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032章 身份
    第1032章 身份

    1032

    没多久,穿着身定制西装,五短身材,但满身富贵之气的中年男子,走到了屋子门口。

    此人,正是远东会的会长,张翼。

    “死亡大人,属下闻听地狱君王已经离开,特来询问,当下该如何处理此番的事端?”张翼来到台阶下,毕恭毕敬地颔首问道。

    死亡隔着轻纱,淡淡说道:“事情已经结束了,你忙你的去吧”。

    张翼一听,皱眉道:“可是……路西法杀了我的儿子,巴弗灭的杀手,杀了我数名兄弟和骨干。

    这件事要是不给会里的人一个交代,恐怕大家都不会甘心,也难以服众”。

    “骨干死了,可以换一批,你儿子,也不止张天龙一个,至于服众不服众,也不是看你张翼的,远东会本来也不是姓张的,不是么?”死亡冷冷反问道。

    张翼浑身一紧绷,咽了咽喉咙,满眼费解之色。

    “死亡大人,容属下多问一句,为何我们要对INFERNO的人如此客气,那个阿斯蒙蒂斯,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

    就算那个路西法亲自过来,也不是死亡大人您的对手……我们为什么要吃这样的亏,却不吭声呢”,张翼很不甘地问道。

    死亡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拿起来抿了口,“哦,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远东会的人都信服呢?”

    张翼心里一喜,忙抬头道:“属下以为,这件事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我们远东会在缅国、溙国、菲国等进出口的港口和管卡,给夏国制造麻烦,让他们的经济受到影响,他们自然就会给路西法施压。

    到时候,不用我们动手,路西法就会在夏国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他到时候肯定忍不了,但他又知道不是您的对手,自然也不敢再跟我们远东会做对。

    如此一来,他只能吃哑巴亏,带着他身边的女人跑到国外。

    一旦他来了国外,我们不管是杀他还是杀他身边的女人,都有的是办法……”

    死亡听完后,似笑非笑地道:“张翼,你的想法,还真是很美好啊”。

    张翼脸色一僵,眼神闪烁几下,忙跪在地上,道:“死亡大人!我……我无意利用您的力量,如果您不满意,我……我绝对不会再追究!”

    死亡站起身来,转身望着一片花园,背对着张翼道:“看来……让你们姓张的在远东会主持大局三十年,你们还真以为,自己是远东会的拥有者了……”

    “不!不是的!”张翼冷汗直冒,赶紧磕头:“死亡大人!我们只是为末日王权服务的小人物,绝对不敢有非分之想!”

    死亡自顾自地说:“且不说,INFERNO的势力覆盖面积,比起我们末日王权都要广阔,它下面三大A级组织的成员总数,是当今地下世界第一。

    不管是我们,还是夏国那边,都在极力想拉拢这股势力。

    就论路西法这个人,也是末日法王都不敢轻易去动的,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你张翼,谁给你的胆子,就想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去跟路西法扳手腕?”

    张翼浑身都发软了,汗如雨下,道:“死亡大人,小人错了!小人绝对不敢再有半点痴心妄想!死亡大人恕罪!!”

    死亡继续淡淡说道:“你说,需要让下面的人都信服,我觉得确实有必要……

    这样吧,你既然这么在乎远东会,怕你们张家丢了远东会的面子,索性……你们姓张的从远东会消失吧,这样,也就不会有丢不丢人的问题了……”

    张翼听到这里,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哭喊着求饶:“死亡大人!小人知错了!小人万万不敢……”

    话还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张翼体内一丝魂魄,被直接抽离了出来,整个人就成了一具尸体,两眼无神地趴在了地上。

    这一切都是悄然无声,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人就已经彻底死了。

    没多久,就有一名灰衣的侍女,来到屋子前,向死亡一行礼,便一只手拽起张翼的尸体,拖了出去。

    死亡并没有对张翼的死有多少感触,她站在原地,目光深沉地望着花园,脑子里都是其他的复杂思绪。

    过了几分钟后,一个磁性的男子嗓音,从外面出来。

    “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

    死亡早就知道那人的出现,并没转身,沉默不语。

    走进来的,十一个暗金色卷发,相貌英俊,身材高挑,穿着身西方贵族古典装束的白人帅哥。

    他浑身散发着的优雅贵族气质,绝不是故意装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

    见死亡不回答,贵族青年继续道:“你并没有亏欠他什么,这都是神龙氏族的那些家伙,害了你们,你完全可以与他相认”。

    死亡长长叹了口气,道:“腓特烈,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

    “我只是关心你,你知道的,对我来说,你是世上最重要的女人,我不能容忍,任何人让你伤心”,腓特烈一脸真挚地道。

    死亡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柔和了几分,“腓特烈,我没事的,我只是还没想好,该怎么跟他解释一切。

    我当初的选择,虽然是有一部分迫不得已,但也有我自己的软弱和过错。

    何况,现在让他知道真相,对他而言未必是什么好事。”

    腓特烈皱眉道:“你什么都在为他着想,可曾替你自己想一想,你并不欠他什么,为何要处处让着他?他这样一直在夏国待着,迟早会跟氏族走到一起。

    到时候,他就会和当年伤害你的那群人一样,把你的心再一次击碎……你别忘了,他是谁的种……”

    “住口!”

    死亡猛地扭头,目光冷冷看着腓特烈,“我知道,你对他破坏了你和黛西蕾公主的婚约感到不满意,但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他!”

    “艾儿-黛西蕾?”腓特烈哭笑不得,“维多利亚,你在说什么呢?你明明知道,我对那个公主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哪怕她是AIR,也对我毫无意义!那只是法王的旨意罢了!

    你明白的,维多利亚,我的眼中,最重要的女人……只有……”

    “够了!”死亡训斥道:“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废话!腓特烈,记住你的身份,也记住我的身份!

    别忘了这次你来夏国边境是做什么的,我和叶帆的事,不需要你多嘴!”

    死亡说完,身影就如同一阵灰色的雾气,很快就消失不见了。<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腓特烈站在原地,满眼的不甘和怨恨之色,使得他英俊的面庞有些阴沉和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