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022章 救人一命
    第1022章 救人一命

    1022

    叶帆心里都有踹他一脚的冲动了,这货没事跑他家里来又吃又喝,还问他借钱花?

    “你又要钱干嘛?不是去紫竹林工作了吗,那儿有工资给你啊”,叶帆道。

    姜小白难为情地双手搓着,说:“工资有是有,但不怎么够,我……我有点急用”。

    “多少钱?”叶帆问。

    “一……一万就够了!”姜小白有点忐忑地看着叶帆。

    叶帆和苏轻雪对视了一眼,这点钱,他们是不会当回事,但其实也不是小钱了。

    “你要一万块干嘛?”叶帆心想,去哪儿做保健也用不到一万吧,这货难道要找特别高档次的那种?

    姜小白扭捏地低着头,似乎也不敢说理由。

    “不借!”叶帆直接回绝,“理由都没一个,还想借钱?”

    姜小白只好很识相地说:“我说!我说理由还不行吗……是菲菲,菲菲家里出事了,我想帮帮她”。

    “菲菲是谁?”叶帆纳闷。

    苏轻雪倒是拍了他一下,“老公你忘了?不就是那个他喜欢的女生吗?”

    “哦……”叶帆想起来了,是那个机场撞见过的女孩,于是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家出事?你跟她很熟了?”

    姜小白嘿嘿笑着,不好意思地说:“我发现她打两份工,白天去人家家里打扫卫生,晚上去一个酒吧里当服务员……

    我就去那个酒吧里,点了点啤酒,跟她说说话,上礼拜酒吧里我帮她打跑了两个酒鬼,然后就认识了……”

    叶帆听着姜小白稀里糊涂地讲了一通,差不多明白过来了。

    那个姑娘叫李雪菲,老家在南省边缘的一个小地方,高中毕业,就跑来这里打工赚钱,已经五六年了。

    家里父母都是务农的,给不了李雪菲什么支持,因为学历低,加上华海的生活压力大,她每年赚的钱,都剩不下多少,偏偏家里还有弟弟要供着读书。

    这样的贫穷环境下,李雪菲只能白天给一些小区人家做保姆,晚上在酒吧当服务员,生活很艰辛。

    姜小白天天往那酒吧钻,点一些便宜的酒水,为的就是时不时跟李雪菲聊几句。

    渐渐的,李雪菲也跟他打开了话匣子,讲了这些事。

    上星期,有俩喝醉的还要占李雪菲便宜,被姜小白打跑了,更让李雪菲信赖了他。

    “……菲菲的爸,住院了,腰那儿要开刀,她四处筹钱,可还是缺一万,她也是实在没地方借,才问我有没有的”。

    姜小白一脸恳求地说:“叶先生,一万块钱对您来说,屁都不是,可那是他们家救命的钱,您就帮帮忙吧。

    等我下个月发了工资,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一旁的江婶听了都觉得可怜,“叶帆啊,这姑娘不容易,帮帮他们得了,小白也是做善事啊”。

    “对啊对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叶帆忙让这胖子别说了,回头对一旁的苏轻雪说,“老婆,给他一万吧”。

    苏轻雪倒无所谓,于是让姜小白拿出手机,通过有乐宝给他转了一万块钱。

    姜小白拿到一万块钱,激动地连说了十几声谢谢,立马就跑了出去。

    “这个姜小白,倒是个痴情种子,估计这段时间,精力都花在追女孩身上了”,苏轻雪说。

    叶帆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道:“他师傅让他下山来,就是要让他经历一些人,经历一些事,痴情就痴情吧……”

    苏轻雪眨眨眼,听男人好像话里有话,道:“你不看好姜小白和那个叫李雪菲的女孩子?”

    叶帆嘿嘿笑道:“好和不好,跟我们都没什么关系,老婆,我看天色不早了,你应该累了吧?”

    苏轻雪瞪了他一眼,心想江婶还在一边呢,这家伙真心急。

    “我要跟江婶看会儿电视,你累就去睡吧”,苏轻雪说着,就拉着江婶去沙发那儿了。

    叶帆一阵无语,这有啥好害羞的?赶紧上去洗澡睡觉,不好吗?

    正当这时,叶帆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是杜允儿打来的,便立刻接了起来。

    “允儿,怎么了?”叶帆笑着问。

    “叶帆哥!你能不能过来一下?!”杜允儿声音很着急。

    叶帆听了心头一紧,忙问道:“怎么回事?”

    “有一伙施工队的人,要来强拆我们新搬到的华海三小,他们把挖掘机什么都开进来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杜允儿无助地道。

    叶帆眉头紧锁,也知道电话里一时三刻讲不清,于是道:“允儿你别慌,不管发生什么,保护好孩子们的安全,我现在立刻过去!”

    叶帆挂了电话,便对看电视的苏轻雪道:“老婆,我出去一趟”。

    苏轻雪大概也听到了些,担心道:“你快去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给我打电话”。

    叶帆点点头,出门开着车,直接前往华海三小。

    幸好这会儿路上也车不多,叶帆到达的时候,只花了半小时不到。

    刚一到三小外面,就见门口已经拉起了一些施工的横条,一些标记也摆放在那儿,禁止随意出入。

    叶帆把车一停,就跳过了栏杆,直接进到校区里。

    有几个工人追过来,问叶帆是什么人,但叶帆也懒得多回答,直接往里面跑。

    很快的,叶帆就听到学校教学楼那儿,传来“轰轰”的施工声音。

    更让叶帆揪心的,是听到一些孩子的哭声。

    叶帆急急忙忙跑过去,果然见到,在一些工地探照灯下,一群福利院带出来的孩子,正集合在那教学楼外,其中七八个孩子都在哭。

    “允儿!”

    叶帆见到,杜允儿和几个福利院的阿姨,正在那里安慰孩子。

    “叶帆哥”,杜允儿回头,见叶帆过来,一阵气苦地说:“他们不让我们住这里,把我们赶出来了。

    这几个孩子的东西都放在那里面,还没来得及拿出来,他们就用挖掘机开始拆房子了!我怎么劝他们都还是哭……”

    叶帆皱眉,道:“你不是说问过民政和教育部门的领导了吗,怎么又突然要拆?”

    “我是问过了,可之前联系过的领导,都说不太清楚,他们又下班了,说要明天才能查查……”杜允儿眼眶都红了,“可一晚上过去,这早被拆光了!”

    正说着,一个戴着安全帽,手上拿着对讲机,叼着根烟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工程队的壮汉,就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小姑娘!不是让你们赶紧走吗!?这里是工地!要是再不走,出了事我们是不负责的!!”中年人大粗嗓门驱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