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925章 只咬了一口
    第0925章 只咬了一口

    0925

    小男孩回头,看着那黑人孩子,他印象里,好像这黑人孩子叫什么鲍勃,算是牢房里最壮实的孩子之一。

    他大概也能听得懂这些外国话,摇了摇头,说:“没有食物”。

    “别骗人了!我都看到了,你这三天都没抢吃的喝的,一直坐在这个地方,肯定是你藏了食物,才不去抢!是不是!?”

    鲍勃的一番话,让周围的一些孩子也注意了起来,他们也纳闷,为何小男孩不争夺吃的,难道真藏了很多口粮?

    小男孩依然摇头,“我没有”。

    “你让开!让我看你身后!”鲍勃用脚踢了男孩一下。

    小男孩皱了皱眉头,“我说了没有……”

    “你骗人!难道你不吃不喝,在这等死吗!?”鲍勃问。

    男孩点头,“是的……我在等死。”

    鲍勃愣了一下,其他孩子也愣了。

    后面牢笼里的莎莉叶,停下了吃肝脏的动作,抬头,猩红色的眸子盯着男孩。

    “你为什么等死?”鲍勃问。

    男孩低垂着眼帘,回答:“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

    “哈哈哈哈!”鲍勃和其他几个孩子都笑了起来。

    “你放屁!谁会信你!?你这个黄皮猴子,肯定是狡猾地藏了吃的!赶紧交出来,不然小心我揍你!!”

    男孩很费解地反问道:“为什么你们不相信?活着,有什么好的……你们难道喜欢这种地方,这种生活吗……”

    鲍勃狞笑,“我不想跟你这精神病说话!赶紧交出吃的,不然我打死你!”

    男孩懒得再理会,坐在地上,低下了头。

    鲍勃见状,直接就是一脚,踢在男孩的身上,“起来!黄皮猪!把你的衣服都脱了!我知道你肯定藏了东西在里面!!”

    男孩被踢得一头磕在墙壁上,额头擦出了血水。

    可鲍勃根本不管,见男孩不脱衣服,不肯让开,就继续开始拳打脚踢。

    “狗屎一样的黄皮猪!不出声!?不出声我就打到你叫我爹!!狗娘养的杂种!!交出吃的!交出来!!”

    鲍勃挥舞着拳头,揣着脚,连着打了十几下,直把男孩的嘴角都打裂了,嘴里也是血。

    旁边的那些孩子谁也不会来拦着,鲍勃本就是这牢房里最健壮的孩子之一,没人会自讨没趣。

    何况,少一个人,就少一个抢口粮的,他们巴不得男孩被打死。

    鲍勃见男孩不还手,哈哈大笑:“果然是黄皮猪!你妈妈肯定是头母猪,你爸是一头公猪,对吧?!

    真是胆小鬼……没用的废物!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打死你再搜身!!”

    正当鲍勃要继续狠狠揍人的时候,却突然看到,男孩猛地抬头,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瞪着他。

    鲍勃心头一颤,随即又骂道:“你……你敢瞪我?!我打死你!!”

    他刚要踢脚,却发现,脚被男孩给抱住了!

    男孩疯狂大叫着,一起身,把鲍勃整个人给掀翻倒在地上!

    随后,男孩就跟一头恶狼一般,扑在鲍勃的身上,双腿骑在鲍勃的腰间,坐住后,用拳头狠狠地揍在鲍勃的头上!

    “嘭嘭嘭嘭……”

    密集的拳头打击声,几乎整个牢房都听得见,拳拳到肉,打得鲍勃连叫喊的空隙都没有,没几下就昏迷了!

    “谁准你骂我妈妈的?!!我打死你!!打死你!!你才是猪!!混蛋!!……”

    男孩一边挥舞拳头,一边叫喊着,就跟疯了一样。

    所有的孩子都没想到,三天不吃不喝的这个黄皮肤男孩,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能一下子掀翻鲍勃!?

    关键他还被揍了这么多下,身上带着伤。

    当男孩打了半分钟后,鲍勃已经鼻青脸肿,奄奄一息了。

    男孩身边,四五米范围,都没有任何人敢接近,大家都怕这个疯狂的家伙,又来打他们。

    似乎是累了,男孩从鲍勃身上挪开,气喘吁吁地看着已经昏迷的家伙。

    突然,他看到鲍勃的裤子裤兜处,露出半个面包。

    男孩犹豫了下,伸手把那半个面包取了出来。

    一群孩子看见这半个面包,都开始咽口水,毕竟没几个人能在这里吃饱。

    本以为,三天没吃没喝的男孩,会把面包自己吃了。

    但是,男孩却并没有,他回头,把面包伸出铁栏缝隙后,丢向了莎莉叶的牢笼。

    面包落在那牢笼外侧,虽然没丢进去,却至少能让女孩够得到。

    看见这一幕的孩子们都惊呆了,这个男孩果然是精神病,竟然把面包送给一个怪物吃!?他难道不知道,怪物是吃生肉的吗!?

    莎莉叶也睁大了水汪汪的眸子,看着那半个面包,又看看男孩,愣在那儿。

    过了一会儿,男孩见莎莉叶不去拿,说道:“吃吧”。

    “为……为什么……”莎莉叶幽幽地问了句,声音细腻动听。

    一群孩子们都以为自己幻听了,怪物还会说人话?

    小男孩也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莎莉叶说话这么好听。

    “我看你,好像讨厌吃那些生肉”,男孩说。

    莎莉叶明白了,男孩是观察着她,所以看出了这些信息。

    但她还是不理解,于是又问道:“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男孩还带着血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我以前在福利院,有个天天喜欢跟着我的妹妹,叫允儿,她跟你长得有点像……就是,她头发是黑的,你是银的……

    我看到你,就会想起在福利院的事,也不知道允儿妹妹怎么样了……”男孩仿佛喃喃自语。

    莎莉叶虽然不是全都听得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叫莎莉叶”。

    “我知道”。

    “你叫什么?”

    “我吗……”

    男孩突然发现,这是头一次,在这个地方,有人会问他的名字叫什么。

    “我叫叶帆”,男孩笑了笑。

    “叶……帆……”莎莉叶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字,喃喃叫了几次。

    叶帆道:“你把面包拿进去吧,应该比那个血糊糊的东西好吃”。

    莎莉叶点点头,把面包拿进去后,咬了一口。

    随即,莎莉叶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谢谢你,叶帆”。

    看着莎莉叶突然流露出的笑容,小叶帆恍惚想起,在福利院里,自己把月饼和零食分给允儿吃,允儿也会说“谢谢叶帆哥哥”……

    要是,自己能再见到院长,再见到允儿妹妹,那该多好啊……

    正当这时候,莎莉叶忽然把一块咬过的肝脏,丢到了叶帆跟前。

    叶帆怔了一下,看着牢笼外的肝脏,有些不知所措。

    莎莉叶眨巴着大眼睛,有些抱歉地说:“你应该也饿了吧,我……我没别的,要不你吃这个?我只咬了一口……”

    出于一个单纯的想法,她觉得应该给叶帆一点吃的,但她确实没别的东西,只能把肝脏送给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