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954章 剑痕
    第0954章 剑痕

    0954

    一群蜀山的人已经感觉醍醐灌顶,好些人眼中大放异彩!

    是啊,太有道理了!这些剑法的创始人,又不是为了其他人创造的剑法,他们是为自己创造的。

    整天练别人创造的东西,不就永远是模仿吗,哪来的自我突破呢?

    就好像,真正的大书法家,大画家,都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流派,不是那种临摹的匠人可比的!

    “听叶先生一席话,胜练十年功啊!”凌清风感慨道:“没想到,我蜀山剑派这么多人,还不如叶先生一个外人,对我们的剑术理解通透!

    哦不,确切地说,是叶先生在武道上的领悟,远胜于我们!”

    叶帆虽然知道自己确实比他们境界高得多,但也还是客气地摆了摆手,“只是一点小想法罢了,凌老先生言重了”。

    “若有幸的话,老夫想请叶先生在蜀山多留些日子,这样也好多向叶先生讨教一下”,凌清风说出了很多蜀山门人的心声。

    叶帆心里盘算,反正自己也要去藏剑阁看御剑术,留几天,在山里参悟练功,也无妨。

    于是道:“那好吧,既然凌老这么盛情相邀”。

    凌清风这会儿笑眯眯点头,道:“叶先生,我们藏剑阁已经整理完毕,老夫这就带你去看看?”

    叶帆正等着呢,“劳烦凌老了”。

    离开剑道场,一行人走到后山。

    藏剑阁不是随便进的,除了凌清风和凌白光,连凌雨薇都没让进去,其他弟子也是需要长老会准许,才能入内。

    叶帆跟着凌家父子,顺着台阶走上一个平台,前面是一个水池,旁边写着“浣剑池”三字。

    叶帆纳闷,这是什么东西,莫非蜀山专门还有一个地方用来洗剑?

    凌清风解释道:“叶先生不必惊讶,这是我们蜀山祖师爷留下来的规矩。

    凡是要送进藏剑阁收藏的剑,都要在这里洗尽剑上的凶戾之气,以确保这藏剑阁内,不会被世俗之戾气污浊。”

    叶帆恍然大悟,虽然觉得这东西有点自欺欺人,但也是蜀山剑文化的一部分传承。

    藏剑阁外面是一座精美的古建筑,后面一大部分空间,连着山体。

    叶帆走进藏剑阁后,一眼望去,就见到各式各样的剑,被安静地摆放在一排排的架子上。

    这些剑少说加起来有上千把,而且都是好剑,不然也没资格放在这里收藏。

    不过,让叶帆感到古怪的,是这藏剑阁内,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凌老,你们这里,是发生过打斗?”叶帆问了句。

    凌清风有些无奈地苦笑:“没想到,还是被叶先生发现了,实不相瞒,我们昨日藏剑阁发现了闯入者。

    我们有两名镇守这里的弟子,被残忍杀害了……所以,昨天这里不方便带先生进来。”

    凌白光道:“叶先生,这件事,目前我们还在暗中调查,还请替我们保密”。

    叶帆当然不介意,他本就局外人,听完就过去了。

    “来,不说那些,叶先生,我带你看看我们蜀山的剑藏!”

    凌清风领着路,颇为骄傲地跟叶帆介绍这里的一些名贵收藏。

    但是,叶帆对这些剑其实并没兴趣,因为他的剑神指环里,随便掏出一把越王八剑,都能胜过这里的任何一把剑。

    “凌长老,我这次来,其实想观摩一下御剑术”,叶帆不想绕弯子了,开门见山地道。

    凌清风脸色僵硬了下,心里纳闷,叶帆剑术这么高,怎么对剑不感兴趣呢?真是奇怪。

    不过他很快就点头道:“好好,叶先生请跟我来,御剑术不在任何典籍上,要去藏剑阁最深处才能看到”。

    叶帆一路跟着,走到这座掏空的山体内部,走过大量的书架后,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扇玄铁铸造的大门。

    凌清风掏出了一把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了这扇铁门后,带叶帆走了进去。

    这个独立的空间,像是一座枯井的井底。

    四周是高高的峭壁,一直延伸上去,顶部有个圆孔,从外面能照射进光线来。

    而光线照射进来后,底下放了几面镜子,这些镜子,把光线进行折射后,照到四面的石壁上。

    叶帆看着空荡荡的这么一个二十几平大小的空间,很是纳闷,“凌长老,御剑术在哪?”

    凌清风笑吟吟地指了指四面八方,“这里……到处都是……”

    叶帆仔细地一看,才发现,这些石壁上,竟然有数不清的各种痕迹!

    这些都是剑留下的痕迹,而且各种诡异的角度,诡异的深浅长度,都不像普通的剑招所留下的!

    “你是说,这些剑痕……全是御剑术划上去的?”叶帆恍然大悟。

    凌白光也笑着点头,“正是如此,叶先生,御剑术没有剑谱,没有秘籍。

    只有当年创下御剑术的先祖,也有说是一名上古剑仙,留下的这一圈石壁的剑痕!

    御剑术之所以难以领悟,千百年来,学会的人也只是学得皮毛,正是因为这本就是一门只靠意会,无法言传的绝学!

    没有人知道,完整的御剑术是如何的,恐怕创始的先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来讲解,所以才只能留下这一石室!

    甚至,我们蜀山派据说就是为了守护这一石壁上的御剑术,才出现的,当然……这些也都好似传说了。”

    叶帆走了几步,在里面看了几分钟,哭笑不得……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蜀山派自从祖师爷后,就没记载什么真正领悟御剑术的人了,这乱七八糟的一堆剑痕,谁看得懂啊!?

    御剑术号称以剑气御剑,这就够玄乎了,连个法门和招式的具体解释都没有,估计很多人压根不知道从何练起。

    与其在这里发呆,还不如去练别的,久而久之,愿意练的人也就越来越少,学会的人,更是没有了!

    “老夫虽然学了点皮毛,但曾经试过,想要划出这石壁上的这些剑痕,简直难如登天。

    这石壁内含有大量的玄铁,想要划开都很难,更别说如此轻易地划出流畅的痕迹了。

    而且很多剑痕,分明是通过几次变化,来完成的,细腻无比,简直令人叹为观止,难怪传闻是上古剑仙所留了”,凌清风感慨道。

    叶帆理解地点了点头,道:“我能在这里待一会儿吗,我想仔细地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