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937章 二顷
    第0937章 二顷

    0937

    来到一座充满浓郁古风的宅子内后,男子拿起一茶壶,将泡好的野山雪莲花茶,倒在一只大茶碗里。

    “茹兰,锋儿,口渴吗?要不要都喝点,我前两天刚让阿群晒成的雪莲”,男子回头问。

    姬茹兰哪有闲心喝茶,心里巴不得赶紧提正事,可也只能恭敬地行礼道:“儿媳不渴,父亲您请用”。

    叶锋也是弱弱地摇了摇头,“多谢爷爷,我……我也不渴。”

    男子见他们不喝,也不多问,自顾自地坐下后,大口喝了一碗,享受地啧了啧嘴。

    随后,朝叶锋招了招手,道:“过来,让爷爷给你把把脉”。

    叶锋一脸苦涩,小心翼翼走向祖父身边。

    “哎,你这孩子,怕什么,来来来,到爷爷这儿来,怎么走几步还这么磨蹭?”

    叶锋慌忙加快脚步,不敢再耽搁。

    他其实虽然大多数人生,都在叶氏族内度过,但跟祖父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

    毕竟,他的祖父,乃是一代武神。

    虽然武神的性格,从来都很温和,没人见过他发怒,没人见过他训斥谁。

    但是……在这样一位历经五百载的史诗级强者面前,哪怕是嫡亲的孙子,也很有压力。

    武神抓过叶锋的手腕,略一搭脉后,便松开了。

    “确实被废了,一丝修为也没剩下,若重新修炼,也得调养十年以上,把丹田养好了才成……”武神说。

    姬茹兰哭诉道:“父亲,您可要为锋儿报仇啊!那个叫叶帆的恶徒,三番两次针对锋儿,可怜锋儿苦练了十几年的功力,就这么没了!呜呜……”

    武神笑呵呵道:“茹兰啊,先别哭了,你不妨说说,希望我怎么帮一把呢?”

    姬茹兰一听,擦了擦眼泪,目光怨愤地道:“儿媳以为,那个恶徒胆敢伤锋儿,就没把我们叶氏放眼中!父亲不如直接把他杀了,也是为天下除一大祸害!”

    “哦……你要我,帮锋儿去把那个叶帆杀了?”

    “儿媳知道,对付这么一个小角色,这有伤父亲您的身份地位,但龙渊他根本不肯帮自己的儿子,这才只能求到父亲您这儿来”,姬茹兰说着,又要掉眼泪。

    武神一边听,一边又倒了碗茶,然后递到叶锋面前,眼神问他要不要喝。

    叶锋忙摇头表示不敢,他哪敢喝武神倒的茶水?哪怕是自己的爷爷,他也不敢!

    武神笑了笑,也不强求,自己喝了口,道:“我先问问,那个叶帆,是为什么要废掉锋儿的功力啊?有什么原因吗?”

    听到这问题,姬茹兰目光闪烁,而叶锋则是脸色有点僵硬。

    “锋儿有稍微做错点事,但……那个叶帆性格暴躁,无法无天,也不给锋儿解释悔改的机会,就把锋儿功力废了”,姬茹兰回答。

    叶锋在一旁冷汗涔涔,他其实不敢来求祖父,一大原因,就是不敢开口,说他对凌雨薇图谋不轨的事。

    “哦……是这样啊”,武神却是没有多问具体原因的意思,而是问:“那个叫叶帆的,多少岁数?”

    姬茹兰有些不解,但还是回答:“好像……跟锋儿年纪相仿,大几个月”。

    “那就是同龄人啊”,武神笑着道。

    一旁的叶锋脸色煞白,忙跪在地上,“孙儿技不如人!给爷爷丢脸了!爷爷恕罪!”

    “哈哈……”武神笑着,把他扶起来,道:“我有什么丢人的?又不是我被废了……你这孩子,说得可真奇怪”。

    叶锋脸上又变成火辣辣一片,恨不得夺门而出,实在不敢面对祖父。

    武神站起身来,迈步走到门口,望着远方的天空,道:“茹兰,锋儿啊,我不能去杀那叶帆。

    因为,就算现在我能替你们杀他,以后还会有人,会把锋儿废了……

    想要拿回属于你的,得靠自己,我已经五百多岁了,不可能保你们一生一世,明白吗?”

    姬茹兰听了,忙道:“父亲!可是锋儿已经修为尽失……就算重新修炼,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到之前的水平,报仇难道要等上几十年吗?!”

    武神转过身来,笑吟吟道:“按照普通的练法,是要几十年,但修炼一途,有的是速成的捷径。

    锋儿无非是失去了修为,又不是忘了古武怎么练,只要想个办法快速把修为补上来,自然就成了,若是一切顺利,甚至一个月就能恢复……”

    一个月!?一个月能恢复凝神境界的修为!?

    姬茹兰和叶锋听到这话,不由都目露希望之色。

    别人如果说这种言论,他们肯定不会信,但武神这么说,那就肯定有办法快速地帮叶锋恢复实力!

    “爷爷!要怎么做?!孙儿全听爷爷的!”叶锋激动地道。

    “先不急着讲修炼之法,我来问你”,武神玩味地笑道:“你跟那个叫叶帆的年轻人,一样都姓叶,年纪也相仿。

    按理说,你出自我们叶氏,血脉纯正,资质也乃是顶尖,所有修炼的条件,都是最好的,为何你不是他对手?你可知道缘由?”

    叶锋愣在原地,茫然地摇了摇头。

    姬茹兰不服地说:“父亲,必然是那个叶帆用了歪门邪道的修炼之法,才占了便宜!”

    武神哈哈笑道:“哪个门是歪门?哪个道是邪道?大道三千,每一条道,你若是走得通,走得远,就是一条好道!

    修炼一途,只有强弱,没有正邪!难不成心善之人,就必然能打赢那恶毒之人?这不是胡诌吗?”

    “孙儿不知,还请爷爷指点!”叶锋跪在地上,磕头道。

    武神点了点头,道:“你可记得,你小时候,爷爷让你读那《史记》?”

    “孙儿记得……”叶锋有些疑惑,不知道武神提那干嘛。

    武神道:“你自小以为,做叶氏长孙,只需要修炼出一身本领即可,却不屑读那经史典籍。

    你可知,古有先贤苏秦,曾言道,‘且使我有雒阳负郭田二顷,吾岂能佩六国相印乎’……

    苏秦合纵六国以抗秦,身佩六国相印,天下无双,自古一人!

    而他自幼贫苦,被家人嫌弃,感慨若是在老家有上两顷田,生活优渥,他哪还会刻苦研读,终成一代名士?”

    武神走到叶锋身边,一把将他拉起身来,道:“你与那叶帆的差距,就是你自小有千顷良田,而那叶帆……食不果腹,生死一线。

    要赢他,你就得做好失去一切的心理准备,他能吃的苦,你也能吃,甚至要比他吃更多的苦,才能后来者居上!

    不付出代价,你永远不是他的对手!”

    叶锋听到这里,不禁感到体内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头皮发麻地咬牙道:“爷爷,我能吃苦!请教我,怎么才能杀死叶帆!!”

    武神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别急,吃完尕面片,爷爷就去教你”……

    一旁的姬茹兰,看得心里一阵惴惴不安,却是不敢质疑武神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