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25章 第25章 是人遛
    密密麻麻近两百余人,牵着鬃毛各异的骏马,立于行宫外宽敞的石路上,宛如一块整齐威严的方阵。

    沈濯香华丽的红黑儒袍,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扎眼。

    唐芯亦步亦趋跟着沈濯日到达集合地点时,第一个就瞧见了他。

    “骚包。”她低声咕哝道。

    沈濯日脚下步伐一顿,回首望了她一眼,未出声训斥。

    以他的内力,再小的声响他也能听得清楚。

    不过,骚包么?

    眼眸轻抬,扫了眼等得无聊,正把玩骨扇的皇弟。

    心头不由生出几分认同。

    “李德,带他去马厩。”他沉声吩咐道,而后,大步流星来到众人前端。

    “唐大人,这边请。”李德甩了甩浮尘,笑着带领唐芯前往马厩。

    她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了宛如山呼海啸般的高喊声。

    “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目光下意识转去石地,在一地匍匐的身影里,唯沈濯日一人矗立不动。

    清晨和煦的阳光肆意投下,映衬着他的身段格外伟岸,那绣着九爪金龙图纹的龙袍,似在光晕里闪闪发亮。

    噗通……

    心跳有一瞬的失衡,唐芯慌忙挪开眼睛,抬手拍了拍发烫的脸颊。

    “唐大人?”李德满脸无语,他是被鬼附身了还是怎么滴?没事儿扇自己耳刮子做什么?

    “咳,方才有一只蚊子从小的的眼前飞过,小的正打蚊子呢。”唐芯笑哈哈的说。

    李德嘴角一抽,加快了脚步,不想和这只神经病挨得太近。

    马厩里,从宫中带来的骏马大多被侍从选走,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号,马儿恹恹的垂着脖子吃草,见有陌生气息靠近,也不肯抬一下尊贵的马头。

    唐芯背着手在马厩前来回打转,挑剔的目光在马腹、马腿上扫过。

    肌肉软绵,四蹄无力,肉质太差,差评!

    “公公,马来了。”

    一道献媚的声音冷不防传来。

    唐芯立马从美食家的身份里跳出,顺着声源一看。

    “嘶!”好俊的马!

    略显粗糙的黑色鬃毛紧贴在马儿身上,只头部有一戳暗红鬃毛,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烟充满灵气,前蹄不住蹬踏着地面,浑身散发着一股蓄势待发的力量。

    唐芯脑子里霎时闪过个中马肉的做法。

    ‘咕噜’

    可疑的声响,引来了李德和牵马太监的警觉。

    两人转头望来,面上齐齐一怔。

    爱马的人见过不少,可见着好马眼泛绿光,还直吸哈喇子的,她是头一个!

    “唐大人,”李德皱了下眉毛,“您是皇上身边的人,怎能如此不注意仪容形象?”

    唐芯恋恋不舍的挪开眼睛,干笑道:“小的初次见到好马,失态了,请公公见谅。”

    还算良好的认错态度,勉强让李德的怒意消了些许。

    “此马是皇上昨夜下旨,为你留的,皇上说了,你身材消瘦,恐驾驭不了太烈性的良驹,而这匹马心性乖顺,对你最为合适。”说到这儿,李德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羡慕,“宫中莫说是奴才,就连诸位娘娘,也难得此恩宠。”

    这人,上辈子不知做了多少好事,今生才能被皇上如此看重。

    “皇上给我挑的马?”唐芯满脸惊讶,怔怔看了看低头吃草的黑马,心顿时暖了。

    冷面神不止人好,还很体贴呢。

    嘴角一扬,笑容比这天上秋阳更为璀璨。

    “皇上看重你,是你的福气,往后你要更用心为皇上做事,绝不能仗着皇上的宠信,在宫中做出些不该做的事,明白吗?”李德意有所指的说道,口吻少有的严肃。

    唐芯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笑呵呵点头:“奴才知道啦。”

    将马交给她后,李德调头返回行宫,作为内官,他无资格前往南山另一面的围场行猎,需留在行宫处理琐事。

    唐芯美滋滋挥手送别他,转头想向牵马的小太监取经。

    “公公,骑马要注意些什么?我在小户人家出生,还没骑过马呢,劳烦你指点一下。”

    说话时,她的眼睛压根就没从马儿身上移开过。

    话问出口半响,仍未得到回应。

    唐芯奇怪的朝旁侧看去,哪还有小太监的身影?

    “卧槽!”他居然把她孤零零扔在这儿了?

    她气恼的哼哼两声,在马厩四周找了一圈,没见到一个活人,心烦地扯了扯头发,转头看着黑马。

    黑马试探性的伸长脖子,在她身上嗅嗅。

    “真乖,”温顺的马应该很好驾驭吧?唐芯一边摸着它颈部的鬃毛,一边想道。

    大部队已经出发了,再不走,她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围场?就算拉不开弓箭,耍不了花枪,她总能跟在后边捡漏吧?

    万一遇着些野鸡野兔,还能做一顿丰盛的野味来吃。

    “马兄,保持这个姿势千万别动。”她说着好话,又给黑马顺顺毛,然后垫脚握住马鞍,左腿踩住挂钩,往上一蹬,利落地坐到了马背上。

    “也不难嘛。”她得意笑了,伸手拽住马缰,谁想到就在这时,黑马忽然仰头嘶鸣一声,前提高高抬起,臀部一拱。

    毫无准备的唐芯打着滚,从马臀上摔下。

    “嗷!”她的腰!

    惨叫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马厩上方,正埋头啃草的马儿听到动静,纷纷抬头来看,随后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响鼻,像是在嗤笑某只愚蠢的人类。

    一个时辰后,南山背面山道中。

    “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你的速度!”紧拽着马尾巴的女人,踉跄着被马儿带着往坡下跑。

    这该死的臭马,不知抽的是什么风,打从她出发以后,跑得一次比一次快,她几乎要疲于奔命了。

    唐芯一路横冲直撞着冲到坡脚,双腿软得一点儿力也没有,身上更是香汗淋淋。

    她索性松开手,气喘吁吁的说:“滚!有多远滚多远!我不伺候了!”

    到底是马遛人,还是人遛马?再这样下去,她没弄到多少食材,就得活活累死了。

    “咻”

    微弱的破空之声在她背后响起,唐芯软趴趴跌坐在地上,全无力气回头。

    “哒哒”

    马蹄声渐行渐近,一道黑沉的影子从后笼罩住她娇小的身子。

    她头也不回的说:“走远点,跑你的步去,让我一个人静静。”

    “你不会骑术。”熟悉的声音自头顶上落下。

    唐芯似一只惊弓之鸟,刷地窜了起来。

    惊疑不定的看着骑乘在一只红棕色良驹上,寒气慑人的某皇帝。

    “你……你不是先行出发了吗?”为毛他会出现在山脚?是特地在这儿等她的?

    一股燥热爬上脸颊,眼神飘忽着转向旁侧,恰巧见到那只不受她控制的黑马,正好端端站在几步开外的沙地上,优哉游哉理着鬃毛。

    次奥,这只臭马!

    “呵,”沈濯日被她气鼓鼓的样子取悦,薄唇一弯,翻身下了马背。

    “生马认主,你骑术不精,很难驾驭它。”他本想着赐给她一匹温顺的良驹,供她骑乘,没想到她竟是个生架子,就她方才被马拖着遛的架势,没个三五月很难学会骑术。

    若非远远瞧见山道上的身影,他亦不会抛下众人调头折返回来。

    唐芯呆了一下,随后,愤愤瞅着那只怡然自得的黑马,没好气的哼唧道:“难怪奴才会被它摔下来。”

    沈濯日早就注意到她身上的尘土,寒眸中笑意渐浓。

    “皇上,您精通马术,能不能给奴才指点指点迷津?”譬如告诉她些速成的办法,说完,她又担心沈濯日会拒绝,弱声弱气的说道,“这是奴才人生中第一次来围场行猎,要是一无所获,奴才不就白来了吗?而且,奴才还想骑着马跟在皇上后边,为皇上拾掇猎物呢。”

    瞧着她可怜巴巴的模样,沈濯日心情大好,手腕一转,握着的金色马鞭顺势别入了腰间,指指自己的良驹道:“上马。”

    躲藏在暗中的隐卫修慈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主子的马可从未有第二人敢骑上去,平素就连梳洗,都是由主子亲手来做,眼下竟要让给一个奴才?

    别说他惊了,连唐芯也有些懵圈。

    她指了指马,又指了指自己:“皇上您是说?”

    “不是想骑么?”沈濯日反问道,见她仍不敢相信,索性出手,拎住她的后领,双足在地面轻踏,如燕掠长空,飞上了马背。

    “啊!”唐芯吓得失声惊叫。

    “握紧缰绳。”

    她本能地听从了吩咐,战战兢兢抓住马缰。

    “腿放入这里。”带着厚茧的手轻扣上马鞍底部,等到唐芯乖乖照做后,他才满意的松开手。

    “皇上,它不会把奴才摔下去吧?”唐芯忧心忡忡的问道,她再也不想体会从马背坠落的美妙滋味了。

    “身为男子怎能这般胆小?”沈濯日不悦的斥责道。

    她本来就不是真爷们,胆小咋滴了?

    唐芯偷偷腹诽,脸上清楚着‘我不高兴’四个大字。

    真像个孩子……

    沈濯日心里那丝责备,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轻轻拍了拍云风的脑袋:“云风知人性,你于它并无危险,它不会对你怎样的。”

    “哦。”唐芯立马安心了,一口气刚松下,脑中忽地闪过一句话:他是在向她解释?

    为什么?他可是一国天子,有必要在乎一个奴才么?还有昨夜,虽然不知道是谁通风报信,但他仍及时来为她解围,如今还把他的坐骑送给她骑……

    唐芯越想越觉得那里不太对劲。

    怎么看这都不是对待奴才应该有的态度吧?

    “有话就说。”她可不是藏得住话的人。

    “唔,”唐芯有些犹豫,眼神在他身上来回转悠,就是不肯开口。

    沈濯日冷峭的容颜蒙上一层白霜,看得人凭白生出一丝畏惧。

    “那个……”唐芯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支支吾吾的把话问出了口,“皇上对每一个奴才都这么上心吗?”

    俊脸微怔,一丝奇异的感觉在他心头某个角落泛起。

    沈濯日不适地蹙紧剑眉,刻意忽略掉那丝不同寻常的异动,冷声说:“朕不闲。”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