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0968章 马脚
    第0968章 马脚

    0968

    苏轻雪“哦”了一声,有些幽怨地说:“老公你都不想我的……又几天没给我打电话了。”

    叶帆一听,不好意思地说:“哪有,我怎么会不想你,只是这两天刚好在山里练剑,没信号……”

    “哼,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不会是在蜀山那里看到什么漂亮的女孩子,又拈花惹草的吧?”苏轻雪怀疑道。

    叶帆听得顿时额头冒汗,心想,你的闺蜜不知道算不算……

    “老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明天估计就回去了,这里已经差不多了,该学的也学了”,叶帆道。

    他确实也想念华海的女人们了,而且,在这里老是只能干看着,下面的火都没发泄出去。

    苏轻雪不由一喜,“真的?你明天能赶回来?”

    叶帆愣道:“怎么了,明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我明天刚好要去参加全国商联峰会,到时候还有一个全国性的商联晚会。

    很多政府高层和金融界高层,全国乃至世界上最优秀的夏国商人,几乎都会出席的……

    这种晚会一般都是夫妇结伴的,所以我前年去了一次,去年就没去。

    我还在想,如果今年还是我一个人的话,索性就不去了,格格不入的”,苏轻雪说道。

    叶帆听了,则是笑着问:“那不是让外人都知道,我们是夫妻了?”

    “没关系的,反正能在那个晚会上出席的,都是最高层的人物,又不会到处宣传。

    再说了,我们都结婚快一年了,慢慢让大家知道,也挺好的……”苏轻雪说。

    叶帆想了想,也确实无所谓了,让人知道就知道吧,反正他们都不用在乎外人的看法。

    苏轻雪随即又问道:“老公,薇薇这几天怎么样啊,跟家里人有吵架吗?”

    叶帆才想起,自己都没怎么问过,凌雨薇以后的打算呢,于是道:“我明天问问”。

    “你怎么这样啊,一点都不关心,我跟她发消息,听她的意思,是挺想尽快回华海重新工作的,你要是能帮她,就帮忙劝劝她家里人”,苏轻雪说。

    叶帆心想,这是人家私事,自己怎么掺乎?但也就先应了下来,免得被苏轻雪又教训几句。

    挂了电话后,叶帆发现那边凌雨薇洗澡的声音也歇了。

    似乎女人并没发现什么,他也就躺倒在床上,长长地呼了口气。

    在蜀山最后一晚,就睡一睡这张床吧……

    ……

    位于一座位于印国首都,金碧辉煌,宛如宫殿的豪宅内。

    一名穿着灰色纱裙的侍女,小步来到殿内,一方洒满了花瓣的浴池边。

    一名盘起了乌黑长发的女子,背对着,坐在浴池的边缘。

    即便是光看半个背影,都能感受到一种上位者的压迫气息。

    侍女很谦卑地跪在地上,低着头,道:“死亡大人,张黔死了。”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头也不回地问道:“蜀山派还有人,能击败如今的张黔?”

    “张黔并非被蜀山派的人所杀,而是路西法刚好回到了夏国,又去了蜀山派,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目的,在那逗留了几日。

    刚好张黔行动的时间,被路西法撞见了,他根本不是路西法的对手……所以,被断了一手后,自杀了。”

    听侍女汇报完后,死亡“嗯”了一声,似乎并没什么情绪波澜。

    “知道选择自杀,还算识趣……你退下吧,让其他人都安分一阵子,确保张黔没露出什么马脚……才能进行下一步……”死亡淡淡道。

    “遵命,奴婢告退……”

    侍女很快就退了出去,不敢打扰主子沐浴的闲情。

    直到浴池只剩下死亡一人,她才仿佛喃喃自语地念叨:“路西法……叶帆……”

    ……

    蜀山。

    一觉睡到翌日早晨,叶帆洗漱完后,走出房间。

    凌雨薇似乎是听着他的动静,就直接跟着出来的。

    “凌……呃……雨薇啊,我今天要回华海了,我老婆让我跟她一起参加个全国工商的晚会”,叶帆开门见山地道。

    凌雨薇听了,倒也没太意外,“我知道,昨天跟小雪聊微信的时候提到了,说想叫你回去了,问我你在干嘛……你老婆很想你呢”。

    叶帆嘿嘿笑了笑,“是啊,家里没了我,毕竟没了主心骨嘛”。

    “那你想她吗?”凌雨薇突然反问。

    叶帆愣了下,随即用力点头,“当然想啦!”

    凌雨薇也笑了笑,道:“你什么时候回去,上午还是下午的飞机?”

    叶帆耸了耸肩,“越快越好,等下吃完早饭,就启程了,反正也没别的什么事……对了,你回华海吗?”

    凌雨薇无奈地道:“我也想回去,但我爸和我爷爷,还要给我介绍氏族里的男人,我要是不去相亲,他们又不愿意放我走……”

    “让你相亲就不错了,以前还是直接硬塞给你娃娃亲呢”,叶帆笑道,“不喜欢,大不了就拒绝,不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凌雨薇笑道:“对啊,所以我就耐心等一段时间,等他们没男人可介绍了,我也就可以回去拍电影了”。

    两人聊着天,来到用餐的地方,见到凌清风和凌白光,叶帆也说明了去意。

    凌家父子虽然很惋惜,没能多请教一些剑道问题,但也知道留不住。

    “叶先生,有个不情之请,凌某人希望你能答应”,凌白光突然道。

    叶帆一抬手,“凌掌门别客气,能帮到的,我会尽量”。

    凌白光立刻传唤了一个弟子,然后命令人,去把姜小白叫到了现场。

    姜小白还在被窝里睡懒觉,被拖到餐厅里的时候,还迷迷糊糊,一张脸更是水肿着,格外显得肥硕无比。

    “师……师傅,您叫我什么事儿啊……我不是不用晨起练剑吗……我……我屁股还疼着呢……”姜小白打着哈欠问。

    凌白光恨铁不成钢地直摇头叹气,对叶帆道:“叶先生,我实在教不好这个弟子了,可否请你把他带下山去,由你来管教他?”

    “噗!”叶帆一口白粥喷回了碗里,怀疑自己听错了。

    而一旁的姜小白,则是愣了会儿后,开始两眼冒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