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119章 身体不行了
    第1119章 身体不行了

    1119

    任凭张纲和小舅子怎么求饶,含冤,都已经于事无补。

    关站长瑟瑟发抖地勉强笑着,问道:“叶将军,您对这样的处理还算满意吗?还有什么建议,我们一定虚心接受指导……”

    叶帆哪有闲心一直跟他们耗下去,看了看时间道:“我们还急着赶路呢,快一点了,我们去坐车了”。

    “哦!好好!那我们送您!”

    关站长带着一帮人,赶紧陪着叶帆和冯月盈,一路走向检票口。

    一边走,关站长还一边很热情地道:“叶将军,您以后要去哪,直接就能从南面的特殊通道进来,不用排队过安检,或者您直接给我个电话,我会把所有事情给您安排妥当……”

    叶帆摆摆手,道:“不用了,坐个高铁而已,没必要这么夸张,你们都散了吧”。

    “是是,您可真是高风亮节的典范啊,我们一定好好向您学习”。

    话虽如此,但一行人还是送着叶帆和冯月盈,来到了站台。

    旅客们都很纳闷,到底什么大人物来了,怎么这么多安保队的人护送。

    当得知叶帆和冯月盈只坐二等座的时候,关站长立马就要人去安排出两个商务座来。

    可叶帆并不想强行挤掉别的旅客,去坐商务舱,关站长也只得作罢。

    一直到快上车的时候,叶帆看到一群跟着的车站管理层,皱了皱眉头,问道:“关站长,是不是我只要出现在车站和机场,你们都会知道?”

    “呃……”关站长点点头,道:“叶将军,您可是我们国家重要的人物,当然我们要负责迎送和安保措施啊”。

    叶帆叹了口气,这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他可不喜欢这种高调的出行。

    坐上了列车,发动前往东省后,叶帆掏出了手机。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正是打给龙王的。

    “呵呵,叶帆啊,打电话给叔叔,真是难得啊”,那边的叶龙腾很高兴接到叶帆的电话。

    叶帆皱了皱眉头,他可不想叫他“叔叔”,直接道:“龙王,你们给我整的那个什么护国将军的身份,太麻烦了,我不想要了”。

    “什么!?你……你干嘛不想要!?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一辈子都得不到的殊荣啊!!”叶龙腾很惊讶。

    “我坐个高铁,一帮人前呼后拥的,搞得我被人当猴子看,这太傻了,我不要这东西了”,叶帆摇头道。

    叶龙腾哭笑不得,“你说的就这个啊……那我知道了,我帮你把这种明面上的特殊待遇抹掉,你以后不主动出示身份,没人会知道你出现在哪里”。

    叶帆听了,这还差不多,“那行吧,赶紧办”。

    “你这小子……跟叔叔说话都……”

    叶帆懒得多听,直接挂断了电话。

    坐一旁的冯月盈扑哧一笑,道:“老公,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喜欢你了”。

    叶帆纳闷,“为什么?”

    “因为你好淳朴啊,这么低调,让我这种乡下出身的人,很有亲近感”,冯月盈一本正经地说。

    叶帆知道女人是在开他玩笑,眯了眯眼,直接伸手一把搂过女人,在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半亲半咬地香了几口。

    冯月盈被亲地脸蛋通红,毕竟旁边还有别的旅客,这动静实在太大了。

    “老公你干嘛呀……”

    “看你还敢不敢嘲笑我!”

    两人一路嬉嬉闹闹,甜蜜地劲儿,让旁边坐着的一个老年团的大爷大妈们直感慨,年轻就是好。

    几个小时后,两人到了东省,不过并没有直接前往冯月盈的老家,因为还要参加一趟慈善活动,所以两人在城里的酒店,先住了下来。

    叶帆本来是打算,和冯月盈逛逛街,吃个晚饭就去酒店腻一晚上。

    结果,刚到酒店住下,就见东方白和东方鸣父子带人来了。

    “叶先生,您还是这么低调,来东省也不跟我们说,今晚可一定要让我东方家招待”!

    酒店的大堂里,东方白一脸笑吟吟道。

    叶帆哭笑不得,“我这么低调,你们不也知道我来了?”

    “呵呵……别的地方不好说,东省这一亩三分地,我们毕竟是经营多年了,咳咳……”东方白说着,似乎身体不舒服,咳嗽了几下。

    叶帆这会儿仔细一看,发现东方白比之前见到时,似乎苍老了十岁,头上的白发多了不少。

    叶帆二话不说,一把抓过东方白的手,给他把了下脉。

    “东方家主……你身体好像虚弱了不少啊”,叶帆皱眉道:“最近发生什么事了?”

    一旁的东方鸣听了,赶紧说道:“父亲您听听!叶先生都这么说了!那女人肯定有问题!”

    “住口!那女人那女人的,谁准你这么喊的!?”东方白不悦道。

    叶帆听出了点味道,问道:“是东方家主,有新欢了?”

    虽然叶帆也不清楚,东方白家室什么情况,但这种地下家族的领袖,有几个女人也挺正常。

    “叶先生,您给我把脉,有什么问题吗?”东方白先是笑着问道。

    叶帆摇摇头,道:“除了体虚,倒没什么病症,可能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才能有别的结论”。

    “我已经查过了,就是身体有点虚,前些日子染了次风寒,别的没什么,可能年纪也到了”,东方白笑呵呵道:“我已经准备好了酒楼和包厢,叶先生和冯小姐,请吧”。

    叶帆没辙,盛情难却,于是就带着冯月盈,一同赴宴。

    来到酒楼里,东方白自然是要给叶帆敬酒,不过向来海量的他,喝了一斤白酒后,就似乎有点招架不住,中途跑去卫生间了。

    趁着自己父亲不在,东方鸣终于有机会,开口道:“叶先生,我爸的身体,真没毛病吗?”

    叶帆耸了耸肩,道:“就是体虚,这个我没必要隐瞒,当然也可能是我医术不精”。

    “您的医术,我百分百相信,但我真的怀疑,跟那女人有关系”,东方鸣咬牙切齿道,“遇到那女人前,我爸也没老得这么快”。

    叶帆好奇道:“到底哪个女人?”

    东方鸣说:“是一个做KTV生意的女人,挺有手段的,我爸去年就认识她了,只是之前我身体不好,我爸也没闲心找女人。

    最近这几个月,那女人把我爸迷地快不行了,天天睡她那狐狸窝,连我们青阳会的夜店生意,都归那女人打理了。

    我每次看到那女人,就觉得她是一狐狸精,吸人阳气,不然我爸怎么会一下子身体就这么不行?要知道我爸以前就算碰到喜欢的女人,也很节制的。”<span style='display:none'>zGsGQ6gPHWsR6VeCaooqaxzXUln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YUF9RXF3Q==</span>

    “那女人……有练功吗?”叶帆寻思了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