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41章 第41章 壁咚
    “有,有吗?那人是谁啊?”唐芯装傻充愣的问道,“是哪位英雄这么大胆子,竟敢觊觎皇上的女人?”

    “英雄?”她真敢往脸上贴金,沈濯日有些哭笑不得,“朕赐你的伤药,便是让你拿去做顺水人情的?”

    唐芯慌忙将拿药的左手塞到背后,说:“没有啊。”

    “朕不瞎。”他冷声说道,若非贤妃懂事,这药这会儿哪会在她手里?

    “咳,”某人心虚的撇开眼,“那是因为你给的药,效用太强。”

    “怪朕?”语气徒然变得危险起来。

    唐芯打了个机灵,摇头说:“不是,我就想着早点治好那宫女的伤,免得再生麻烦,而且,我是想借给贤妃用,等用完以后,再去拿回来,”她顿了顿,又补上句,“真的!”

    寒霜遍布的黑眸,渐渐回温。

    “您不生气了吧?”唐芯试探性的问道。

    “朕有生气么?”沈濯日面不改色的反问。

    没有吗?刚才是哪个家伙故意吓唬她的?

    唐芯气恼的磨磨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眸中笑意渐浓,修长的手指啪嗒一下,在她脑门上弹了弹。

    唐芯捂着并不痛的额头,问:“干嘛?”

    “日后再敢乱送东西,朕绝不轻饶。”口吻一如既往的霸道。

    唐芯心尖一动,泛起一丝莫名的甜,红着脸说:“知道啦。”

    “咳咳咳!”被忽略得彻底的沈濯香,忍无可忍的咳嗽几声。

    两人同时侧目,那眼神仿佛都在说着:你怎么还在?

    沈濯香一阵心塞,又不敢与天子置气,只好挑软柿子捏。

    “唐大人,本王救了你一回,你连声谢也没有,说不过去吧?”

    “诶?”唐芯倍感惊讶,求解释的看向沈濯日。

    薄唇微动,正欲出言解释,谁料,沈濯香却自行开了口。

    “是本王途径御花园时,见你面色有异,便在皇兄面前提了提,这才及时赶来阻止了一场风波。”那时,她正埋头往前走,且一脸抓狂的表情,他当作笑话讲给皇兄听,本想打趣皇兄又苛责了下人,不想,皇兄竟二话没说离开寝宫到此来了。

    想到这儿,沈濯香不由感到阵阵头疼。

    皇兄不会真对这小子动了什么歪心思吧?

    “礼部的差事做好了?”沈濯日沉声问道。

    对上他泼墨般深邃的眼眸,沈濯香不禁一愣。

    皇兄是在撵他走?

    “嗯?”鼻中发出一声带着暗示意味的声响。

    沈濯香面露苦笑,得,他还是别再这儿碍皇兄的眼,优雅行礼后,便转身离开了。

    刚行过后方的小道,步伐一顿,回身朝这方望来。

    石路尽头,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静静伫立着,一个俊朗无涛气质超绝,一个唇红齿白灵性动人,不失为一幅美丽的画卷。

    沈濯香惆怅的叹了口气,眼底泛起丝丝忧色。

    “若他是一女子,该有多好。”

    低不可闻的呢喃化在风中。

    另一边,唐芯低着脑袋,使劲瞅着沈濯日的左腿。

    “你的腿真的没事了?”

    沈濯日往前一迈,气定神闲地走到她身旁,与她并肩而立。

    目光轻垂下,将她关切的神色尽收眼底。

    薄唇微扬,笑道:“你说呢?”

    看样子的确大好了。

    唐芯放下心来,笑着说:“宫里的太医果然医术超绝,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过了十日,就恢复得和以前一样了。”

    “与太医何干?”狡黠的微光在眸中一闪而过,“是御厨备的骨头汤起了效用,听说,这几日备膳的御厨,是你师傅?”

    唐芯心头一跳,只觉他的眼神太过犀利,尴尬的挠挠头,说:“是……是啊。”

    “手艺不错,比起你不妨多让。”他赞许道,话里似藏有深意。

    废话!那些饭菜本来就是出于她手好么?

    唐芯很是得意,嘴上却谦虚的说:“我哪能和师傅相提并论?”

    “无需自谦,”沈濯日不紧不慢的吐出一句话,“你已学会了他全部的手艺,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若非朕知晓膳食是他所做,仅凭卖相、味道,甚至会误以为是出自你手。”

    “啊?”小心脏狠狠一抖。

    “你有事瞒着朕”沈濯日恶趣味的弯下腰身,俊气逼人的容颜忽然逼近,近到唐芯能清楚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

    脸颊似被烈火烘烤,烫得惊人。

    她慌慌张张后退两步,有些结巴:“我,我没啊。”

    “说谎。”修长的大长腿再次迈开,浓郁的沉香气息溅了唐芯一脸。

    后背咚地抵住树干,几片枯黄的叶子打着旋儿慢悠悠落下。

    “皇上,”她口干舌燥的唤道,小脸红得充血,不适应的动了动身子。

    ‘啪嗒’

    大手轻撑在她的右脸旁,在树干间圈出一个窄小的空间来,将她牢牢固在其中。

    “你脸红了。”声线该死的迷人,诱得唐芯整颗心咚咚直跳。

    眼神漂移着挪向旁边。

    “天气太热,我上火了!”妈蛋!离她远点啊!再这样下去,她会心率失衡到嗝屁的。

    “是么?”呼吸越逼越近。

    ‘轰’

    脑子瞬间变得空白,下意识屏住呼吸,傻傻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面庞。

    沈濯日本是想逗逗她,却在见到她这副任君采摘的呆傻模样时,心尖一动,如受蛊惑般缓缓垂下头去。

    “咚”

    重物落地的声响忽然传来,成功让沈濯日的唇停在了距离唐芯的脸颊不足一厘米之处。

    处于恍惚中的某女立马清醒过来,慌忙将他推开。

    沈濯日一时不查,踉跄着退后几步,雕刻般锋利的眼睛蓦地转向声源传来的方向。

    “老奴该死。”一名面生的嬷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布满皱纹的脸庞白得像鬼,一派惊惧、恐慌之色。

    “奴才先走了。”唐芯飞快说完,没等沈濯日同意,飞奔而去。

    沈濯日张了张口,没等他发出声音,唐芯已经消失在了小道的尽头。

    方才怕是吓着她了。

    黑眉微微蹙起,神态间流露出一丝极淡的懊恼。

    嬷嬷哆嗦着跪在地上,见头顶上没声儿,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撞破皇上和一太监的奸情,她还有命活吗?

    嬷嬷越想越怕,身子抖如风中残烛。

    沈濯日轻睨了她一眼。

    冷漠的眼神,却如死神高举的镰刀,吓得嬷嬷瞬间落下泪来:“老奴什么也没有看见……”

    帝王漠然转身,一道无情的命令随风飘来。

    “处理干净。”

    今日她能为活命选择封口,他日,同样也能为保全性命开口。

    这世上只有死人的嘴,是最可靠的。

    一抹黑影掠过林子,隔空点住嬷嬷的穴道,拽着她的后领飞走。

    皇宫北角,荒废多年的静安宫后院。

    一席黑衣的女子落至院中,随手将人丢到地上。

    嬷嬷摔得眼冒金星,却连呼救也做不到,眼前白光一闪,下一秒,殷虹的鲜血自脖颈间迸射出来,命断黄泉。

    待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修容取出化尸粉,洒在尸体上。

    尸骸瞬间冒起一个个白色气泡,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尸无血散,只留下一块乌黑的印记。

    “主子并非嗜杀之人。”修慈皱着眉头跳下墙头,“今日竟为了一个奴才,动了杀心。”

    一介下人死了就死了,他真正担心的是主子对唐御厨的重视!

    “或许我们应该在大错铸成前,将隐患除去。”他沉声说道,眼底杀机顿显。

    修容收好药瓶,侧目睨着他,那眼神像在看一个白痴。

    “你觉得不妥?”她那是什么表情?

    此事传出去,将会是主子一生的污点。

    “奉劝你别自作主张,她对主子而言,是特别的。”否则,主子不会因顾及她的名声,将意外出现的嬷嬷除去。

    修慈不敢苟同,道:“难道你想看着主子被一太监蛊惑吗?”

    “我建议你去找太医治治眼睛,别讳疾忌医。”她同情的拍了拍修慈的肩膀,举步从他身边走过。

    闻言,修慈呆了一下,他没病没痛见什么太医?

    若凌居。

    唐芯气喘吁吁的坐在殿中的木椅上,某人阴魂不散的身影仍在她的眼前晃荡。

    她烦躁的甩甩头,鼻尖一动,又嗅到了那股淡淡的沉香香气。

    “啊!”烦死了!

    突如其来的大叫,吓得小春双手微微一抖,捧着的茶杯荡出一戳水珠。

    “主子,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她轻声问道,是在御膳房受气了?还是皇上又惹她不开心了?

    唐芯动了动嘴唇,想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说她被冷面神壁咚了?差点和他亲上?

    脑海中不期然闪过刚才的画面,脸颊立时变得爆红。

    咬牙切齿的想着:她当时是撞了什么鬼?为嘛会傻逼逼站在原地任由他为所欲为啊!

    “您就告诉奴婢吧,别一个人藏在心里,会憋出病的。”小春愈发坚信,自家主子一定遇到了难题,不然不会露出这么纠结的表情来。

    她搁下茶盏蹲在唐芯身前,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唔,”唐芯含糊的应了声,“你说得好像也没错。”

    “嗯嗯。”小春大力点头,满眼期待的望着她。

    唐芯灌了口温茶,又拍拍脸,等到那股沸烫的温度降下去以后,才说:“如果你被一个人占了便宜,会怎么做?”

    “有人轻薄主子!?”小春惊呼道,“您有没有被恶人怎么样?知道那人姓谁名谁,是哪个宫里的?”

    只要找到歹人,就能请皇上为主子做主。

    这个念头刚升起,瞬时就被小春否决。

    告诉了皇上,皇上肯定会怀疑主子失了清白,说不定会更加讨厌主子的。

    她咬了咬唇瓣,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好法子。

    眼眶顿时红了,满眼自责的说:“是奴婢不好,没能保护好主子,让您受苦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唐芯有些愣怔,半响后,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哭笑不得的戳戳小春的脑袋:“我说的是假如,又不是说真的。”

    “那您没有……”小春吞吞吐吐地问道,心里有些紧张,亦有些激动。

    她摇摇头,斩钉截铁的说:“没有。”

    “没有就好。”小春瘫坐在地上,一脸后怕,好不容易缓过气,又想起她刚才的问题,认真回答道,“奴婢肯定会和奸人拼了!誓死保卫自己的清白。”

    “那,”唐芯心头一震,舔了舔干燥的唇瓣,继续问,“要是没有反抗的念头呢?”

    小春想了想:“您说的这种事,奴婢没有经历过,说不出所以然。”

    唐芯略感失望。

    “不过,”小春忽然一转口风,“奴婢想,会纵容歹人为所欲为,大概是因为喜欢他吧?”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