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7章 第七章 朕说你行,
    “皇上与太后正在用膳,你们在此静候片刻,待饭后,自会传召。”李嬷嬷在前殿止步,低声吩咐道。

    尼玛!既然在吃饭,这么早让他们来干嘛?

    唐芯暗暗腹诽,面上却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满,从善如流地跟着孙御厨跪在殿中,低头装死。

    一道翡翠珠帘后,铺着明黄桌布的长桌旁,穿着粉色宫装的宫女成一列靠墙而站,上首,沈濯日一席绛紫蟒袍,三千青丝束于金冠下,优雅地接过侍膳太监递来的湿帕净手。

    “传膳。”

    熟悉的冷冽声线从帘子后飘出。

    唐芯立马缩了缩头,往孙御厨身后默默挪动,唯恐被里边的人发现。

    “别怕,你治好太后有功,皇上会嘉奖你的。”孙御厨压低声音安慰道,以为她初次见驾心中惶恐。

    才怪!要是被皇帝发现她伪装身份到御膳房当差,再大的功劳,也抵消不了好么?

    摸摸脖子,总觉得脑袋随时有掉下来的风险。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尽快脱身。

    唐芯忽地灵光一闪:“师傅,我尿急!”

    孙御厨蹙了下眉,迅速抬头朝珠帘内张望一眼,而后急声说:“你再忍忍。”

    关系到她的小命能忍吗?

    唐芯张口欲言,李嬷嬷瞥见两人说悄悄话的动作,刷地投来一抹眼刀,成功让唐芯心里的小算盘化作泡影,一脸哀怨的继续装死。

    上回没能被认出来,这回说不定也是一样的。

    唐芯闭着眼睛,一遍遍做着自我催眠。

    侍膳太监大手一挥,宫女齐齐掀开银盖,恭敬地将美食送上餐桌。

    “皇上,太后,今儿共八道菜,牛乳蒸羊羔、一品桂花粥、白萝凉菜、黄米面茶……”

    “蹭”,颓唐的小脸瞬间抬起,泛着绿光的双目眼巴巴瞅着那道珠帘,望眼欲穿。

    美食啊!

    飘逸而出的菜香,勾得唐芯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沈濯日慢条斯理持起金筷,捻着条白萝卜丝往嘴里送。

    放开那道菜,让她来!

    唐芯不安分地动了动身体,恨不得扒开帘子冲进去,响应美食的号召。

    呜呜,她也想吃!

    ‘咕咕’肚子应景地叫唤两声,像是在发出抗议。

    唐芯的眼跟着筷子来回摆动,唾沫咽了一次又一次。

    等等,他怎么老是吃那盘凉菜啊?

    唐芯扬长脖子,透过朦胧的珠帘看清了盘子里凉菜的品种后,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居然是萝卜拌木耳?这两种食材怎么能放在一起吃!

    慈宁宫中一室静谧,沈濯日手中金筷蓦地顿在半空,一双深不见底的眸直直看向帘子外,突然发声的小太监。

    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心声的女人,还在回忆着当初一时嘴馋吃了某餐厅的萝卜木耳汤后,浑身发红、瘙痒结果在医院挂了半个月点滴的悲惨经历。

    “啪”,筷子搁在桌上。

    清脆的声响如惊雷,成功唤回了唐芯的神志。

    卧槽,都盯着她干嘛?

    唐芯吓得小脸微白,伪装曝光了?

    “你何出此言?”沈濯日漠然问道,语气虽平淡,却带着久居上位的强势。

    “啊?”她说啥了?

    “小唐,你啊什么啊,快回话啊,”孙御厨急红了眼,“为何你要说萝卜与木耳不能同时食用?”

    她说出来了?

    唐芯懊恼得想去撞墙,偏偏所有人都在等着她回答,定了定神,她低头掩住容颜,只露出个圆润的小下巴,掐着声音回禀:“回皇上,萝卜属寒食,与木耳一起食用,会有皮炎的症状出现,尤其是对体质过敏的人,更容易患病,所以,奴才在不经意看见桌上有这道菜后,才会有此一说。”

    她特地咬重了不经意三个字,表示她忽然说话是有原因的。

    沈濯日眸中掠过一缕暗芒,不错,他近日确是龙体抱恙,太医开药后,也不曾见效,不过,这个小太监是在宫中打听到后,在此借题发挥,还是真有能耐?

    审视的目光落在唐芯身上,像是要将人看穿。

    “皇上!”唐芯的分贝立时提高,现在不求饶,更待何时?“奴才御前大小声,实乃大不敬,但也是出于一片忠诚之心,求皇上饶恕奴才这一回!”

    “你既知道此物相克,定该知晓调养之法。”沈濯日没说罚,也没说不罚,脸廓冷峭,着实叫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唐芯在强权下,艰难点头承认了。

    “很好,你若能让朕的病疾减缓,朕就网开一面,放过你,”说着,话顿了顿,寡情的唇线缓缓上扬,弧线透着一股冷意,“若做不到……”

    “奴才可以!”不行也必须行,“只是,奴才需要一些食材。”

    “准。”

    得令后,唐芯急匆匆将药膳的制作工序及所需材料一五一十告知李嬷嬷。

    由李嬷嬷亲自到御膳房监工,半个时辰过了,她便端着那碗以糯米、大米、海带、红糖熬成的粥返回慈宁宫,送到帝王跟前。

    侍膳太监用银针试毒后,才请天子品尝。

    盛米粥的金勺缓缓送入口中,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浑然天成的贵气,让人莫名生出,他吃的不是一碗粥,而是一道山珍海味的错觉。

    唐芯舔了舔唇瓣,只能吞口水解馋。

    瓷碗很快见了底,沈濯日接过娟帕不紧不慢擦拭着唇角,神色不动如山,仍是那派威严之状。

    “皇帝,还是请太医来一趟吧。”太后拨着佛珠套入手腕,“龙体要紧。”

    “不必了,此法甚好,朕连日来的不适,确是有所缓和。”说着,沈濯日面上冷色减退,流露出些许兴味,“没想到宫中一小太监竟有比太医更为高明之术。”

    食补药膳和开方治病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好么?

    得意的笑容还没爬上嘴角,一道声音迎头落下。

    “起来回话。”

    不是吧?

    冷汗瞬间浸湿背脊,开什么国际玩笑!现在起来不就要穿帮了吗?

    唐芯做着垂死挣扎:“奴才身份卑微,不敢直面圣上,您还是让奴才跪着吧。”

    剑眉不耐地蹙紧,回暖的面庞霎时冰封:“你想抗旨?”

    “奴才不敢。”唐芯吓得打了个哆嗦。

    “还不起来?”语调勃然加重,隐隐透着几分危险。

    从命或许有一线生机,抗旨就真的没命了。

    唐芯在想明白后,深吸口气,如壮士割腕般豁然站了起来,神色英勇,目光决绝,倒把太后逗笑了。

    “哪来的奴才,好生有趣。”

    沈濯日细细端详了唐芯一阵,直盯得唐芯双腿发软。

    “叫什么名?”

    这意思,是没认出她吗?

    唐芯紧绷的神经立时放松,低眉顺目地回话:“奴才名叫唐鑫,大伙都唤奴才小唐。”

    “在御膳房当差?”沈濯日接着又问。

    “是。”唐芯老实点头,心里有些抓狂,他在调查户口吗?接下来是不是要问他几岁?进宫几年?家住何方?家里有几口人?

    沈濯日不曾按照她设想的剧本走,宫里的奴才个个家世清白,无需盘问。

    “你从何得知这些个学问?”

    唐芯面露几分惭愧:“回皇上,奴才以前嘴馋,曾偷过邻居地里的萝卜,和家里的木耳混在一起吃,因此大病了一场,是村里的老人用这偏方治好了奴才的病,奴才一直记在心里边,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皇上,小唐他知道得可多了,”孙御厨神助攻似的开口,“上次齐妃娘娘得了口疮,全靠小唐想出的偏方才让娘娘病愈,此次太后凤体微恙,奴才用芭叶入菜,也是小唐的主意。”

    孙御厨噼里啪啦把唐芯暗地里立下的功劳全说了,完全没注意到,她那副几近崩溃的样子。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求不坑!

    “真有此事?”沈濯日稍感意外。

    “奴才怎敢欺瞒皇上?”孙御厨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是师傅,岂能占了徒弟的功劳?

    “如此说来,确是该赏。”此人倒是个人才,深幽的黑眸中染上几分赞赏,“朕身边缺个近身伺候的侍膳太监,就你吧。”

    “哈!?”不要啊。

    唐芯不可置信地瞪圆了双眼,这哪儿是赏赐,分明是惩罚!

    比她更无法接受此事的还有一人。

    “皇上。”侍膳太监厉声惊呼,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他要被革职了?为什么?

    “相克的食物就在桌上,你竟一无所知,朕留着你有什么用?”沈濯日冷声斥责,一句话,却断了此人的仕途,“即日起,提唐鑫为三品侍膳太监,而你,”无情的眸凉凉睨过地上面如死灰的太监,“降为七等太监,调去冷宫当差。”

    太监瘫软在地上,只觉天塌了。

    “皇上。”唐芯急切地开口,她就快进入虎穴了,再不抗争还等什么?“奴才年纪尚轻,在宫中资历很浅,恐怕难当此等大任。”

    “小唐,莫要胡言乱语。”孙御厨伸手拉了她几下,这可是绝好的差事,多少人求都求不来,错过了,就没了。

    唐芯有苦难言,到了皇帝身边,暴露的危险只会更大,她能去么?

    “朕说你,你就行,”沈濯日不容质疑地说,“明日到朕身边当值。”

    言罢,他挥了挥手,示意二人退下。

    孙御厨麻利地从地上窜起,一手捂住唐芯的嘴,一手拉着她往外拖。

    “唔唔唔!”放开她,她还有话没说完啊。

    一道深幽的目光从帘子内飘出,凝视着渐行渐远的师徒二人。

    这奴才的背影似乎有几分眼熟。

    错觉吗?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