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936章 面片
    第0936章 面片

    0936

    一片位于靠近北极圈的海域,冰山漂浮着,寒风凛冽。

    一架武装直升机,缓缓降落到一个光秃秃的小岛屿上。

    岛屿中间,一个金属的口子缓缓张开,等直升机落到了那停机坪后,厚实的金属钢板再度关合。

    谁也想不到,这个看似无人的岛屿,其实是一座绝密的海岛监狱!

    这里的监狱整个都埋藏在冰冷的海洋中,唯一的一个出口,就是这上面的口子。

    每一层的监狱,都用厚实到导弹也无法撼动的超厚合金钢板加固数层,哪怕海底地震,也无法影响这里的整体架构。

    越是强大和罪大恶极的囚犯,就被关押在越深的海底,他们想逃跑,需要突破超过百层的防御措施。

    而如果没有什么人接应,没有物资补给,哪怕从这里越狱,也很难在冰天雪地的海洋上活下去。

    监狱入口,罗伯特将军披着大衣,从直升机里跳下来。

    一名大胡子的老黑人上校走到罗伯特面前,与他一握手。

    虽然军衔差了好几阶,但这名大胡子上校并没有丝毫的局促紧张,似乎并没有把军方第二人放在眼里。

    “罗伯特将军,我是赖斯岛监狱的负责人,马内-斯德尔因”。

    “斯德尔因上校,久闻大名,辛苦您镇守这个困兽之地了”,罗伯特丝毫不敢摆架子。

    眼前这个黑人上校,已经在这里驻守了足足四十年,虽然镁军中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他却是历届总统最信任的军方重臣,每一届的国防部长官也对他非常尊敬。

    能够在这样一个飞鸟都不愿意经过的地方,看管着一群世界上最恐怖的罪犯,长达四十年,而且不出任何纰漏,足见这名上校的能力。

    因为很难找到替代他的军人,更难找到愿意接他班的军人,所以马内一直干到现在。

    要不然,按照年纪,十年前马内就该退休了。

    “四十年了,辛苦也已经成为习惯。但是,罗伯特将军,我最近肩膀和腰椎疼得厉害,你们如果再不找到跟我接班的人,恐怕我真撑不到下一个总统换届了”,马内表情很平淡地道。

    罗伯特皱眉,认真地点了点头,“斯德尔因上校,我一定会向总统反映这件事”。

    马内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你来,是要见‘邮差’那伙人?”

    罗伯特郑重地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有一件关乎国家未来命运的任务,希望让邮差去完成……”

    “罗伯特将军,三十年前我们举全国军队,FBI,警方,一流学者和大学教授,所有资源,逮捕邮差团队的时候,你应该还没戴上将星吧”,马内道。

    “是的,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少校”,罗伯特点头。

    “那你确信,清楚地知道,如果放走邮差,意味着什么?”马内眯眼。

    罗伯特深呼吸一口气,点头道:“我拜读过当年将军们记录的所有资料,看过所有影像记录,我很清楚邮差的能力……

    这次的任务,我有信心说服他们,让他们心甘情愿为我们联邦人民效力。

    要想完成这次非比寻常的任务,非他们不可!”

    “是么……”马内咧嘴一笑:“罗伯特将军,我跟六届国防部长官打过交道,你是第七届,不得不说,我很欣赏你”。

    罗伯特愣了下,“为什么?”

    马内转过身去,走向监狱的更深楼层,头也不回地道:“因为……你敢和真正的恶魔做交易……”

    罗伯特回过神来后,目露冷峻之色,扯了扯军装领口,迈步跟着走了进去。

    ……

    夏国,西南部。

    皑皑雪山下,景色怡人的山麓。

    烟云飘渺,大量古色古香的建筑群,正是神龙氏族的叶氏所在。

    此时,一处炊烟袅袅的地方,正是叶氏的厨房所在。

    一名系着白色头巾,身穿米白色布衫,卷着袖子的男子,正在一厨房的桌台上,手法娴熟地和面……

    “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和面时面和水的比例,要保持二比一,要用凉水,水里放点盐,别太多,这样和出的面才有劲道……”

    男子一边示范着和面,后面的几个厨师伙夫,则都是认真学着,仔细聆听,丝毫不敢怠慢。

    “哎……我就想吃点尕面片,你们连和的面都不对,这味道能好得了吗?”

    一旁的主厨擦擦脸上的汗,很是抱歉地尴尬笑道:“家主,我们疏忽,这面没和好,您恕罪……”

    “你们压根就没好好记住我当初教你们的,这可是最后一次教你们,好好记仔细咯……”男子教训道。

    几个厨师忙用力点头,甚至有两个都开始拿本子出来记录了。

    正当这时候,一名仆人走进来,恭敬地道:“老爷,少夫人带着锋少爷回来了,叶锋少爷被人伤了下丹田,功力废了,少夫人正哭呢……”

    听到此话,在场的所有厨师和伙夫,几乎都脸色煞白!

    这可是惊天大事啊!谁这么大胆子,连叶氏长子长孙都敢动!?

    可是,听完这消息,和面的男子头也没抬,道:“阿群,你就跟他们说,我这面都没和完呢,让他们等着……”

    叶群听了,恭敬地退了下去。

    可是没多久,姬茹兰就带着叶锋,哭哭啼啼地跑来了厨房。

    “父亲!父亲您可要替锋儿做主啊!您唯一的孙儿,让一恶徒给废了修为!!夫君他不肯替锋儿出头,父亲您可要可怜可怜我们母子啊……”

    姬茹兰拉着叶锋的手,闯进厨房,眼都哭肿了,凄凄惨惨。

    而叶锋则是躲在母亲身后,低着头,不敢正眼看自己的祖父,瑟瑟缩缩,满面憋闷、痛苦和不甘。

    叶群跟着也走了进来,惭愧地说:“老爷,我劝不住少奶奶……”

    男子一抬手,示意没关系。

    他走到旁边的一水池,开始清洗自己的手,然后边洗,边对后面的厨师们说:“等会儿啊,你们在醒面的时候就做汤,醒上一刻钟的面,就差不多了,千万别太长时间……揪面的时候,别超过二毫,可记住了?”

    一群厨师目瞪口呆,心里都是嘀咕着,这会儿不是应该先看看叶锋大少爷的伤势,问问到底什么情况吗?怎么家主还在想着尕面片啊!?

    男子洗完手后,在自己系着的围裙上擦了擦干,然后摘下围裙,摆摆手,道:“茹兰啊,别哭了,有事儿出去说吧。

    锋儿,你也来,你们都在这儿站着,他们都不能好好做面片了,来,跟我出来……”

    男子嘀嘀咕咕地说着,然后迈步,悠然走出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