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020章 是不是发烧
    第1020章 是不是发烧

    1020

    邮差的死,并没有引起多少社会上的波动,因为在邮差被炸死后没多久,龙魂就派人立马善后了。

    至于邮差的同伙,那些被他常年控制而产生的“信徒”,虽然还可能四处作乱,但终究已经只是普通的恐怖分子,不再是神出鬼没了。

    叶龙渊带着隐龙的高手,花些时间,迟早就能把那些人全都一网打尽。

    高层首长非常赞赏叶帆的这一次行动,希望叶帆去京城,好好招待和感谢一番。

    但是,叶帆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

    他没兴趣跟那些人打交道,因为他也并不是为了除暴安良,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嘉奖,何况那些人,也没资格奖励他。

    叶帆只是做了件必须要做的事,保护心爱的人,为亲人报仇。

    邮差死后的第二天。

    华海,天空一片乌云密布,几声闷雷后,下起了大雨。

    在华海西南的一片安静的山坡墓群,一群男女撑着黑伞,穿着黑西装或朴素的服装,站在一座墓碑前。

    墓碑上,是一张和蔼老人的微笑照片,仿佛在向所有人安慰着,不要为她难过。

    “院长……您放心吧,我跟民政部门和教育部门的领导沟通过,他们同意我们把孩子们带去第三小学那儿,小学要搬迁,我们就把原来的学校改建,造成新的福利院……

    我会继续用春藤这个名字,让大家知道,您是这个福利院的创始人,让大家永远记得你的名字……”

    杜允儿说完后,最后一个,把白色的花朵,放到了墓碑前。

    可刚站起身来,杜允儿就又忍不住,哽咽着,眼眶通红。

    叶帆上前去,一手撑着伞,一手搂了搂女孩的香肩,道:“好了,院长肯定很满意你做的一切,别哭了啊,完成她未完成的事业,安慰她的在天之灵……”

    杜允儿吸了吸瑶鼻,点点头,道:“我只是一想到,院长的遗体都没有,只有一个衣冠冢……我好替她感到难过”。

    爆炸和大火,让李院长连骨灰都无法找到,所以众人给李院长做墓地时,只能是衣冠冢。

    叶帆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却也是什么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后面苏轻雪和宁紫陌、冯月盈等女,也都面色哀伤,这样的大雨天,就仿佛老天也在哭泣似的。

    从墓地返回,有一段路,是慢慢走下山坡的。

    正当快要到山底下,去坐车子各回各住处的时候,楚云瑶却是喊住了叶帆。

    “叶帆,有点事想跟你说说”,楚云瑶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撑着伞,面色复杂。

    叶帆让苏轻雪先回车子里等他,苏轻雪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什么事啊,小瑶瑶”,叶帆走到女人面前,笑着问道:“难道是要感谢我又救了你?”

    楚云瑶却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她犹豫了下,道:“你说……如果DNA相似率在99.99%的关系,那有没有可能,两个人并没有亲子关系……只是巧合?”

    叶帆听了,不由愣了下,心想怎么女人会问这么“愚蠢”的一个问题。

    叶帆不由伸手,放到楚云瑶的额头上。

    “你干嘛?”楚云瑶把男人的手拿开,蹙眉道。

    叶帆叹息道:“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累得生病发烧,脑子犯浑了……

    亲爱的,是99.99%啊!就算是90%,有些国家都承认是亲子关系了!

    如果99.99%还不是亲生父母和子女的关系,那可能……你得找遍整个宇宙,才能说是一种巧合吧。

    不是亲子关系的概率,这基本上是为零,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楚云瑶听到这里,自嘲地笑了笑,仿佛喃喃自语:“是啊……这有什么好怀疑的,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叶帆正想问女人干嘛要问这个事情,但猛地又想起一件事!

    “你……知道允儿的来历了!?”

    叶帆压低了嗓音,正色问道,他想起来了,楚云瑶分析了所有现场人的DNA,那发现杜允儿身世,也情理之中!

    楚云瑶却是目光凝固了一下,似乎有点愣神,过了几秒,淡淡笑道:“是啊,我发现了”。

    叶帆立马劝道:“小瑶瑶,这件事关乎允儿的生命安全,千万不要说出去,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听到了吗?”

    “嗯……”楚云瑶点头,“我知道,我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

    “没别人知道这件事吧?”叶帆问。

    “没有……”楚云瑶说。

    叶帆松了口气,幸亏楚云瑶先跟他说了,不然可就危险了。

    “谢谢你,小瑶瑶,过两天我去你那,好好褒奖你”,叶帆略带深意地眨了眨眼,才转身走回车里。

    楚云瑶看着男人的背影,却是目露复杂思绪……

    等叶帆回到车中,系好安全带,才发现身边带着股子寒气……

    苏轻雪冷冷地看着男人,说:“说事情就说事情,你干嘛毛手毛脚的还去摸她脸?”

    叶帆尴尬地一笑,感情是刚才那一幕被女人看到了。

    “老婆,什么叫摸脸啊,我以为她发烧了,说了些胡话”,叶帆解释。

    “哼,她是国家最重点保护的人才,能让她发烧?你想得可真多,想摸人家就直说”,苏轻雪白了男人一眼。

    叶帆撇撇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伸手摸到女人大腿上。

    “哎呀!你干嘛!”苏轻雪把男人的手拿开。

    “这样就公平了嘛,我也摸摸你”!

    “我不要你碰!你的手刚刚摸过她了!!”

    叶帆嘿嘿一笑,不管女人对他投来的气呼呼的眼神,直接一脚油门就开车了。

    虽然李院长去世的事情,还是让叶帆心头萦绕着一丝哀愁,但日子总得要过,目光也要往前看。

    时间也不早了,叶帆觉得回去吃,让江婶做菜也麻烦,于是问一旁还在耍小脾气的苏轻雪,“老婆,我带你去吃串串香?”

    “串串香是什么?”苏轻雪立刻又被吸引了,忘记了之前的事,很好奇地问。

    叶帆心里偷着乐,这女人有时候挺聪明,有时候又这么好骗,稍微提点她不熟悉的东西,就会被勾走注意力,真是傻乎乎的。

    正当叶帆要解释,苏轻雪却接到了电话,她把手机从包包里拿出来一看,开心地道:“是薇薇打来的,难道她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