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920章 信仰
    第0920章 信仰

    0920

    叶帆略一沉吟,便淡淡道:“这种事情,你们扶桑政府该去跟镁国谈,再说了……你们不也找上宋星河了么,武者没有,可以做改造人。

    我估计神隐跟你们也早是一伙儿的吧,一起合伙演了这出戏,就是为了把我骗到这里,拿我的女人要挟我吧?

    在我看来,你们的地下防御力量,一点也不弱,恰恰相反……夏国的龙魂还低估你们了。”

    稻田一郎笑道:“路西法阁下,您太过誉了,跟您手下那些满世界遍布的巴弗灭杀手,和巴哈姆特佣兵比,我们手上的资源,实在太有限了。”

    “直接点吧,你们想要什么?”叶帆问道。

    “爽快!”稻田一郎笑道:“事实上,我们只希望路西法阁下,能指挥您的部下,做一件事情……只要做一件事,我们就立刻放了冯小姐”。

    说完的同时,在金属通道内,一处墙壁上的屏幕,出现了一些画面。

    叶帆看了一眼,发现这些都是夏国军官的资料……

    “我们希望,路西法阁下能够协助我们,暗中刺杀掉这三人,只要这三人一死,我们立刻放了冯小姐”,稻田一郎道。

    叶帆皱了皱眉头,“这三名都是夏国海军和空军的年轻将领,虽然我没见过他们,但他们在夏国军队里,都是实权派。

    我若是派人杀掉这三名将军,那我还要不要回夏国了?”

    “哈哈……路西法阁下说笑了,以巴弗灭的本事,怎么可能泄漏背后是您指挥的呢?”稻田一郎笑道。

    叶帆哂笑,“巴弗灭可以做到悄无声息杀掉他们,但是……你们只要跟夏国一说,夏国政府不就一样能调查到我头上来?”

    稻田一郎道:“路西法阁下,这只是您的猜测,我们防卫省不会泄漏这件事,我们只想跟您合作,长期合作。

    而且,您可要考虑清楚了,现在冯小姐在我们手上,就算您有能力从那里跑出来,我们还有神隐的高手,在等着您。

    四年前,您和您师傅黑皇的一战,最后结果如何,您自己最清楚不过……有他和黑姬在,您未必能讨得什么好处。”

    叶帆身体一震,眼中闪过一抹沧桑和回忆之色,捏紧了拳头,道:“我师傅……他果真没死?”

    “只要您跟我们好好配合,那你们还能再续前缘,反正……他也已经不是OLD-ONES的人了,已经没有理由再生死决战。

    不过……若您不肯接受我们的条件,那我可要提醒您,黑皇阁下,如今的实力,可比过去强大地多。

    您是他教出来的,他可能是世上最了解您的对手了……”稻田一郎颇为得意道。

    叶帆面露思索之色,如果黑皇没死,那确实有可能,实力上突飞猛进。

    不因别的,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必然会有大感悟,何况黑皇本就是天赋奇高的武者,不然也不会被末日法王收为弟子。

    当然,稻田一郎这些人,包括神隐,估计都不清楚叶帆如今的实力。

    叶帆有自信,就算黑皇真的实力大增,他一样能取胜……

    可是……冯月盈的安危,叶帆也不能不考虑。

    心里盘算了一会儿,叶帆才道:“给我一晚的时间,我要考虑一下”。

    稻田一郎笑道:“没问题,这毕竟是重要决定,我们等得起……您放心,冯小姐,我们一定会派人,好好照顾……”

    ……

    秘密基地两公里开外,一座居酒屋,外面悬挂着几盏灯笼,在静谧的夜色下,带着一抹神秘。

    一名身披着黑色皮质风衣,披散着一头杂草般的黑发,戴着鼻环,画着眼影的瘦高中年女人,坐在一榻榻米上,举杯自斟自饮。

    “抱歉了,我亲爱的老弟,是主上下的令,要求想办法,让路西法派人去刺杀夏国的几个将军。

    主上发话了,我也只能执行……要不然的话,我现在就陪你一起,我们联手,去把那小子的脑壳切下来”,中年女人眼里,闪过一抹阴冷杀机。

    坐在她对面的一名男子,容貌颇为清秀儒雅,黑发及肩,看上去四十几岁,同样穿着件黑色的皮衣,也不喝酒,面前只放了一杯乌龙茶。

    “姐姐……其实报仇不报仇,我早就看开了……如果不是‘死亡’大人,要求你做这件事,我本来打算,这一世都不见路西法了”,男子微微笑道:“能活下来,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我现在活得很轻松”。

    “哼!”女人酒杯重重一放,“你能忍,我不能忍!是你传授了他武学,如果不是你,他早就死了!

    背叛自己的授业恩师,杀了自己的师母,毁掉了你们辛苦壮大的基业……凭什么这样的家伙,还被这么多人推崇?

    如果你真的看开了,为何这四年来,一直勤修苦练!?难道不就是为了报仇吗!?”

    若叶帆在此,必然能知晓,这对姐弟,正是黑姬和黑皇。

    黑皇笑着,摇了摇头,云淡风轻地道:“姐姐……当年你不愿参与太多俗世纷争,向往自由,所以加入了神隐。

    而我,年轻气盛,想成就一番事业……崇尚混乱,崇尚权势,所以加入了旧日支配者……

    我们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而我在追求力量的路上,确实做过不少外人难以接受的事。

    我不曾后悔,因为我既然是支配者,我是黑皇,那我就该做我应该做的事。

    FALLEN他们一帮人,不能接受我的价值观,所以他们自然会离开我。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人生的权力,只有胜利者,能书写自己的人生。

    我的弟子击败了我,靠的不是修为,也不是古武的境界,靠的,是他当时的信念,他比我更不敢输……

    说到底,我和路西法之间的冲突,并无血海深仇,纯粹是因为信仰不同。

    而我过去的信仰已经不存在了,自然……我也不需要再去复仇,那根本没有意义……”

    黑姬眼角跳动着,道:“你有你的信仰,我也有我的信念!我不能接受,伤害我的弟弟的人逍遥自在,这是我作为一个姐姐,必须做的事!”

    “好!说得好!”

    这时,从居酒屋的另一侧,传来鼓掌声。

    一名看起来很年轻的俊朗男子,半躺在榻榻米上,邪笑着道:“两位,以我宋某人,对叶帆的了解,他多半是不会答应派人去刺杀夏国的将军。

    到时候,肯定免不了你们两位要去和他大战一场,为了以防万一,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趁着现在叶帆会在这里乖乖待着,容我带一些人去一趟华海,再绑几个人质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