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964章 明智的选择
    第0964章 明智的选择

    0964

    姜小白一张大饼脸都绿了,对着师傅又不敢反抗和逃跑,只能赶紧大喊大叫:“徒儿有线索!有线索啊!师傅饶命啊!!”

    “线索?”凌白光皱眉,“什么线索?”

    “徒儿知道他往哪个方向跑了,可以带你们去追!”姜小白苦着脸说。

    叶帆一听,忙让凌白光放下这胖子,道:“别废话,哪个方向?!”

    如果对方是要带着一个人质离开,那逃跑肯定不会选择绕来绕去,因为那样耽误功夫,而且没必要。

    这样的话,叶帆相信以自己的速度,或许能追得上。

    姜小白赶紧手往南面一指,道:“就往那边去的!不到一分钟呢!”

    叶帆立马道:“凌掌门,我先追过去了,到时候找到了,给你们发手机定位!”

    “劳烦叶先生了!”凌白光感激道。

    叶帆二话不说,身体一阵爆发性地速度施展开来,带起一股强风,惊得姜小白吓了一跳!

    凌白光看到叶帆展现的非人类的速度,也是心头一喜,如果是这样的速度,确实可能追得上!

    再一看旁边头都不敢抬的徒弟,他恨铁不成钢地道:“我怎么收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徒弟!?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

    姜小白委屈地缩着脑袋,说:“师傅……讲道理,那个人修为太高了,我上了也是死啊……

    与其送死,我还不如在这里趴着,这不还能跟你们报信,告诉你们他去了哪吗?”

    “那你的师兄弟在你面前全死了,你也不管吗!?”凌白光质问。

    姜小白一阵失落,“我叫他们逃跑了……他们不跟我一起逃,还说我是懦夫,我也没办法啊……

    师傅,本来他们也不用死的,我实在没办法救他们呀……师傅,讲道理,我这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是明智的呀!”

    凌白光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看着这个恬不知耻的死胖子徒弟,明明想一掌拍死他算了,可偏偏人家说的又有理有据。

    他们确实打不过,这有什么办法呢?

    “我早晚得让你气死……”凌白光感觉心口疼。

    “为什么呀……”姜小白很疑惑。

    凌白光一拍这家伙的胖头,“别问了!快去把这情况通报你师爷,为师先追上去!”

    姜小白如蒙大赦,忙不迭点头,然后捂着屁股,就跑了出去。

    跑了没多少步,又回头问:“师傅,我能先给屁股上抹点金创药吗?”

    “快去通报!!”凌白光大吼。

    姜小白一激灵,再也不敢废话,忙不迭用轻功跑去找凌清风。

    与此同时,黑漆漆的山林中。

    叶帆正以自己也不清楚多快的速度,横冲直撞地直线追赶。

    可是,当他飞奔了五分钟后,前方竟然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小镇?

    看着夜色下,稀稀疏疏的路灯,萧条的几横竖街道,破旧的楼房,哪有张黔和凌雨薇的身影?

    叶帆皱眉,难道自己中途跟错方向了?张黔没直线跑?

    不管如何,叶帆只能先来到小镇里,反正这镇子也不大,他就从近到远,试着通过气息感知,来找寻线索。

    ……

    一间灯光较暗的屋子里,空气中弥漫着劣质香水和化妆品的味道。

    墙壁上贴满了一些艳丽女人的海报,而整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大床,几乎没别的什么摆设。

    一大堆成年男女之间用的东西,被丢在床上和一些角落和抽屉中,根本不遮掩。

    “唔唔!唔唔!!”

    凌雨薇被丢在了大床上,她浑身气穴被强行封住,四肢酸软无力,嘴巴又被贴了胶带,看着眼前的这个黑衣男子,她心中的恐惧难以言喻。

    这身披着一件黑色风衣,手持着一把玄铁剑的男子,头发乱糟糟的披散到肩,肤色有些灰白,眼睛四周眼眶血红,眼里也全是血丝,就仿佛是吸血鬼一般。

    “我让你说话,但你最好不要乱喊乱叫,不然……我就让你变成她们一样……”

    男子沙哑地说着,伸手指了指里边的卫生间。

    凌雨薇看到那卫生间里的东西,顿时屏住呼吸,双眸满是惊恐!

    只见,两个光着身子的女人尸体,血淋淋地被丢在了那卫生间地上!

    很显然,那两个女人本是这个屋子里的“店家”,而遇到了这名男子后,她们非但没赚钱,还赔了性命。

    男子见凌雨薇老实了,狞笑了下,撕掉了那胶带。

    凌雨薇美眸里泪光盈盈,带着一丝愤怒地道:“你……你是张黔?”

    “哈哈……看来你家的人,已经跟你提过我了?那你应该知道……你母亲,本来是属于我的吧?”张黔笑道。

    凌雨薇摇头,“没有谁是属于谁的,我母亲选择了我父亲,那她的选择……如果你真心喜欢过我母亲,那就该尊重她……”

    “闭嘴!!”张黔瞪着发红的眼睛,道:“你懂什么!?是凌白光那不要脸的家伙,他挖了我墙角!

    还有凌清风那老不死的王八蛋,口口声声要我好好练剑,要把掌门之位传与我,到后来,却是为了把我支开,好让他儿子占有本该属于我的女人!!

    心梦从小就跟着我,她心里只有我,根本就不搭理凌白光那蠢货!

    要不是他们父子合谋,骗了心梦,哪会有你这个小贱人生出来!?”

    “你胡说!我父亲那么爱我母亲,甚至因为她,再也没有娶妻,宁可背着家族的骂名,也没有再生养任何子女,这样的真情,我母亲当然会选择他!

    你只是一厢情愿地觉得我母亲喜欢你,但喜欢和爱根本不一样,你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输给我父亲,自以为是的可怜虫罢了!!”凌雨薇愤然反驳道。

    张黔脸肉一阵抽搐,“可怜虫?小姑娘……你似乎没搞清楚……现在谁是可怜虫吧……

    之前我都没注意,原来心梦的女儿,生得还这么像她……

    凌白光抢走了我的心梦,却把女儿养得挺好,嘿嘿……果然,天道有轮回,这债,就由你来还吧!”

    看着疯狂到有些精神不正常的张黔,凌雨薇心里恐惧无助到了极点,她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但身体又不听使唤。

    修为差距太大,张黔封她的穴位,恐怕半天都未必能冲开。

    而张黔,已经一把扯下了自己的风衣外套,伸手抓向凌雨薇的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