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15章 第十五章 谁敢动
    郑曦之留下方子,又细细叮嘱小春,每日早中晚会有药童送安神药来,让她尽心守着蓉妃服药,而后,才翩然行出若凌居。

    他刚穿梭过御花园,就与一名穿着一品太监服的公公迎面撞上。

    擦身而过之时,嘴唇轻轻动了动:“告诉娘娘,蓉妃并未起疑,不足为惧。”

    “啊切,”唐芯忽然感到鼻头发痒,打了个喷嚏,抬手揉揉鼻子,怨念十足的嘀咕,“肯定是他在背后说我坏话。”

    这个他,除了沈濯日,再无第二人。

    人太医都说了,她身子棒棒哒,不需要服用任务药物,可他倒好,直接顶替了太医的职责,下旨给她开药,这不是故意折腾她,还能是什么?

    送来的药,唐芯一滴没喝,全都奉献给盆栽里的软土了,这事儿是瞒着院外的眼线干的,她可不想又给沈濯日找茬的名头。

    怀揣着满心的不爽,换上太监服,钻狗洞离开若凌居。

    御膳房内,切菜声此起彼伏。

    刀光闪烁,一块五花肉整齐地切成片儿,码在菜板上,刀刀入肉断筋。

    孙御厨在一旁看了半响,待她忙活完,才走上前去,低声问:“小唐,你这两日是怎么了?有什么事与其憋在心里,不如说出来,兴许师傅能帮你排忧解难。”

    从三天前开始,他便是一副心事重重,怨念颇深的模样,尤其是舞刀切菜之际,下手干脆且利落,声响钝钝,听得人头皮发麻,唯恐她手臂一抖,刀就飞到了自个儿身上。

    “我很好啊。”唐芯挤出抹笑说道,不是她不肯说,而是她不能说!总不能告诉师傅,她正在气某皇帝过分的举动吧?

    “师傅,这两日皇上政务繁多,徒弟想给皇上换下膳食,改改口味,做些营养丰盛的菜肴,给皇上好好补一补气血。”保管让他品尝到,每日在药味中睡去、醒来的苦逼滋味,唐芯握紧拳头,背后似有熊熊烈火正在焚烧。

    孙御厨哪猜得到她胆大妄为的心思?只当她忠心爱主,欣慰的同意了。

    ‘啪嗒’

    一碗散发着陈皮浓郁气香的黄金羹呈到御前,少许葱姜粒飘在粳米上,沈濯日捻着勺柄优雅地搅拌了一下,羹中,粳米软而不烂,染淡黄之色。

    “今日改做米羹了?”菜单上记载的菜式里,应没有这道菜才是。

    唐芯早就备好了一番说词,低眉顺目地答道:“皇上这几日食欲不佳,奴才想做些开胃健脾的膳食,为您调理身子。”

    他不是喜爱重口味吗?相信这道加了超量陈皮的米羹,定会合他胃口,就算事后他要问责,她也能凭这理由糊弄过去,既能不掉脑袋,还能小小报复一下,简直不能再好!

    唐芯偷偷弯了下唇角,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算你有心。”沈濯日的面色缓和不少,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少见的温色。

    “这是奴才应该做的,”唐芯一边奉承,一边催促他进食,“皇上,米羹得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妈蛋!快点动手啊!

    她恨不得冲上去将一整碗的米羹,通通给他灌下去。

    沈濯日有心逗逗他,他越是着急,他的举措越发不紧不慢。

    盛了羹的金勺优雅举至唇边,瞥见她愣直直的眼神,眸中泛起恶趣味的暗芒。

    ‘叮当’

    勺子落回碗中,连带着唐芯满心的期待一并落空。

    这家伙存心吊她胃口呢?

    “近日张御厨研制了一种新糕点。”沈濯日冷不防出声,话里似带有深意。

    提到这事,唐芯一肚子怨念。

    “……是有这么回事。”

    那糕点名为青丸子,听说是张御厨委托禁军在坊间寻了多日,才寻齐了食材做的,说是要呈给太后享用,她搬出试吃的名头,想尝尝鲜儿,那货可好,居然说他亲手做的东西,她没资格品尝,怀疑她打着试吃的名义偷师。

    想到张御厨那张嘲讽脸,唐芯不由得狠狠磨牙,阴云遮顶,一副怨气十足的样子。

    “以你的能耐来看,那丸子做得可好?”他挑眉问道,给了唐芯上眼药的机会。

    她气呼呼的鼓起了腮帮,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奴才没尝过,不敢随意评点其味。”

    言罢,她顿了下,添上句:“可丸子装盘时,奴才有看过一眼,色泽幽绿,宛如玉珠,出锅时,清香溢鼻,应是上品。”

    “呵,”像他会说的话。

    意味不明的笑声,引得唐芯侧目看来。

    “皇上,奴才说错了吗?”

    她可是美食行家!观其色,嗅其香,是她的本能!绝对不可能评错!

    他可以质疑她的人品,却不能质疑她吃货的本质。

    唐芯眼底窜起两团熠熠的火苗,做好了誓死捍卫吃货尊严的心理准备。

    “你说得极好,”沈濯日被她这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取悦,眸色放和许多。

    一个能不计前嫌,中肯评价敌人之人,天下少有。

    眼眸一转,向一旁的李德使了个眼色。

    后者忙调头走向墙边的梨花柜子,从柜台上拎起一食盒,递给唐芯。

    “……”什么鬼?

    唐芯一脸迷茫,瞅瞅他,再瞅瞅高深莫测的君王,有些雾里看花越看越花的感觉。

    “打开啊。”李德怒其不争地瞪了他一眼。

    “哦。”她傻了吧唧的照办。

    盒盖刚一打开,顶层装放的青瓷圆盘即刻跳入眼帘。

    卧槽!青丸子!?

    唐芯低迷的情绪一扫而空,双眼放光地盯着盘中的糕点,什么天子,什么黄金羹,全都被她抛在了脑后。

    李德嘴角一抽,不忍直视地移开了目光。

    见过贪吃的,可像她这等仿似饿了八辈子没进过一粒米的家伙,他平生还是头一回见到。

    余光朝长桌上首瞄去,这一看,李德暗自在心底冷嘶口气。

    主子不仅没为小唐的忽视不悦,反而在笑?而且,主子的神情,似乎还带着些纵容?

    意识到这点,李德的小心肝不自觉抖了抖,赶忙垂下眼睑,眼观鼻鼻观心,站在旁侧装死。

    殿中诡异的氛围,唐芯一无所查,她虔诚地拾起一块丸子,带着顶礼膜拜的心情,缓缓放进口中。

    牙尖咬破团子表层柔软的糯米,豆沙馅儿的甜味霎时溢了她一嘴。

    馅儿甜而不腻,糯米韧性十足,颇有嚼劲,细细咀嚼,馅汁里还带有淡淡的香。

    好吃!

    正当她流连忘返之际,忽地,脸部传来一种如针芒刺面的古怪感。

    双眼霎时睁开,然后,她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咀嚼的动作戛然而止,傻乎乎与天子相顾对望。

    一滴冷汗滑下脑门,完蛋了!她居然把这货抛在了边上!

    “皇上!”唐芯呜嗷一声,咚地跪了下去,“奴才天生好吃,打小一见到美食就挪不开眼,移不动脚,实在是这道青丸子卖相精巧,引得奴才食欲大动,所以才会食迷心窍,忘却旁人,请皇上明鉴啊。”

    跪求不杀!

    沈濯日朝后靠去,古铜色的脖颈微微后仰,不经意的举动间,一股浑然天生的高雅、性感显露而出。

    唐芯的眼神左右漂移着,只余光不受控制般向他看去。

    艾玛!迷死人了!

    这家伙,敢不敢稍微收敛一点?不造他的魅力能让女人化身成狼吗?

    “皇上若要怪罪于你,哪会容你在此求饶?”李德委实受不了唐芯傻里傻气的性子,善心提醒道。

    “皇上不怪罪是皇上大度,”唐芯强忍着劫后余生的喜悦,憋着笑努力装出一副恭敬谦顺的表情,说,“可奴才错了就是错了,理应……”

    余下的话没能说完,殿外,便有内侍高呼的声音传来。

    “皇上,齐妃娘娘求见。”

    齐妃?唐芯慌忙垂下脑袋,努力降低存在感。

    冷面神没认出她来,也许是因为没把本尊放在心上,可那女人就说不准了。

    想到这儿,唐芯弱弱启口:“奴才得回御膳房去,帮师傅他老人家打下手,请皇上恩准奴才先行告退。”

    “去吧。”沈濯日没刁难他,大手一挥放了行。

    “谢皇上。”唐芯麻溜地爬了起来,拎着食盒踏着小碎步跑向殿门。

    刚到门口,一抹艳红的身影便从台阶处上来,发髻上插着两支金步摇,阳光一落,步摇折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闪得唐芯眼睛生疼。

    齐妃带着一帮侍婢,前呼后拥般抵达殿门。

    倨傲的目光在唐芯身上停了一下,端详片刻,对她的身份已是心知肚明。

    “你就是唐御厨吧。”她擒笑说道,“本宫近日可没少听说你的大名,皇上身边亏得有你这等灵巧聪慧之人伺候,据说连食欲也比以往大了许多。”

    唐芯始终低着脑袋,只露出个下巴。

    压着嗓子回道:“娘娘谬赞了。”

    谦卑的姿态令齐妃倍感满意,神态温和了许多。

    “唐御厨几时有空,不妨来本宫的寝宫坐坐,本宫也好趁机像你讨教些厨艺。”皇上宠信他,她自然得要卖个薄面,若能学会几样皇上偏爱的那手菜式,说不定能诱得皇上多多留宿在她那儿。

    齐妃暗暗盘算着。

    唐芯背脊微寒,搓了搓胳膊,拍去冒出头的鸡皮疙瘩,干笑几声,道:“一定,一定。”

    说完,她福了福身,欲绕过齐妃闪人,以免露出马脚。

    一只脚刚迈出去,耳畔又响起了齐妃高高在上的询问之声:“不知唐御厨今儿个是否得空?”

    “这!”唐芯有些语结。

    今天?她敢打包票,自己若一口答应,以齐妃的尿性,铁定会马上命侍女带她去寝宫,等她回宫相见。

    “奴才手头事务颇多,您看,要不换个日子?”唐芯干巴巴提议道,先开出张空头支票,至于要不要去,那是另外一回事。

    皇宫这么大,总不会每天都被她逮着,兴许过两天,这女人就忘了这事儿呢?

    “娘娘召见你,是你的福气,你这奴才还敢在这儿推三阻四?”百禾‘刷’的黑了脸,低声训斥道。

    齐妃没有阻挠,区区一个厨子而已,和颜悦色邀他传授厨艺,已是她的极限。

    唐芯很是恼火,拳头紧了紧,她深吸口气,双目直盯脚尖,不卑不亢的说:“奴才是皇上的御厨,得把皇上放在首位,娘娘若心急学艺,奴才愿为娘娘推荐几位厨艺高超的大厨,可娘娘若认准了奴才,只能等到奴才得空,娘娘若要因此治奴才不敬之罪,奴才只好上告皇上,求皇上做主。”

    齐妃怒从心起,细长的指甲套直指唐芯的脑袋:“你抬出皇上来压本宫?”

    压你咋滴了!

    唐芯有些小得意,面上却不露分毫。

    “奴才是实话实说。”

    “好!好一个伶牙俐齿的阉人!”齐妃怒不可遏,妩媚动人的容颜黑如锅底,“一个小小的厨子,也敢对本宫出言不逊?本宫若不教训你,如何在后宫立足?来人啊!把这不识好歹的厨子,给本宫押下去!”

    台阶下的侍卫对望一眼,犹犹豫豫的走了上来。

    “得罪了。”

    两名侍卫横伸出一只手臂,欲将唐芯拿下。

    “谁敢动他?”

    大殿内,飘来一道冷冽寒凉的声线,如九重惊雷带着无尽威严,轰然炸响在众人耳际。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