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17章 第17章 十二副
    深秋的骄阳高挂苍穹,御膳房外,太监们齐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拾掇着晚膳要用的食材。

    张御厨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样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一边饮茶,一边督促徒弟们做事。

    小东子往门内瞧去,瘪嘴道:“主子们不在,他还在这儿装勤快呢。”

    一股凉意窜上背脊,唐芯抖了抖身子,把扇子往地上一搁,起身摘开蒸笼盖。

    热腾腾的蒸笼里,十二颗模样小巧圆润,成色葱绿的青丸子乖乖躺着。

    她夹起一颗尝了尝,秀眉顿时皱紧:“味道不对。”

    比起张御厨做的少了些软劲儿。

    失败!

    未完成品一股脑被倒入木桶,卷起袖口继续糅合糯米。

    堵上吃货的名义,她绝对要做出口味一样的点心来!

    挂着汗珠的长睫下,跳跃着如火斗志。

    张御厨懒洋洋抬了下眼皮,抓起肘边矮几上的瓜子抛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这有些人啊,生来就是劳碌命,管他做什么?”

    “师傅说得极是。”小东子狗腿地附和道。

    话刚落,就见一位贵人入了院子。

    “李公公。”张御厨一个鲤鱼挺身,殷勤的迎上前去,“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刮到咱们这儿来啦?”

    李德没理会他的献媚,拧眉问:“唐御厨呢?”

    笑脸徒然一僵,又是来找那小子的?

    “小唐,李公公寻你来了。”孙御厨赶忙进了厨房,把唐芯给拽出来。

    “诶!我的丸子!”唐芯挣扎了几下,梗着脖子朝灶台张望。

    去他的公公,她现在只挂念刚包好馅儿的食物!

    “公公在此,你还不快些行礼?瞧你这脏兮兮的样子,哼,真是辱了公公的眼。”小东子见机插话。

    阴阳怪气的腔调,令李德暗自皱了下眉头。

    “要不是为了给皇上研制新的点心,我也不会是这副形象啊。”唐芯机灵的回答道,小手用力在衣摆上蹭了蹭,笑吟吟向李德福身行礼。

    “公公,你可别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什么研制点心,他啊,根本是在偷学师傅的手艺。”小东子阴恻恻的说道,试图揭穿唐芯的谎话。

    尼玛!她和这家伙上辈子有仇?至于咬着她不放么?

    唐芯翻了个白眼,底气十足的解释道:“做膳,讲究精益求精,张大人开发了青丸子,各宫的贵人又都喜欢,咱们当然得用心钻研,争取在故有的食物上,做出新的花样来。”

    “就凭你?”小东子脸上写着不信二字。

    “就凭我。”唐芯挺直背脊,斩钉截铁的说。

    眼看两人斗个没完,李德忙挥挥手,让小东子滚蛋。

    而后,他带着唐鑫出了御膳房,走到墙外一个无人的山石处,冲她作揖:“唐御厨大喜啊,皇上今日下令,命您三日后随驾围猎,这在宫里头可是绝无仅有的先例,你初到御前,就能享此殊荣,往后前途必是无可估量。”

    唐芯听得有些懵圈:“围猎?我?”

    “不就是唐御厨你吗?”李德顺势直起腰身,慈眉善目地看着她,“从初见你,杂家就知道,你绝非池中物,没想到啊,你的能耐远比杂家设想的更大、更强。”

    饶是唐芯自喻脸皮不薄,也不由生出几分臊意。

    她挠挠头,憨笑道:“公公过赞了,小的只是个厨子而已。”

    再说下去,非得被他说上天不可!

    “什么厨子!你现在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就连杂家日后说不定都得倚赖你呢。”见她不以为然,李德向四周看了眼,压低声音道,“这两日你心里不爽快不是?”

    点头。

    “皇上早瞧出你闷闷不乐的,这不,昨儿个探望太后,听说御膳房做了样新糕点,专程下旨,命张御厨再做一份,皇上自个儿没吃,特地把东西给你留着,想让你尝个新鲜。”

    “啥?”唐芯彻底惊了,“你说那青丸子是……”

    李德重重点头:“杂家能用假话骗你吗?皇上性子虽冷,但对身边人却是极好的。”

    他之后说了些什么,唐芯一个字也记不得,飘呼呼回到了院子。

    张御厨等人见她回来,想套套话,哪想到,她竟目中无人的晃进厨房,杵在食盒前发呆。

    “师傅,你看他!”小东子气得直跺脚,同是下人,凭什么他就能平步青云,入贵人的眼?

    张御厨恼怒的哼了一声:“由他去,我就要看看他能猖狂到几时。”

    若凌居前殿。

    小春蹲在炉火旁,边往捣鼓木炭,边打量坐在木椅上,冲着桌上食盒发笑的女子。

    她心里有些不安,拍着腿站起身鼓足勇气推了唐芯一下。

    “干嘛呀?”唐芯火速回神。

    “主子,您遇上了什么高兴事吗?”从回来到这会儿,主子一个字都没说过,光看这食盒去了。

    “没有啊。”唐芯矢口否认。

    可这话小春却是不信的。

    “可您一直冲着它,”小手指了指食盒,“傻乐。”

    “我觉得它做工精良漂亮不行啊?”唐芯面颊一红,恼羞成怒的说道。

    没给小春追问的机会,打着哈欠进了内室。

    “对了!”刚走了几步,她又转过身来,吩咐道,“里边的东西你可不许偷吃。”

    小春乖乖点头,目送她擦过脸和衣上塌,这才在好奇心的催动下,打开食盒看。

    盒子里的糕点已经凉了,仍香气四溢。

    “奇怪。”小春不解的嘀咕,“这么好看的糕点,主子怎会不吃?”

    往常主子带回来的膳食,都会和自个儿一起享用,绝不会隔夜,用主子的话说,美食若放置一夜,会有损其味的。

    苦思良久也没想出个缘由来,小春只得把疑惑藏进肚子,小心翼翼合上盖子,将食盒放在大堂的矮桌上,供奉起来。

    次日清晨,平静的后宫因两道圣旨掀起千层巨浪。

    一则,是帝王钦点御厨唐鑫随驾一事;

    二则,是齐妃被划出随行名单,无缘今年围猎。

    各宫未被选上的嫔妃,都由内务府补发了好些金银玉器以示安抚,独独只有若凌居无人问津。

    唐芯本还不知此事,是起身后,见小春顶着双兔子眼打水回来,一问才明了来龙去脉。

    这是赤裸裸的差别待遇!

    如沐春风的脸庞霎时黑了,迅速化好妆容,将太监服脱下,换上宫妃常服,拔脚冲出了殿门。

    刚巧这时,若凌居外有一列宫人行过,领头的正是齐妃身边的近侍百禾。

    瞥见唐芯气势汹汹跑出院子,哪有什么不明白的?

    “停下。”她吩咐道。

    手捧托盘的太监、宫女恭敬止步。

    “奴婢见过蓉妃娘娘。”百禾盈盈福身,没等唐芯叫起,自觉站直,“主子交代奴婢去内务府领赏,若凌居离内务府最近,奴婢想着快些把赏赐带回去,便挑了这方走。”

    这话一出,唐芯的额角狠狠抽动几下。

    面上铺着的厚厚粉底,落了一层。

    “小春啊,”她强忍着快要喷发的火气,往身后气喘吁吁追来的小春看了眼,“本宫最近记性不太好,这内务府在哪方呢?”

    “回主子,在正南方。”小春猜不透她的心思,只能老实回话。

    “又离本宫这儿多远呢?”她接着问道。

    “不乘撵驾步行,约莫要走上半个时辰。”

    “哦~半个时辰啊,”拖长的尾音里,透着几分嘲弄的味道。

    百禾趾高气昂的气势不由弱了一截。

    “真是难为你们,步行走了这么久,绕了一大圈弯路,就为到本宫这儿来露个脸。”说着,她同情的望向宫人们的双足。

    既然谎话已经揭穿,百禾也不愿和她兜圈子,傲慢的抬起下巴。

    “奴婢听闻各宫唯若凌居未得赏赐,蓉妃娘娘又被禁足多日,恐有许久没见过御赐之物长何样了,好心想让娘娘您开开眼,就算得不到赏,也能一饱眼福。”

    需要她跪谢大恩么?

    唐芯没好气地扔了她一记白眼,正想撵人,可百禾却快她一步报起了礼品名单来。

    “此乃皇上钦赐的玉如意。”

    “这是南域珍珠,乃三年前地方呈上的贡品。”

    “这些,是皇上命御膳房备置的小吃。”

    昏昏欲睡的某女忽然来了精神,眼睛咻地投向宫人手里的托盘。

    百禾每说一样都会将银盖打开,好让她看个真切。

    青瓷花纹盘里,绕雕花整齐摆放着一颗颗外沾糯米的珍珠圆子,圆子顶部如缀樱桃,用红糖嵌有一点红,旁边圆盘里搁着皮薄如纸,色泽晶莹剔透的水晶虾饺。

    ‘咕噜’

    吞咽声顿起。

    小春赶忙伸手拽了拽唐芯的衣袖:“主子!”

    不就是几样点心吗?主子怎的看直眼了?

    宽袖中手指轻轻动了动。

    虾饺!正宗的宫廷虾饺!

    “主子不行啊。”早已见识过她喜吃的作风,小春只一眼就看出了她想伸出贼手的迹象,赶忙从后紧紧抱住她,急声道,“您若想吃,奴婢明儿就想办法给您弄来,您先忍忍,万不能对它们动手啊。”

    御赐之物若是动了,那可是要杀头的!

    唐芯深吸口气,艰难的撇开脑袋。

    她才不是会为小吃走不动路的家伙。

    可是……

    还是好想吃啊。

    余光偷偷转了回去,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吃掉它!吃掉它!

    右手蓦地摁住左手手腕。

    忍住!她是威武不能屈,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女人!

    百禾压根没察觉到唐芯望眼欲穿的眼神,合上盖子,笑着向她屈膝:“奴婢急着回宫向主子报喜,就不在这儿叨扰蓉妃了。”

    还有什么比得上能看却不能拥有更折磨人呢?

    百禾笑得花枝招展,素手一挥,竟带着人离开了。

    她的点心!

    唐芯上身一动,双腿却因小春死抱不放,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美食插上翅膀,飞离她的眼帘。

    混蛋!

    拳头愤然握紧,凭毛美食没有她一份?简直不能忍!

    “主子,您别冲动!”小春见她满脸怒容,不由急了,“皇上他一定不会忘了您,兴许是内务府的奴才忙晕了脑袋,忘记差人把您的那份儿赏送来。”

    ‘咔咔’

    脖子机械转动着,她扯了扯嘴角,阴恻恻的问:“你觉得可能吗?”

    “……可能!”小春硬着头皮点头,不管怎么样,她都得把主子稳住才行。

    就像是得知了她的心声,不远处一名药童拎着一锦盒匆匆行来。

    “定是皇上的赏赐到了。”小春惊喜的欢呼道。

    唐芯眉心一拢,有些半信半疑。

    药童走到她身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有令,蓉妃娘娘怪病缠身,受不得车马劳顿之苦,无缘今年的秋猎,特下旨,命太医院开方抓药,赐十二副补血活气、养身、安神的补药赐于娘娘。”

    ‘轰’

    耳畔一片嗡鸣。

    唐芯身子一晃,堪堪退了半步。

    目光落在药童肘间挂着的十二副草药上,凶芒毕露。

    忍你妹!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