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041章 无聊的词
    第1041章 无聊的词

    1041

    昆仑山脉,叶氏族地。

    从昨天夜里起,昆仑一带就飘起了飞雪,天气凉了。

    这样的情况,在这种高海拔的地区,倒也常见。

    晨起的族人们一如往常地练功,劳作,看着屋顶和道路上的白色积雪,心情平和。

    就在快到中午的时候,一袭黑衣,手上赤着黑布缠裹的长刀,风尘仆仆的一名中年男子,快步踩过一排长长的脚印,步入叶氏主院,来到后花园。

    路上遇到的一些族人和仆人,见到男子,都很恭敬地问候一声“龙渊大爷”。

    叶龙渊无心多跟族里的人寒暄,他心中事情太多,问清楚自己父亲的位置后,就立马赶过去。

    在后花园的一处石头亭子里,叶龙渊找到了自己的父亲,武神,叶无涯。

    下雪了,叶无涯想到午餐吃火锅,这会儿正架起铜锅炭火,做着火锅汤料。

    “唔……阿群,你说要不要再加点酸菜?”叶无涯手上夹着点酸菜叶,问一旁伺候着的老仆叶群。

    “老爷,差不多了,不然盖过这鸡汤的鲜味儿,就得不偿失了”,叶群建议说。

    “我也这么觉得”,叶无涯点点头,于是换了点草菇放进去先煮着。

    叶龙渊看到这一幕,并不意外。

    自己父亲生平最在乎的就两件事:一,武;二,吃。

    有时候,叶龙渊甚至怀疑,在自己和叶龙腾这两个儿子,与天下极品美食之中,一定要选择其中之一的话,武神会选什么。

    说实话,叶龙渊两兄弟,都没把握。

    不管外面发生天大的事情,叶无涯总是会想尽办法先满足自己的味蕾。

    “父亲”,叶龙渊心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心情复杂地走到亭子里,恭敬地低头叫了声。

    叶无涯自然知道大儿子来了,乐呵呵地招呼道:“龙渊你回来了正好,我跟你群叔正做东北火锅,快好了,你等会儿涮点狍子肉、鹿肉尝尝,都是稀罕货,外面可不常有”。

    叶龙渊看着桌子上,丰盛的一堆新鲜肉菜,甚至连麻酱、血肠、宽粉条等一些特色小菜都一应俱全,着实很诱人。

    “父亲对吃的讲究,真是让儿子佩服”,叶龙渊笑了笑。

    “呵呵”,叶无涯笑道:“闲着没事,对自己的嘴巴和胃好一些,这不挺好么?你们两兄弟啊,就是不懂享受人生……”

    叶龙渊一脸谨慎地问道:“父亲,昨天我们夏国十几个大门大派,纷纷遭到神秘高手袭击,蜀山派掌门,凌家的凌白光被杀。

    那杀手已经证实,是萧氏三百年前逃出海外的萧鸿……想必父亲已经知道此事了吧。”

    叶无涯一边用筷子去涮起了鹿肉,一边点头道:“你弟弟跟我说了,他还提议要搞个天下古武大会,来一起参谋一下,这挺好啊……”

    “父亲!”叶龙渊皱眉道:“三百年前,不满您组建上古神裔的那些氏族中人,都是各大氏族的精锐。

    这些人不是普通古武门派能够抵挡的,他们必然是和末日王权有所合作,才敢如此嚣张。

    现在天下各大派,人心惶惶,都开始质疑我们龙魂、隐龙的能力,一些知情的长老,也开始质疑我们氏族。

    儿子认为,他们正是要煽动全天下的人,来对抗我们叶氏,对抗父亲您的威信!

    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应该更加主动,更加快地把这些人一网打尽,才能赢回各大派的信任!”

    叶无涯夹起一筷子鹿肉,坐在凳子上,吹了两口,蘸酱,一口吃进。

    享受地品了品肉味儿,叶无涯才说道:“你弟弟已经去开会了,你们就一起去商量商量得了,天下人和各大门派信不信我,又有何关系呢,我本就不在乎。

    就算是金银财宝,尚且有视钱财为粪土之人,我一个人,哪能让全天下满意?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老喜欢出了事就找大人呢,我年轻的时候,挨打了可都是自己打回去的……”

    叶无涯说着,拿了一只小碗递到叶龙渊面前,“儿子,回都回来了,吃点”。

    叶龙渊却根本没胃口,目光复杂地道:“父亲,当年……您力排众议,组建上古神裔的事情,是不是有些秘密,一直瞒着我们?”

    “瞒着你们?”叶无涯似笑非笑道:“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儿子只是觉得,萧鸿他们的反应,似乎并不是单纯的不服气……

    如果父亲当年,只是通过生死决斗,击败了那些反对氏族合作的人,那他们为何要如此想不开呢,难道这一切,不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吗?

    可是,他们口口声声,说父亲您是‘魔头’,说他们才是正义的一方,这让儿子感到费解……”叶龙渊道。

    叶无涯也不生气,笑着点点头,“那你怎么想的?觉得我是魔头么?”

    叶龙渊咽了咽喉咙,拿过旁边的一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饮下。

    似乎是借酒壮胆,叶龙渊才道:“儿子当然不希望,自己的父亲被他们污蔑。

    但是……我的两个部下,发现印国和我们夏国交界的地区,最近一个多月来,莫名其妙死了三千多印国军人……”

    说完这句话,叶龙渊眼皮跳动着,目光直直地看着自己父亲。

    叶无涯则是拿起筷子,笑吟吟地指了指他,道:“小子,你今天回家来,不仅仅是要跟我提萧鸿那些人的事吧……

    没错,你的猜测是对的,是我派了人去印国那儿,杀人取血,然后用来给锋儿修炼血魔之躯。”

    叶龙渊听到这里,脸色煞白,难以接受地道:“父亲……您为什么要这样做!?锋儿是您的亲孙子!您这是让他坠入魔道啊!!

    何况那些印国的士兵,他们就算最近半年一直跟我们夏国闹不和,但也没必要如此赶尽杀绝啊!您难道就不会感到有罪恶感么!?”

    叶无涯一边拿筷子涮着肉,一边随口道:“正因为锋儿是我的亲孙子,我才肯为他想办法,迅速恢复修为。

    没办法……茹兰让你这个当丈夫的帮他们母子,你不肯,那只好我这个公公出面了。

    现在倒好,你当初自己撒手不管,反倒来怪我这个老头多管闲事……

    至于杀几千个印国人,也不是因为他们和我们夏国关系怎么样。

    因为咱这儿附近,人少,他们那边刚好人够多,所以我就派人去那边取一些血过来……

    至于你说的……什么罪恶感之类的,我当然是没有的,那种东西,根本就没意义……

    你小子到底从哪里学来的‘罪恶感’这种无聊的词儿?我这个当爹的,好像从小就没教你们啊……”<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叶无涯悠哉地说完,又是一口鲜美的鹿肉入口,啧着嘴,一脸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