子

    0910

    京城,一处私人的高档别墅内,一楼餐厅中。

    “哐当!”

    数盘精美的菜肴,被叶锋直接一把全撸到了地上!

    “这都是什么东西!?给猪吃的吗!?老子现在没了修为,是不是连你们这些下人都敢骑到老子头上来!?”

    叶锋大声地咒骂着,旁边端着餐盘伺候的一名女佣,吓得直哆嗦,脸色煞白。

    “叶……叶少爷……龙王说这都是您爱吃的……”

    “滚!!”叶锋起身,一把推倒了那女佣。

    虽然他没了修为,但身体毕竟强壮,不是一般人能挡得住的。

    女佣摔倒在地,手被破碎的餐盘扎破,疼得直流眼泪,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忙开始收拾。

    叶锋看女佣不还嘴,却格外光火,又是一脚踹在那女佣身上,“干嘛!?不服气?!是不是瞧不起我!?是不是心里在嘲笑我!?”

    女佣哭着直摇头,“不是……不是的……叶少爷……我只是一个雇来的佣人,您……您就饶了我吧……”

    正当叶锋又要踹她的时候,外面叶龙腾走了进来。

    “锋儿!你这是做什么!?”

    叶锋看见叶龙腾,咬牙切齿,扭过头去,也不吭声。

    女佣见状,赶紧趁机跑了出去,不敢在这里多待。

    叶龙腾一脸失望地道:“你这副样子,哪像我叶氏的子孙?!丹田受伤,可以养好来,修为没了,可以重新修炼!

    你还年轻,有的是办法重新振作起来,如此自暴自弃,成何体统!?”

    “叔叔……你就别说这些好听话了!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还要我怎么样!?”叶锋眼里满是血丝。

    “如果你是个男人,从哪里跌倒,就从哪站起来。你看那叶帆,不修炼内功,靠他自己练的外功,不也有今天的成就吗!?

    你如果想证明自己比叶帆强,那从现在起,为时不晚!你别忘了,你爷爷是武神,他肯定有办法让你重振旗鼓!”叶龙腾正色道。

    叶锋捏紧了拳头,满是不甘地道:“来不及了……就算我能从爷爷那里学到外功的修炼方法,也已经来不及了……”

    “你……你怎么就这般容易泄气?!难道你就不能把这次的经历当作教训,好好地重新做人吗!?”叶龙腾训斥道。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女声,让叶龙腾脸色一僵。

    “叔叔,我家锋儿怎么就需要重新做人?难道他以前连人都不是?”

    听到这冷冷的女声,叶锋则是热泪盈眶,大喊一声:“娘!”

    只见一个身穿紫红色端庄古典裙装,头戴珠钗,仿佛是古画里走出来的雍容妇人,款款走进了别墅。

    虽然已经有个二十几岁的孩子,但妇人的容貌保持姣好,乍一看,也就三十几岁,姿容貌美,风韵十足。

    叶锋见到自己的母亲,忙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母亲的腿,痛哭起来……

    “娘!你可要替我做主啊……我心里好痛苦啊……”

    妇人弯腰抱住儿子的头,眼里也噙着泪,“锋儿,别哭,娘在呢……娘一定会让你好起来……”

    “嫂……嫂子你来啦,怎么如此突然,也不提前告知我一声……”叶龙腾见到大嫂,有些拘谨。

    “我姬茹兰就这么一个儿子,突然就听到,我儿子被人废了修为……难道我还要慢慢跟小叔你预约个时间,才能来看儿子吗!?”姬茹兰抬头,一脸心疼和冷厉之色。

    叶龙腾面色尴尬,“当然不是,嫂子……这件事,我一定会细细跟你说清楚,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不用跟我说了,我已经听玉堂跟我解释了”,姬茹兰道。

    叶龙腾纳闷,“姬玉堂?他已经知道事情经过了?”

    “锋儿自小就跟他舅舅亲,玉堂早就来看望过锋儿,不然……你们估计还要瞒我很久吧”,姬茹兰目光锐利地道。

    叶龙腾皱眉,他还真不知道,姬玉堂已经来过了,心里嘀咕,这家伙……倒是消息够灵通的。

    “大嫂,不是我故意要瞒着你,只是锋儿这次所做所为,确实寒了凌家人的心,也愧对我们神龙氏族的先祖啊……”叶龙腾唏嘘道。

    “怎么就寒他们心了?他们的女儿,本来就是锋儿的未婚妻,锋儿哪怕与她有了夫妻之实,又会如何?

    说到底,这是两个孩子之间的事,而且是我们神龙氏族内部的事,凭什么被外人插手!?”姬茹兰愤怒地质疑道。

    “这……”叶龙腾拧着眉头,面对自己的大嫂,他又不敢太过直接地反驳。

    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恐怕自己的儿子做什么,她都会找出理由来保护自己儿子。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妇道人家,没得到夫君允许,就跑到京城来,还在这胡言乱语!?

    这件事,哪轮得到你来说道?!做错了,就是做错了,难道还嫌你儿子丢人没丢够吗!?”

    “大哥?”

    “父亲……”

    姬茹兰咬了咬银牙,一脸不服地转过身,看着自己丈夫。

    叶龙渊正一身黑色劲装,昂首挺胸地站在那儿,脸上无比冷酷威严。

    “‘你儿子’,难道……锋儿不是夫君的儿子吗?”姬茹兰眼中满是落寞和悲伤地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待在家里,没法保护我的儿子。

    那你们几个大男人,堂堂的隐龙总指挥,龙魂的龙王,怎么就保护不好他呢?!锋儿被别人废了,你们就只会在这里埋汰我们母子吗!?”

    “住口!!满嘴歪理!!就是因为你从小把儿子宠坏了,他才铸成今日大错!还不知悔改!

    这次被别人废了修为,已经是万幸!若不是二弟三番两次地用宝贵的机会,帮这孽子续命,他早就被人家杀了!!你知道吗!?”叶龙渊气得声音拔高了数倍。

    姬茹兰身躯颤抖着,冷声道:“叶龙渊……你现在嫌弃我,没管教好我们的儿子?那你自己呢?

    从小对唯一的儿子,一年都不见几面,一点点事就往外跑,就知道天下大事,你有好好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吗?

    明明是一个外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伤了我家锋儿,你不去替儿子报仇也罢了,竟然还在怨恨我没教好儿子!?”

    两人针锋相对,现场的空气,仿佛随时会爆炸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