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036章 有个请求
    第1036章 有个请求

    1036

    叶帆和姜小白到机场后没多久,苏轻雪就行色匆匆地赶来。

    三人坐上飞机,直奔蜀山附近的机场,下飞机后,又披星戴月地前往蜀山。

    此时已经快到凌晨五点,寒气袭人,蜀山上并没有像往日一样有大量弟子在外面练功,倒是四处都有走动巡逻的弟子。

    叶帆和姜小白出现,当然不会有人拦着,三人顺畅地进到一座养心殿,那里正是蜀山高层医疗救治的地方。

    来到殿内,已经有十几个人围在一张床边,每个人脸上都是带着悲伤和愤怒。

    “薇薇……”

    苏轻雪看到,凌雨薇正一脸泪痕,满是憔悴地坐在床边上。

    凌雨薇抬头,看到苏轻雪和叶帆,失魂落魄地点了点头。

    众人看到是叶帆和姜小白回来了,都默默让开了个位置。

    苏轻雪也不管旁人怎么看,快步跑了过去,伸手抱住了凌雨薇,拍拍闺蜜的后背。

    凌雨薇咬着下唇,靠在苏轻雪身前,香肩瑟瑟发抖。

    “小雪……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苏轻雪眼眶泛红,感受过失去父亲的痛苦,她很清楚,此时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师……师傅……”姜小白看到,躺在床上的凌白光,一脸悲恸,脸巴掌都颤抖起来。

    只见凌白光面无人色地躺在那儿,戴着一个氧气面罩,挂着点滴。

    毕竟蜀山派家大业大,哪怕在山上,一些现代化的医疗设备,也有准备,不然的话,一旦有人受伤出危险,到最近的医院也是不容易。

    只可惜,凌白光的伤势似乎太重了,哪怕吸氧气,也似乎难以醒来。

    “姜师兄,师傅三个时辰前醒过,他一直念叨你,你总算回来了”,一个同门的师妹,看到姜小白回来,抹着眼泪说。

    姜小白强忍着泪水,颤抖着走到床边,问道:“到底是谁,谁对师傅下的手?”

    一旁的李丽红叹息道:“掌门师兄自己也不清楚,对方突然夜间出现,把我们夜间巡逻的弟子瞬间杀死了十几个。

    掌门师兄发现情况后,出去与那人大战,但那人修为奇高,用的好像是一种火属的功法,两招就把掌门师兄打成了重伤……”

    两招?

    叶帆眉头一皱,问道:“当时凌掌门有带剑迎战吗?”

    “有……”一旁的潘羿沮丧道:“就是因为掌门师兄是全力之下,被那人两招打伤,我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帆目光闪烁,能两招把凝神境界的剑客凌白光,几乎杀死,哪怕是凝神大圆满也不可能。

    这个人的实力,比之前遇到的张黔,也要强得多。

    叶帆道:“我看下凌掌门的伤口”。

    哭泣着的凌雨薇想起,叶帆的医术超群,不由忙转身道:“叶帆!你快想办法救救我爸!你不是认识很厉害的医生吗!世界上最顶尖的医术你都会,你快救救我爸爸!我求你了!!”

    叶帆苦笑着道:“雨薇,你别这样,我不是神仙,但如果我有任何可能治好你父亲,我一定竭尽全力。”

    凌雨薇泪水啪嗒啪嗒掉在地面上,点了点头。

    苏轻雪蹙了蹙柳眉,听到叶帆喊凌雨薇的名字,若有所思。

    叶帆则是掀开了凌白光盖着的被子,发现他的腹部,全缠着绷带。

    “血已经止住了,这是烧伤的痕迹……”叶帆皱眉,问道:“谁给他处理的伤口?”

    一个男子走上前道:“叶先生,是我,我是养心殿的主管,也学过西医,掌门的腹部被一种灼热的真气直接洞穿了,脏器受损,若不是有真气强行吊着,当场就……没了”。

    叶帆伸手,把了把凌白光的脉,随即,面色更加凝重了几分。

    “叶帆,我爸爸怎么样,还有救吗?”凌雨薇着急问道。

    叶帆良久没说话,沉默不语。

    苏轻雪也急了,“老公,你倒说一句话啊,时间不等人,能早点施救,就早点动手”。

    叶帆摇了摇头,“这位蜀山的医疗主管,已经处理地很极限了,以凌掌门的伤势,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

    我想……凌掌门心里是还放不下一些东西,所以一直强行续着性命吧……”

    此话一出,凌雨薇和在场的很多人,都更加悲伤了。

    “对了,凌长老呢?他怎么不在?”叶帆发现,凌清风不在蜀山。

    “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恐怕掌门师兄也是想见一见师傅,再见一见小白,才坚持到现在”,李丽红道。

    正在这时,凌白光忽然咳嗽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

    “我听见……小白的声音了……”

    姜小白猛抬头,眼泪止不住落下来,“师傅!师傅我回来了!我在这里呢!师傅你怎么样了?”

    凌白光的脸上,似乎稍微好看了点,有了点血色。

    但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都更加难过了,这分明是回光返照的迹象!

    “小白……你听着,以后……别回蜀山了……”凌白光有气无力地说道。

    姜小白一听,有些发懵,“为……为什么师傅……”

    “你就跟着叶先生,好好跟他学习,蜀山不管发生什么……以后都跟你无关……知道吗……”凌白光道。

    姜小白哭着摇头,“我不要!我喜欢蜀山!我要回来!师傅我以后不会再偷懒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师傅你就快点好起来吧!我以后天天早起练剑,我好好看书,不会再惹您生气了!

    我真的真的知道错了……师傅……你别离开我好不好……我从小就没亲人,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啊……”

    凌白光眨了眨眼,一滴泪水从眼里滑落到枕头上。

    “你连师傅最后的话,你也不听吗……”凌白光道。

    “我……”姜小白顿时语塞,一张圆脸上满是苦涩。

    旁边的蜀山众人,一个个都是不忍多看,有几个女弟子更是泪如雨下。

    大家都很清楚,姜小白是凌白光当半个儿子这么养大的,虽然平时骂得打得最多,但其实也是他最疼爱的弟子。

    如今蜀山遭遇危险,对手恐怖如斯,他要姜小白跟叶帆离开蜀山,为的明显就是保存蜀山的香火,让他最得意的弟子,能带着蜀山的绝学,好好活下去。

    凌白光再度睁眼时,已经看向叶帆,他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叶先生……我果然没看错你,小白只跟你去了没多久,就长大了不少”。

    叶帆自嘲地笑了笑,“跟我没多少关系,凌掌门你过誉了”。<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我没想到,再次相见,会是这般光景……凌某人,有个请求,希望叶先生能答应我……”凌白光眼中带着一丝深意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