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28章 第28章 朕的命
    正午将至,天坑边上如望夫石般苦等近半个时辰的唐芯,终于相信那帮该死的杀手是真的离开了,而且离去的方向不是沈濯日待的地方。

    危机解除,唐芯累得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后怕得眼泪直往外涌。

    哭过后,她一瘸一拐的爬了起来,揉揉咕噜咕噜直叫的肚子,踉跄着迈开了步伐。

    草丛里。

    沈濯日半倚着一颗石头,眼神幽幽,望着唐芯离去的方向。

    不是都说傻人有傻福么?他会回来的吧?

    艳阳下,一抹熟悉的身影从远处走来。

    黑沉的双眸里迸射出一道惊喜的光晕,手掌撑住大石,慢吞吞直起身。

    回来了……

    “累死宝宝了。”唐芯一边走,一边嘀咕,“那帮杀千刀的混蛋,别被我撞见,不然,非揍得他们爹妈不认识不可。”

    等她练好身手,再找机会拜个师,以后看谁还敢仗着身手高强对她喊打喊杀,分分钟把他们虐成狗。

    话刚落,她就瞧见了葱绿草丛中孤身直立的男子。

    他没走?还在这儿等着她?

    原本只想回来碰碰运气的唐芯喜出望外,离得老远,就激动地朝他挥手。

    “皇上~”

    “当真是她。”一抹轻松的浅笑缓缓扬起,手臂微动,却在抬起时停了下来。

    堂堂天子,怎能做出与人挥手呼应的幼稚举动?

    沈濯日抿了抿唇,强忍住了那丝要不得的冲动。

    “我还以为您不在这儿了呢。”唐芯止步在他跟前,笑眯眯的说道。

    “不在此,朕应去哪儿?”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平静,但他的气息却柔如春风。

    唐芯决定装傻,总不能说她有在怀疑冷面神会抛下自己,独自去逃难吧?

    奈何,她那点小心思,哪瞒得过沈濯日的火眼金睛?

    不悦的冷哼一声:“伤患又能逃得了多远?”

    他并非没有想过在她引开杀手之际,趁机离去,然,他的伤终究是太重了,仅凭一条半残的腿,便是逃也逃不远。

    更何况……

    略显复杂的眼神投落在热汗淋淋,却笑得人比花娇的唐芯身上。

    “……皇上?”拜托!能不能不要用他迷人的眼睛盯着她看?不造她自制力不强,很容易化身成狼么?

    两团红晕悄然爬上双颊,她尴尬的咳嗽一下,弯腰将手中的战利品搁到地上。

    “我,不对,”差点忘了他的身份,“奴才回来的时候,顺道去打了只野鸡,皇上累了一天,这会儿该饿了吧?”

    沈濯日瞥了眼地上那只生气全无的野鸡。

    “你打的?”

    明明是询问的口吻,却让唐芯感到心虚。

    她支支吾吾半天,才硬着头皮说:“额!不是奴才抓的,是奴才在半道上捡的,可能是行猎的贵人们射中后,嫌弃它身材太娇小,肉不够多,所以没捡起来带走,不过,皇上怎么猜到,这鸡不是奴才亲手捕获的?”

    “朕为何要告诉你?”沈濯日只觉她歪头发问的样子好生可爱,遂也起了捉弄的心思。

    唐芯有些无语,没好气的瞪着他,说:“奴才千辛万苦把追兵引开,结果咧?皇上却吝啬到连一个小小的疑惑也不肯为奴才解答。”

    好歹他们也是一起挨过刀,一起摔过坡的革命战士好吗?

    “呵……”沈濯日心情大好,刚笑了声,却扯痛了胸口的伤处,失血过多的脸庞又白了几分。

    “奴才不问了,您快坐下,别没死在杀手手里,反倒流血过多翘辫子了。”唐芯气呼呼的搀扶住他的胳膊,明知道身上有伤,还逞什么强?

    她左一个死,右一个死,可沈濯日却生不出问责的念头。

    “朕的命,谁也要不走。”便是天上诸佛,地上阎罗也不行。

    他之前虽无力反抗,但仍能做到亲手了断性命。

    装逼真的会遭雷劈的。

    唐芯很想提醒他,又想到他是伤患,默默忍住了。

    她半跪在地上,卷起他两侧的衣袖。

    健硕的双臂上边,布满了一道道细小的擦痕,淤青的地方已经变得红肿。

    这伤是护着她摔下来时受的。

    唐芯心里冒出了一连串的酸泡,眼圈一热,特想哭。

    沈濯日动了动嘴,不知该如何安抚,只能道:“无妨。”

    “皇上英雄气概,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面不改色,真真是让奴才佩服得五体投地。”冷嘲热讽的语气里,透着的是满满的自责与埋怨。

    沈濯日刚欲说话,胳膊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眉峰下意识皱了皱。

    “小伤嘛,皇上一定不疼的,对不对?”唐芯笑里藏刀的问,但手上的力度却放轻了许多。

    他们都没戴什么伤药,只得就地取材,废物利用,将他那件破碎的儒袍撕碎,包扎伤口。

    沈濯日识趣的没有回话,身体疲惫的靠住石头,定眼看着她。

    “手上的伤倒是不太打紧,”唐芯恶趣味的绑了个蝴蝶结,复又垂目看向他的左腿。

    “找两支树杈,或是木块来,简单包扎即可。”皇弟等人一旦返回行宫,必会发现他下落不明派人来寻,最迟明日天明,人就该找到这方来了,到时再处理伤势不迟。

    唐芯寻来了两支树杈,掰断后,小心地为他固定左腿。

    蓬松的长发贴着她的脸颊滑到胸前,她专心致志忙活着手里的工作,深怕一不小心把人给弄疼了。

    忽地,额头上传来了肌肤相触的奇异触感。

    她愕然抬起头。

    “汗。”沈濯日言简意赅的说。

    目光一扫,果不其然在他还未落下的手指上见到了一层晶莹的水渍。

    “这种小事哪敢麻烦皇上?”她不好意思的垂低脑袋,面上晕色更浓。

    沈濯日悄然将手指收入掌心,似是想留住指尖上属于她的温度。

    “搞定!”唐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连连点头,又问了问他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

    沈濯日微微一怔,摇头道:“没有。”

    “没有就好,您先在这儿稍等,奴才现在就去生火。”拍拍衣摆,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他该是累坏了。

    沈濯日没有错过她起身时,略显踉跄的身子。

    “朕暂时不饿。”

    “皇上不饿,奴才饿啊。”从早上出门到现在,她就喝了一碗银耳莲子粥,又进行了剧烈的运动,老早就饥肠辘辘了。

    说罢,她拖着笨重的双腿捡拾柴火。

    沈濯日只能拾起肘边散落的干树枝递给她,算是帮忙。

    接过他衣襟里取出的火折子,唐芯卷着袖口盘膝坐下,开始生火。

    袅袅灰烟弥漫在草丛上方,她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刚想再加点儿柴,却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放下那只鸡!不许动!”

    卧槽!谁让他不经过自己同意乱动她的食材的?

    唐芯一个箭步冲到沈濯日跟前,抢走了被凌虐得一毛不剩的野鸡。

    “朕只是……”他不过是见她忙得团团转,想帮些忙罢了。

    沈濯日咽下了后半句话,冷着脸坐在地上。

    “你为什么把它斩成两半了?”她明明想做一回地道正宗的叫化鸡!现在好了,整只鸡一分为二,最重要的食材没有,拿什么做?

    劈头盖脸的质问,让沈濯日有些懵。

    不切开,要如何做成野味?

    “你是不是想说,所有的野味都该剖腹,洗干净以后,再烤熟切片,调好味送到御前?”唐芯黑着脸咬牙怒问,没等他回答,接着又说,“狗屁!那是你们不懂野味的精髓!野味,重点在野这个字上!讲究的是一种情怀!像宫里那样做,完全破坏了它的原味,失去了专属于它的味道,这味道指的不是口感,而是,算了,我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她懒得多做解释。

    “做不了叫化鸡,只能随便将就一餐了。”唐芯郁闷的瞅着手里的半只鸡,只想哭。

    好在她的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没一会儿,就坐在了篝火前,借用了沈濯日靴子里藏着的匕首,削尖树枝,串串儿,在火烤前,她摸摸胸脯。

    脸色霎时变了:“我的调料呢?”

    他出行还会带调料在身上?

    沈濯日颇有些意外,见她像个没头苍蝇找了半天没找着,出言安抚道:“这里不是皇宫,没那么多规矩,没有调料也无碍。”

    “不行。”没调料多难吃啊。

    唐芯蹭地站起身,笃定的说:“一定是在摔下来的时候弄掉了,奴才回去找。”

    调料对吃货的重要性,等同于半条命!

    见状,沈濯日拢了拢眉心,道:“此地时有野兽出没。”

    离去的步伐骤然停了下来。

    一丝淡笑掠过眉眼,他接着说:“之前那批杀手或许就在山坡上的密林里埋伏,等着你与朕自投罗网。”

    “怎么可能!他们离开这么久,早就该撤走才对。”唐芯一脸不信,但他语气笃定,神态自若,又动摇了。

    他的人与第一批人马交锋,如果得胜,应该来此寻找主子,这会儿没来,定是落败了,而那些杀手既然能闯进围场,说不准随驾的人里,就有他们的内应。

    悄无声息潜伏在林间,等着猎物上钩不是没有可能。

    “你想走,请便。”沈濯日又添了把火。

    “奴才又不傻。”明知前方告急,还傻了吧唧往里边冲,嫌命长么?

    唐芯不甘心的扭头看了眼坡上的林子,终是跨步回到火堆前。

    “调料不要了?”

    唐芯心脏中箭,火大地瞪着他:“皇上,您有多余的力气说话,不妨闭嘴养伤。”

    她绝对不会因为他噤声,拿他当哑巴看。

    鸡肉不一会儿就做好了,纵使没有调料入味,却仍散发着一股扑鼻的香气。

    素手握住树杈一端,轻轻旋转。

    鸡腿处浮现了一层焦黑色,剜下一小块肉尝了尝,味道不好不坏,可唐芯却很不满意。

    如果有调料,成品绝对会比现在的好上一千倍!

    她用吃货的名义发誓!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