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030章 在乎
    第1030章 在乎

    1030

    照片上的内容很简单,一个小男孩,站在一个花坛边,正踮着脚,手插腰地朝着镜头笑。

    叶帆从没见过这张照片,但这照片里的小男孩,和福利院时期合影中的自己,分明一模一样!

    这分明就是自己在进福利院之前,所拍摄的一张生活照!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照片”,叶帆的心脏不禁加速跳动,期待着死亡给他的答案。

    死亡幽幽叹了口气,面色复杂而忧伤,“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找到你的”。

    “找到我?你难道一直在找我?”叶帆诧异道:“你又到底是谁?”

    死亡捏紧了一只手,深呼吸一口气,道:“叶帆……”

    这一次,死亡开始叫出了叶帆的本名。

    “我知道这样跟你说,你很难一下子接受,但……我是你母亲的姐姐,也就是你的大姨”,死亡语重心长地道。

    叶帆确实一下子懵了,自己母亲的姐姐?大姨?竟然是末日王权的核心成员!?

    叶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死亡女士,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就因为你提供这样一张照片?”

    二十多年了,都不见什么亲戚出现,一下子有个这样的角色,带张照片就来认亲,叶帆自然不会立刻相信。

    死亡似乎也知道,很难让叶帆完全相信,于是道:“你再看看这个,或许能想起些什么”。

    说着,死亡取出一个小小的玩具,放到桌子上。

    那是一个发条小士兵,只要转好了发条,就会在桌子上匍匐爬行。

    这个玩具已经褪色,年代很久。

    不过,最让叶帆身体一震的,是这个小士兵的一只脚,已经破损了!

    叶帆被一段原本模糊的记忆冲刷了脑海,他想起来了,这个发条士兵,是自己母亲买给他的一个生日小礼物。

    不过才刚买一天,就被自己摔坏了,然后自己就求着母亲给他买个新的。

    但是,当时母子俩生活贫穷,自然不可能在玩具上多花钱,难得有一个喜欢的,格外珍惜。

    叶帆印象中,自己拿着这个小发条士兵难过了很久,后来母亲去世后,自己去了福利院,之后也就没这个玩具的下落了。

    “当初你母亲写信告诉我,你们母子可能有危险,希望我去把你带出国。

    可当我去你们的住处找你们,却只发现了这个玩具在床底下”,死亡苦笑道:“你也知道,我们末日王权和上古神裔的关系,所以我也没法在夏国多逗留,并没能及时找到你”。

    叶帆捏着发条士兵,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就算这样,也无法证明你就是我母亲的亲姐姐。

    何况,既然你能找到我们母子在华海的住处,怎么会不知道我当年在春藤福利院?”

    死亡有些难过地道:“我当年自己刚好遇到一些麻烦,耽误了去找你的时间。后来再去春藤福利院,你已经不在那里了。

    后来我一直在末日王权内,派人四处搜寻你的下落,但我人微言轻,当时还没能爬到现在的位置。

    直到这几年,我才能掌握足够多的资源,多方调查,才最终确定,你就是我妹妹的儿子”。

    叶帆颇为好奇道:“你说你要爬上现在的位置,现在你算什么位置呢?

    据我所知,奥列格作为‘海洋’,在末日王权排第十九,不知道‘死亡’女士,是排第几呢?”

    死亡微笑道:“你是在担心,我没办法在末日王权说上话吗。这一点你放心,我虽然不算末日王权的领导者级别,但也已经是最上层的地位。

    我在天神魔法研修会的坐席,排在第六……远不是第十九的海洋可比的。”

    第六!?

    叶帆被惊了一下,难怪给他的感觉,这女人实力强得可怕。

    “你只用了十几年的功夫,就到了末日王权第六?你们末日王权,动辄都是一些大几十岁,甚至数百岁的强者吧?

    死亡女士,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这一切有些蹊跷?”叶帆越想越古怪。

    死亡解释道:“你可能对我们天神魔法研修会,对我们魔法师的修炼,不太清楚。

    在我们研修会,魔法师都是一个老师带一名或几名弟子,当老师死去,就会由最出色的一名弟子接替他的席位。

    魔法师比古武者更注重天赋和悟性,很多年轻的魔法师,就能达到极高的成就。

    事实上,像‘海洋’奥列格,已经算年纪偏大的成员了。

    每一代的会长,像如今的末日法王,会裁定成员的排位,如果弟子的实力不如老师,就会被判定席位下滑。

    我是上一代‘死亡’封号的继承者,我的老师选择了我来传承这一脉。

    不瞒你说,我的老师本是末日王权的第四,我实力不如他,才落第六,已经很是惭愧。”

    “原来是这样……”叶帆点了点头,他记得奥列格曾经说,曾经要娶艾儿为妻的列之登国王子,腓特烈,也是末日王权的一员。

    腓特烈年纪也不大,果然,魔法师的强弱,和年纪并无太大关系。

    死亡一脸期待地道:“怎么样,叶帆,来我们末日王权吧,以你的实力,你的权势,必然能受到重用。

    我们是亲人,我不会骗你的。只要你过来,我就让法王给夏国施压。

    趁着现在局势还处于稳定阶段,他们不会因为你,跟我们末日王权闹翻的,你的家人不会有事……”

    叶帆握着发条士兵,沉吟良久,道:“死亡女士,我觉得你这样的大人物,应该不会无端端编个理由,说自己是我母亲的姐姐,就来招揽我。

    我姑且相信,你是我的亲人。但是……我现在更想知道,为什么你和我母亲会分开,她为什么生下我后,被人害死,到底是谁在迫害我们母子……”

    叶帆抬头,目光锋锐地道:“你既然说是我母亲的姐姐,应该也会替我妈报仇吧?”<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死亡听到这里,一只手瑟瑟发抖,眼眶红了红,凄然道:“你……这么希望给你母亲报仇吗?她这么早就去世了,都没能好好把你养大,你还这么在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