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6章 第六章 师傅,不

第6章 第六章 师傅,不

 热门推荐:
    在小春幽怨的目光下,唐芯罢罢手,溜出门。

    “小唐,你怎么了这是?”刚进御膳房,唐芯就听到孙老忧心忡忡的询问。

    “师傅,咳咳咳!”她难受的握拳咳嗽几声,“不打紧的,许是昨夜吹了风,今早起来有些不爽快,我怕把病气过给大家伙,才弄了面巾戴上。”

    “你怎的这般不小心?”孙御厨的口气略有缓和,“既然身体不适,今儿你就做些轻活,别在厨房里待着,免得吸进油烟加重了病情。”

    “嗯。”唐芯乖巧地应下,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一连三日,唐芯皆是一副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装扮,直到脸上的伤痊愈了,她才摘掉黑巾,素面朝天的游走在阳光下,想去御膳房向师傅报告这个好消息。

    “哎哟!”她跑得太急,刚穿过长廊的拐角处,就同一人撞了个满怀。

    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见这儿有人。”

    “走路不长眼的?”尖嘴猴腮的太监指着唐芯的鼻尖骂道,弯腰将撞落的画筒捡起,小心翼翼拍去上边的尘埃。

    唐芯自知有错,卑躬屈膝地说:“请公公息怒,是奴才不好,奴才给您赔个不是。”

    “哼,赔不是?碰脏了齐妃娘娘的画卷,是你一句对不起就能赔得起的?”太监趾高气昂的问道,“你知道娘娘有多宝贝这幅画卷吗?不行,你得同我去见娘娘,让娘娘来发落你!”

    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

    “公公,画卷没脏,只是桶掉到了地上,奴才有帕子,这就帮您擦干净。”唐芯还没从袖子里把娟帕掏出来,就听太监又说。

    “少用你的脏手碰娘娘的东西!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德性!区区一个奴才,够资格沾娘娘的贵气吗?”太监横眉怒目地推搡了唐芯一把。

    唐芯没防备,身体因惯性朝后倒去:“呀!”

    无意识伸长的手臂击中太监手中的画筒。

    “皇上小心。”长廊外幽静小道处缓缓走来的李德,乍一抬头,恰巧看见一‘暗器’打着旋儿朝这方飞来,惊呼出声。

    沈濯日不避也不闪,胳膊一伸,轻而易举就将暗器抓住。

    “砰!”重物落地声,从红廊内传出。

    唐芯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妈蛋,她招谁惹谁了?

    “怎么回事?这是谁的东西?”李德发了狠,这玩意若砸到皇上,那还得了?

    熟悉的公鸭嗓从栏杆外围传来,唐芯浑身一僵,下意识翻身以脸朝地,这时候地上若有条缝,她一定会毫不迟疑的钻进去。

    “皇上?李公公?”太监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喊冤,“不关奴才的事啊,是他,他故意撞着奴才,使得画筒脱手……”

    “行了,”沈濯日迈着沉稳地步伐步上石阶,深邃的眸扫过诚惶诚恐的太监,而后,又落在地上如八角章鱼般挺尸装死的唐芯身上。

    “你……”这奴才在演大戏吗?

    “奴,奴才参,参见皇上。”唐芯压沉声音,结结巴巴地请安,背脊始终勾着,不敢直起。

    “你是哪个宫里的?”沈濯日挑眉问道。

    “奴才,奴才……”唐芯佯装出一副吓破胆的样子,连说了三个奴才,可后话却没挤出来。

    “不会说话,要舌头有何用?”沈濯日又往前迈了一步,如巨山般可怕的压迫感,从头顶落下。

    唐芯惊出了一身冷汗:“皇,皇上开恩!奴才,奴才天生大舌头,不,不是故意,故意的。”

    断断续续的辩解,听得沈濯日愈发不耐,本想严惩一番,却在见着小结巴抖若风中残烛的身躯后,又歇了心思。

    他无趣的将画筒扔到地上:“走吧。”

    两个奴才而已,不值得生气。

    “是。”李德狠狠剐了眼在鬼门关逛了一圈的二人,低声警告,“往后行事仔细点,再被咱家撞见一回,有你们好果子吃!”

    唐芯狠狠点了下头,待那抹强势的气息远去后,她才哆哆嗦艘地站起身,一脸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吓死她了,刚才那一瞬间,她真以为舌头会不保呢。

    一场虚惊后,唐芯懒得搭理地上疲软无力的太监,擦了擦冷汗,拖着疲惫的步伐朝御膳房走去。

    至于画筒?谁仍的找谁去。

    来到御膳房,她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也没见着孙御厨的人影,忙抓住一聊得来的太监问道:“看见我师傅了吗?”

    “太后娘娘身边的嬷嬷一大早就来咱们这儿把孙老叫走了,我估摸着啊,多半是听说了孙老治好齐妃娘娘口疮的事,唤他去,想叫他也弄些膳食,治一治太后多日不好的咳嗽。”太监轻声解释。

    话音刚落,孙御厨就愁眉不展地进了院子。

    “老孙,好样的,这才几天宫里的贵人都找上门钦点你准备膳食了,你可千万要好好干,别叫贵人们失望啊。”张御厨倚靠在灶台旁,阴阳怪气地笑道,鼻梁两侧的八字纹,因此加深了不少。

    唐芯猛一皱眉,这家伙太讨人厌了!

    比起她愤慨的模样,孙御厨却是对张御厨的挑衅置若罔闻,进了厨房,他走到灶台边上,有些无从下手。

    “哎……”

    “师傅,您老快别叹气了,”唐芯偷偷走上前来,与孙御厨耳语,“到底咋回事?太后是为咳嗽的事,才唤你去的吗?”

    “是啊,太后娘娘近日凤体微恙,总是咳嗽,也不晓得谁泄露了风声,说是我能治好这病,太后就宣我过去,命我备好治咳嗽的膳食送往慈宁宫,”孙御厨苦笑一声,“可我哪会啊。”

    “不还有我吗?”这点小事,有她在分分钟能解决!

    “你知道?”孙御厨一脸意外,上次难道不是歪打正着碰巧赶上她手里有偏方吗?

    唐芯深深觉得自己作为吃货的自尊心严重受创,她立马挺直腰杆,压低声音避开周围的耳目说:“徒弟我的能耐,上回您老不是亲眼目睹过吗?这掌勺,我是不行,可药膳的方子,没人比我知道得更多!”

    好歹她也是曾经吃遍全国各种小吃,钻研过各种菜谱、营养配搭的资深‘美食品尝家’好么!

    “老孙,不快点下厨,磨磨蹭蹭耽误了午膳,太后若是告罪,你担当得起吗?”张御厨听不清师徒二人的对话,又不甘被忽视,自顾自插了句话来。

    唐芯瘪瘪嘴,怎么哪儿都有他啊!

    她索性拽住孙御厨的胳膊,借说要上茅房,把人带出御膳房,贼头贼脑地张望过四下,确定此处无人后,继续说:“师傅,您要是信我,就按我说的食材做,一连吃上数日,不敢说能药到病除,但有所好转是绝对的。”

    既然有成功的先例在前,再信小唐一回又有何妨?孙御厨心里边最后一丝犹豫,也在唐芯自信的神色下消失。

    返回厨房,唐芯手脚麻利地准备食材。

    她小心翼翼地用木筷将蛋壳顶端戳破,把里边蛋清外包的薄膜慢慢捣鼓出来,配上浙贝、伍桑叶、前胡、杏仁等多种药材一并加入汤中,不一会儿,回香顺着锅里腾升的热气弥漫开了。

    孙御厨亲手舀了半碗,递给唐芯尝尝。

    “唔,没尝出来,师傅,再来一碗呗。”唐芯如囫囵吞枣般,火速喝光了高汤,腆着脸继续讨要。

    尼玛,这味儿又香又鲜,害她馋得差点咬到舌头,必须得多喝两口!

    孙御厨无奈地摇摇头,权当没看出她的心思,大方的又盛了一碗。

    晌午时分,慈宁宫的李嬷嬷专程来到厨房,亲手接过膳食带回慈宁宫供太后享用。

    “大人,孙老他真能治好太后的病吗?”张派的厨子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张御厨斜睨了眼灶台旁说悄悄话的师徒俩,大声说:“撞大运这种事,有一次哪有第二次?用膳就能治好病?说出去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孙御厨脸色一沉,刚欲反驳,却被唐芯在暗中拽住了衣袖。

    “师傅,你这会儿同他斗嘴,他铁定会说你心虚,不如忍忍,等过几天,咱们用事实来说话!”届时,再狠狠地打这帮人的脸。

    “你说得对。”孙御厨忍住不快,专心做事,任凭张派如何刺激,没再吭过一声。

    七日后,浓雾渐散,李嬷嬷在晨露中亲自造访御膳房,奉帝王口谕,宣备膳的孙御厨去慈宁宫见驾,听候封赏。

    张御厨狗腿的笑容没来得及展开,就彻底僵在了唇边,双目吓得险些脱窗。

    “嘿嘿,师傅,信我的没错吧?”唐芯边扶神情恍惚的孙御厨起身,边得意的说,同时,不忘向地上跪着听旨的张派人投去一抹胜利者的眼神。

    “走吧,莫要让太后和皇上等久了。”李嬷嬷温声提醒。

    唐芯低头敛笑,轻轻推了孙御厨后背一下:“师傅,快去啊。”

    孙御厨定了定神,深深看了唐芯一眼后,张口说道:“嬷嬷,此次为太后备膳,小唐他功不可没,不知奴才能否带他一道前往慈宁宫面见圣上?”

    轰轰轰!

    三道天雷迎头劈下,炸得唐芯魂飞魄散。

    不要啊——

    她悲痛欲绝的抗拒之色落在李嬷嬷眼中,被解读为得知面圣的喜讯乐傻了,略一思索,便点头道:“既然如此,就带上他吧。”

    “我不……”拒绝的话险些脱口。

    孙御厨一把捂住唐芯的嘴,另一只手攥紧她的胳膊,低声说:“小唐,师傅晓得你不贪功,但这功劳是属于你的,谁也拿不去!你就听师傅一回。”

    师傅啊,没你这样坑徒弟的!她见到皇帝躲还来不及,哪有主动往前蹭的?这和把她往刀山火海上送有什么分别?

    唐芯掩面泪奔,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她今儿为毛没有告假啊!

    孙御厨上辈子不是蛔虫,只当她喜极而泣,大力拽着人跟在嬷嬷后边,路上,絮絮叨叨地叮嘱唐芯有哪些忌讳,又要注意些什么,后者全程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一个字没听进去,只巴望着,这条路能再长点,最好永远不要有尽头!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