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093章 你竟然还不懂
    第1093章 你竟然还不懂

    1093

    叶帆沉默了会儿,哂然一笑,道:“你们自以为很了解我们夫妇,但其实你们根本不了解,我老婆是什么样的女人”。

    “什么意思……”周华斌皱眉问道。

    “你们真以为,她是那种我说什么,就乖乖听话的女人吗?”

    周华斌笑道:“我们当然知道,她非常有才能,不管是经商还是修炼,都非常出色。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子。

    在我们氏族,几乎从来没有女性能当家主,女性的高手也比较少,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然我们也不是看不起苏轻雪,只是女人往往没法做出最好的决断,而男人能顾全大局。”

    叶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们要苏家回归玄冥氏族,到底是什么用意,我也没兴趣知道。

    鬼谷是我老婆的,不管她做什么样的决断,我都会支持她,这是我作为丈夫,对她该有的支持。

    除非我老婆要询问我的意思,不然我是不会对这些事情表态的。”

    周华斌面色凝固了下,随即笑着点头道:“我看出来了,你很尊重轻雪,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会如实禀报家主的。

    不过叶帆啊,恐怕你们也已经知道,你们两人的血脉,不能做夫妻这件事了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叶帆问道。

    周华斌道:“其实,你们可能有所不知,氏族禁止不同氏族联姻,主要怕的是生出混血的孩子。

    在氏族历史上,出现过一些可怕的事情,就是由氏族之间混血造成的……所以祖宗传下来的铁律,不可乱了血脉。

    而如今,你和轻雪可谓是两个特例,你们都没在氏族里长大,不清楚自己的背景,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们家主也体谅你们,所以他答应,如果苏家回归玄冥氏族,轻雪完成认祖归宗,那我们玄冥一族,会想办法维护你们的夫妻关系。”

    叶帆玩味地笑道:“你都说了,这是铁律,你们还敢自己打破?”

    “祖宗规矩,是不能乱了血脉……但你们结为夫妇,不一定非得有自己的孩子啊”,周华斌意味深长地说道。

    叶帆表情变幻了一会儿,目光冷了下来,道:“看来你们玄冥一族,很渴望把鬼谷收进去啊,你们就这么希望壮大起来么……

    氏族之间,互相的竞争,果然是没有个停歇啊,难怪武神要组建个上古神裔。”

    “呵呵,叶帆你想太多了……我们也是为你们考虑,既然其他氏族不会支持你们,我们玄冥周氏,可以帮上点忙。

    只要鬼谷苏家回到我们玄冥氏族,你们夫妇在我们这边,那我们就实力大增。

    哪怕其他氏族对你们的夫妻关系不满,我们也可以替你们承担着”,周华斌一脸语重心长地道。

    叶帆咧嘴笑道:“然后……让我和我老婆,一辈子不生孩子,是么?”

    周华斌叹息道:“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不能太苛求啊,就算没孩子,总比被他们活生生强行拆散了好啊”。

    叶帆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嗤笑道:“不能十全十美……不能太苛求……你们这些人,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在给患者看病?”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周华斌皱眉道:“难道你还觉得,我们是故意不给周信江好好诊治?这肿瘤本来就没办法了,你自己也清楚……”

    “我知道很难,但我并没有放弃”,叶帆正色道:“我会给外公做手术,切除肿瘤”。

    周华斌一愣,“你……你疯了?这肿瘤怎么切?”

    “我已经想好了,把扩散到右心室壁的肿瘤,和正常心肌剥离开,在离肿瘤五厘米的位置,开始进行完全切除”,叶帆道。

    周华斌几分不屑地笑了笑,道:“原来你就想到这么个方案,叶帆……古武修炼,我可能不如你,但这外科方面,你真的太嫩了。

    我就这么问你,如果你在切除的过程中,需要切除心室中膈肌的话,该怎么办?

    你以为我们没想过这个方案吗?关键是这根本就行……”

    不等周华斌说完,叶帆就打断他道:“那就直接采取双层缝合闭锁法!”

    “什……什么!?”

    周华斌表情凝固,他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因为叶帆的方案,似乎是他们之前都没想到的。

    “你……你想得太简单了,他的肿瘤具体浸润程度也未知,万一超过你的预期……”

    “超过预期又如何?会突发情况又如何?”叶帆哂笑道:“难度高,有风险,就不做手术?觉得人生不能太完美,就索性放弃?

    你们放弃的只是一次手术,保住的是你们的手术成功率,但患者……会失去他的整个生命!”

    周华斌表情复杂地沉着脸,“叶帆……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个手术难度极大,风险很高,如果你真要做,就可能让周信江直接死在手术台上!

    那可是轻雪的外公,你真的要承担这个风险?你就不怕出个意外,轻雪对你不满?你有必要做到这个份上吗……”

    叶帆几分怜悯地看着周华斌,道:“我真同情你……你竟然还不懂,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手术”。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和权威吗!?我告诉你,我虽然不擅长习武,但我从小就苦苦钻研医术,又去海外学习了十几年西医。

    在外科手术方面,我有绝对的发言权!”周华斌有些生气,他感觉自己在专业上被瞧不起,这是他在周氏立足的根本!

    叶帆淡淡道:“我之所以一定要做这个手术,不是因为他是我妻子的外公……而是因为,他是一名患者,而我是一名医生。

    只要有一线希望,可以让他得救,我就会竭尽全力,想尽一切办法地救他。

    而不是眼睁睁看他等死,怕承担什么手术台上的风险,更不会怕被我的妻子责怪……

    这位周理事,你或许知道怎么做个专家教授,但你根本不懂,怎么做一个医生。”<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说完,叶帆便转身走回病房,只留下周华斌脸色铁青地站在那里,咬紧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