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35章 第35章 行走的春
    “公公,火房里厨艺最好的,非孙老莫属,这做膳的活儿,您看,要不让他代劳可好?”她才不想把好处留给姓张的。

    李德看了看沈濯日,在他的默许下,答应了。

    等人一走,某人才开了金口:“你倒是会给你师傅寻好事。”

    唐芯嘿嘿笑了笑,特实诚的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皇上一会儿若觉得好吃,千万要记得给师傅打点赏,这快过年了,总得多存些银两备身不是?”

    “如意算盘打到朕头上来了?”沈濯日只觉好笑。

    “皇上向来有功重赏,绝不会吝啬这一点点小钱。”她没承认自己的小心思,拐着弯儿给沈濯日戴高帽,唱赞歌。

    “嗯。”沈濯日满意的缓了缓脸色,唇边荡开一抹清浅的笑,如桃李花开,美艳动人。

    卧槽!要人命了!

    唐芯忙捂住鼻子。

    “怎么了?”声线仍是惯有的冷漠,但眼底却飞快闪过一丝担忧。

    “皇上,您还是别笑的好。”她的小心肝承受不住啊亲。

    “为何?”他笑得不好看么?上扬的弧线渐渐持平。

    “我这是为了您好,”揉揉鼻子,再拍拍滚烫的脸蛋,等温度降下去以后,她才一本正经的开口,“您平日里已经够伟岸俊朗了,再这么一笑,活脱脱一仙人下凡,霍乱人间。”简直一行走的春.药!

    “您难道想走到哪儿,就被狂蜂浪蝶围到哪儿么?”她敢保证,若他刚才的样子被宫里的女子看见,分分钟变作他的衣下之臣,说不定为了得到他,还会干出些下药、暗算、偷爬龙床的事来。

    “好,朕应你。”笑容一收,又恢复了平素的面瘫脸。

    唐芯左瞅瞅右瞧瞧,忍不住说:“其实,你笑着也挺好看的。”

    “……”额角微微抽动,她到底想怎样?

    “要不,您只在没人的时候笑?”她弱弱的问道。

    “不如朕往后只在你一人跟前如此,可好?”沈濯日径直将她的心思给说了出来,眸中染着些许笑意。

    唐芯面颊微红,属于女儿家独有的娇羞浮现在眉宇之间。

    “哎哟,这怎么行呢?”

    口是心非的女人。

    沈濯日好笑的点评道,却没把这话说出口,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看着唐芯的眼神里,竟是带着宠溺与纵容的。

    被他直直盯着,饶是唐芯自问脸皮够厚,也忍不住心如鹿撞。

    尴尬的轻咳一声:“我去给你倒水。”

    抓起桌上的茶壶斟了一杯,色泽却与常见的茶水不太一样,嗅了嗅,她的眼睛顿时亮了:“是参茶?”

    好浓的人参味儿。

    “嗯。”沈濯日承认了她的猜测,见她抱着茶盏爱不释手,缓缓说,“你若喜欢,便喝吧。”

    不过是些不值钱的东西,赐给她又何妨?

    “都给我?”唐芯吸了吸哈喇子,目光贪婪地望着桌上的茶壶。

    本只想赐她一杯,可乍一见到她这副样子,沈濯日又改变了心意:“都给你。”

    唐芯赶忙将茶壶抱到了怀里,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冷面神今天这么好说话?那她要不要再接再厉,多为自己谋点好处?

    她小心翼翼地瞥了某帝王几眼。

    “有话就说。”在他跟前,她永远无需扭捏吞吐。

    “那个,皇上啊,”唐芯放下茶具,一副好说好商量的口吻道,“我前天是不是救了您的性命?”

    她怎突然提及此事了?

    沈濯日眼前不期然浮现了,她孤身一人披着自己的外衫,渐行渐远的身影。

    一抹极淡的痛色在眼底闪过。

    “这救命之恩,您不会不认吧?”唐芯搓着手,笑得分外狗腿。

    躲藏在房梁上的修容,只想一脚踹飞下方那口出狂言的家伙。

    能救主子是她毕生的荣幸,她竟敢讨要好处?就算主子再宠她,这次怕也会恼了。

    “你想要什么?”眸光微微一闪,敛去了外露的情绪。

    唐芯挠挠头,憨笑道:“我心不大,什么金银财宝都不稀罕,就想着向您讨个赏。”

    沈濯日耐心的听着,静等她说出重点。

    “昨儿个御膳房不是迎来了好多猎物吗?”想到那些新鲜的肉类,唐芯肚子里的馋虫开始作祟,舔舔嘴唇,继续说,“我就想能不能分我一点?我要的不多!一点点就够了。”

    黑沉的眼眸扫过她打湿的唇瓣,眸色一暗,腹部似有一团邪火蠢蠢欲动。

    “真的!每块肉割我半斤八两足矣,”见他不言不语,唐芯以为自个儿要得太多,慌忙表明立场。

    “……”沉默。

    火光跳跃的眸仍紧盯着她一张一合的红唇。

    “要不四两?”她又退了一步,他仍玩着沉默是金的把戏,怨念的瘪瘪嘴,“好啦,三两总行了吧?我可是冒着丢掉小命的风险,引开追兵诶,总不会连这点好处,你都舍不得吧?”

    沈濯日堪堪回过神,瞧着她不高兴的样子,暗自一笑。

    “朕几时说过不答应?”

    有戏!

    唐芯转悲为喜,程亮的目光紧紧黏在他的身上。

    区区一些食材,瞧把她乐的。

    沈濯日颇觉好笑,又有些无奈,眸中的宠溺加深不少,薄唇微启:“你既喜欢,便分你一半。”

    “一……一半?”这么大方?唐芯激动的冲到床边,确定道,“是每样肉都分我一半吗?”

    “自然。”嗓音宛如天籁般悦耳动听。

    唐芯乐得合不拢嘴,兴奋地抓住沈濯日的手,道:“您真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皇上!”

    目光缓慢下移,落在她不安分的小手上。

    “咳!”唐芯火速回神,爪子一松想要放开他,谁料,她还没来得及抽回手臂,手腕就被一股温暖的热流包裹住了,轻轻挣了挣,没能挣开。

    余光往他脸上一瞄,恰巧撞入那双迷人心魄的黑眸里。

    心咚咚跳得飞快,小脸更是变得粉扑扑的。

    “皇上?”嘤嘤!好害羞,肿么办?

    “这就是你的谢礼?”沈濯日并未撒手,掌心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留恋,遂,一边说话转移唐芯的注意力,一边继续握着她的柔荑。

    指尖轻抚过手腕内侧,一股电流霎时向唐芯射来。

    这是吃豆腐吧?是吧?

    她恼羞成怒地大力甩了下手臂。

    “嘶”,一声隐忍的闷哼,让她的动作一顿。

    垂目一看,沈濯日的脸几乎变得惨白,额头上甚至渗出了一层晶莹的凉汗。

    她哪儿还顾得上未挣脱的左手?慌忙捻着衣袖,为他擦汗,心里自责得不行。

    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伤患,干嘛还和他较真啊?

    “没事。”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但他拢起的眉心,却恰巧泄露了他忍痛的真相。

    “这叫没事,那什么叫有事?”她最讨厌这家伙逞强倔强的样子,心头蹭地窜起一团火来,“弄痛了你,你就说啊,一个人忍着很有意思?你这样只会让真正关心你的人心疼,你懂不懂?”

    劈头盖脸的怒斥,令沈濯日有些懵圈。

    平静的心窝涌入一股股陌生的暖流。

    “在围场是这样,后来在山洞里还是这样!是,你是皇上,是天底下最高贵的存在,可你也是人,不是铁打的!你也会痛,也会难受,干嘛要咬牙硬抗?痛就叫出来,难受就哭出来,老憋在心里,就不怕憋出病啊?”

    从没有人告诉他,他是君王,亦是普通人,他可以不用坚强,可以像旁人一样嬉笑怒骂,率性而为。

    黑如夜空的眸凝聚着熠熠的光华,手臂一伸。

    ‘砰’

    喋喋不休的某人在毫无防备之下,一头倒在了他的胸口上。

    ‘咚咚’

    ‘咚咚’

    杂乱且强劲的心跳,已分不清哪道是她的。

    唐芯愣了愣,脸上犹如火烧。

    “你……”他在搞毛!

    唐芯又羞又慌,双手无措的不知该往哪儿放。

    “皇上,奴才是太监!”他抱够了没有?拜托,再抱下去,她的秘密就要曝光了!

    圈在她腰间的手徒然一紧,眸中翻涌的情绪,瞬间平息,回归于平静。

    “要不奴才帮您去后宫传位娘娘过来,解了您的燃眉之急?”要发情,后宫里多的是女人排队等候好么?求放过!不对!

    脑中闪过他与别的女子亲密接触的画面,唐芯心神一凝,忙改了口风:“皇上,纵欲伤身,您现在身负重伤,更得忍耐,绝不能碰女色。”

    原本听到她头一句话,有些冷怒的沈濯日,再听完这句后,心情由阴转晴。

    他深深嗅了嗅她颈窝间散发的淡淡香气,而后,缓缓松开手。

    好不容易得到自由,唐芯赶忙站了起来,忽略掉心中某个角落泛起的失落,手忙脚乱的整理衣袍。

    说起来,这货突然抽的是什么疯?

    唐芯偷偷抬起眼皮,望向慵懒靠在床头,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天子。

    难道是对女人腻味了,想换个口味?

    如此想着,她不禁菊花一紧。

    应该不会吧?说不定他只是情难自禁,又说不定,他是喜欢……

    最后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时,她本就殷虹的双颊,更是烫如沸水。

    余光瞥见某人红着脸偷笑的样子,那丝懊恼忽地不见了。

    复又见她摆摆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事。

    心微微一沉,冷声说:“往后你再这般呱噪,朕就接着用这法子治你。”

    “啊?你刚才只是为了不让我说话?”唐芯惊声问道。

    “不然呢?”沈濯日神色漠然地睨着她。

    某人失落的垂下脑袋,心头翻滚的情绪像是充满气的气球,被一根针无情戳破。

    “哦。”

    她就说嘛,冷面神直得不能再直,怎么会突然变弯了,回想起方才那些自作多情的小念头,默默落下了两行宽带泪。

    丢脸死了!

    垂目自省的她,却是没有看见,床上那人唇边勾起的狡黠弧线。

    不一会儿,李德端着热腾腾的牛腩煲送进殿中。

    唐芯顿时满血复活,放亮的双眼直直看向金碗,全然忘记了缠绵病榻的天子。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