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031章 唯一能做的
    第1031章 唯一能做的

    1031

    “我当然会在乎,就算她在我出生就去世,她也是我的生母,何况她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养育我了几年。

    如果不是我压根无从查起,我也不会拖到现在都未能尽一个儿子的本分”,叶帆低眉道。

    死亡怔怔看了叶帆一会儿后,低头沉思了下,道:“我明白了,你母亲如果还在世,一定会很欣慰,能有你这么好的孩子。

    不过……叶帆,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你母亲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告诉你,具体的仇家是谁。”

    叶帆皱眉,“为什么?”

    死亡抬头道:“因为,害死你母亲,害了你们母子的人,正是上古神裔里的高手。以你目前的能力,还不能报仇。

    你如果不知情,那至少能暂时安全,可如果你知道了真相,那可能就会被上古神裔所盯上。

    如果你想知道一切,也是可以的,不过你要先……”

    “要先加入末日王权是吗?”叶帆直接打断了死亡的话,“你要我先进你们的阵营,然后才能告诉我仇家是谁,告诉我身世的秘密?”

    死亡点了点头,“是的,我也是为你的安全考虑,毕竟你是我妹妹好不容易保全下来的儿子”。

    叶帆目光闪烁了会儿,轻笑道:“死亡女士,且不论你是不是我的大姨,我都有些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末日王权的人”。

    “什么意思?”死亡有些不解。

    “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亲人,但你又不肯跟我实话实说。

    你觉得,以我的经验和人生阅历,会愚蠢地为了报仇,把自己的小命白白葬送吗?

    在我看来,你现在分明是在用一些我母亲的信息,诱惑我进末日王权。

    但你要是真希望我加入末日王权,直接告诉我,我的仇家是谁,不是更好?

    比如,我的仇家如果是武神,那我真是半点办法都没有,以我目前对史诗级的感觉,恐怕再练上一百年,都未必有机会战胜他。

    那样的话,为了给我母亲报仇,我岂不是更愿意加入末日王权?

    可你现在,告诉我仇家是上古神裔,却不具体告诉我是谁,含糊其辞……

    我在想,该不会你是上古神裔安插在末日王权的间谍吧,想来试探试探我,会不会加入末日王权?”

    叶帆说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从你的话语里,并不能感受到亲人之间的坦诚。”

    死亡蹙着黛眉,道:“叶帆,你想得太多了,我如果是上古神裔的间谍,就直接用各种方式诱惑你加入末日王权,完全没必要跟你绕着这么大一圈子”。

    “是吗,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我亲生父母的所有事情?非要我加入了末日王权才肯说?

    难道说……是因为一旦我知道了真相,就未必肯加入末日王权了?”叶帆眯了眯眼,声音压低了问道:“该不会……我也有氏族里的血脉吧”。

    死亡目光一凝,吸了一口气,道:“你……对自己的身世,了解了多少?”

    叶帆看到死亡的表情变化,心里一直以来的一些猜测,微微有了一个定论。

    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复杂,自己的身世,恐怕远比他以前想象的,要复杂地多。

    这种沉重的压力,让叶帆更加不敢去面对真相,因为一旦揭穿了,他就必须面对各种抉择。

    抉择可能是幸福的,但也可能会是痛苦的深渊。

    “我这不是在问你吗,我的大姨,你怎么还来问我?”叶帆笑着反问。

    死亡的目光有些躲闪,道:“叶帆,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很多疑虑,但我绝对没有害你的心。如果你加入我们末日王权后,觉得受到欺骗要离开,我也绝对不会拦着你。”

    “你觉得那可能吗?如果我有了末日王权的背景,就不可能回夏国了,而且……那也是末日法王说了算的。

    再者,我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如果我选择跟你们结盟,就不会反悔,所以我会格外慎重”,叶帆道。

    死亡理解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单凭现在的信息和证据,要你答应我的邀请,还很难,但我也不会逼你。

    你只需要记住,千万不要相信上古神裔的人,不要相信氏族,不要相信龙魂和隐龙那些人……他们都是你的仇人,是害死你母亲,害的你流落在外吃尽苦头的帮凶!

    我们末日王权的大门,会一直为你打开,如果你哪一天遭到了上古神裔的迫害,你可以联系我,我一定会为你竭尽全力。”

    说完,死亡将一个号码,报给了叶帆,道:“你记着这个号码,可以在任何时候联系到我,我们是亲人”。

    叶帆看着女人眼中真诚的目光,心里微微有一丝异样的波动。

    他点头站起身来,道:“谢谢你,死亡女士,虽然我没觉得这次杀几个远东会的人,有什么错,但你确实帮我省了不少麻烦,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大姨,我至少可以答应你,在我了解自己的身世真相前,我不会站在上古神裔那边对付末日王权。

    我知道,不管我选择哪一边,或者是中立,一旦两边爆发冲突,终归会有人牺牲……

    我能做的,无非是恪守本心,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保护我心爱的人罢了……”

    叶帆说完,笑了笑,拿起一块糕点,比了个大拇指,然后边吃边走向庄园大门。

    一直到叶帆离开了庄园,死亡仿佛内心一股压抑这的情绪,都忍不住释放了出来。

    她一只手掩着面孔,泪水止不住滑落,肩膀抽动着,泣不成声。

    “叶帆……”死亡呢喃着,拿起那张叶帆小时候的照片,喃喃着:“对不起……对不起……”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后,一个灰衣女侍者走到屋子外,她也不敢抬头看主子的面孔,只是很恭敬地道:“死亡大人,张翼求见”。

    死亡吸了口气,瞬间面色恢复如常,看不出任何哭过的痕迹。<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她将照片收起,一脸雍容而冷淡地道:“让他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