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44章 第44章 你们聊得
    修慈一五一十把偷听到的谈话复述一遍,他虽藏身在殿后,隔着一堵石墙,但以他的内力,想听到殿中的声响不难。

    “看来,是朕想错了。”沈濯日低声喃喃道,如若她记得前尘往事,怎会当着沈濯擎的面,说出这些话来?须臾,他便将这抹思绪抛开。

    纵使是忘了又如何?开弓没有回头箭,她既然敢做,就该知道会有何后果。

    “盯紧若凌居,一旦有风吹草动,即刻来报。”

    “主子认为擎王还会和蓉妃联络?”听出他的潜台词,修慈很是意外。

    “他会的。”语气分外笃定,“将死棋用活的手段,他向来不缺。”

    修慈没听明白,但他相信主子的判断。

    正午时分,沈濯香与唐尧及礼部尚书三人,来到乾清宫,与帝王商议迎接景国使臣一事。

    永腾和景国历年来少有邦交,这次景国为和亲而来,朝廷百般重视,想以国礼待之,不论是和亲的人选,或是接迎的官员、下榻的行宫等,事无巨细,皆要经由礼部筹备。

    沈濯日翻看过折子,确定无误后,便盖上了玺印。

    “皇上,该用膳了。”眼见政务谈完,李德走到御前,轻声提醒道。

    “臣弟刚好也饿了,皇兄不介意多添一副碗筷吧?”沈濯香一边问,一边往偏殿的长桌走去,“自打上回吃过唐御厨做的膳食,臣弟就食不知味,府里的厨子换了一批又一批,却找不到一个合心意的。”

    “坊间的厨子,怎可与她相提并论?”沈濯日淡淡的反问道。

    殿中诸人皆是一呆,被他骄傲自得的口气,雷得外焦里嫩。

    “咳!”已见识过好几回的沈濯香率先回神,心头一阵懊恼。

    又不是不知皇兄对那小子有多看重,他怎的一时嘴快,提起那人来了?

    “不过近日唐御厨为国宴菜式一事,请了假,”李德忙站出来打圆场,试图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御膳都是由他的师傅孙御厨做的。”

    “那本王可得好好尝尝。”沈濯香顺势接过话头,余光撇向唐尧和礼部尚书,见他二人并未起疑,不由暗松口气。

    精美可口的膳食送入乾清宫,沈濯日草草吃了几口,就落了筷子。

    李德看在眼里,心头急得要命,想了想,便退出宫殿,转头去了御膳房。

    未时,拎着食盒的太监慢吞吞来到若凌居。

    “这是蓉妃今日的饭菜。”

    小春接过食盒,打开一看,却不是平日里相爷差人送来的美食,而是两盘炒糊了的青菜萝卜。

    一问才知道,李公公亲自到御膳房寻唐芯,要她今日就将备好的菜单呈给皇上,往日为她备膳的厨子,被打发出去找人,没工夫理会这头。

    小春风风火火回到殿中,立马把这事说给唐芯听。

    “糟糕,我忘记这事了。”那菜单她还没想呢。

    唐芯既不想敷衍了事砸了自己吃货兼美食家的招牌,又想不出十全十美的菜单,一咬牙,迅速换上太监服,从狗洞里钻了出去,直奔乾清宫。

    侍卫一见是她,问也没问果断放行。

    但唐芯却止步在台阶下,仰头眺望着上方那座巍峨庄严的殿宇。

    他就在里边……

    眼前不期然出现了那人优雅坐在上首,垂目饮茶的身影。

    心霎时漏了半拍,泛起一丝陌生的悸动。

    只是想到他,她就不争气的心跳加速,真要见到本人……

    心跳彻底失衡,宛如重金属的鼓音,震耳发聩。

    稳住!她可是解决了渣男的女人!

    一遍遍做着自我催眠,直到心潮平静下来,她才鼓足勇气迈出了第一步。

    “哟,这不是唐大人吗?你不在房里躲着研究菜品,跑皇兄这儿来作甚?”沈濯香三人正从殿中走出,乍一见到她,眉头轻皱一下,扬起惯有的笑容,问道。

    而一旁的唐尧,却在看见唐芯的瞬间,脸色骤变。

    她就是皇上身边的唐御厨?

    “胡闹!”永腾开国数百年,何时有过后妃自贬身份,假冒宫人的先例?更何况,她扮的还是一个太监!

    这话一出,沈濯香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相爷,本王知你重礼,可本王和唐大人一见如故,交情颇深,好不容易见上面,彼此寒暄几句,竟值得你大发雷霆?”

    唐芯嘴角一抽,迎上唐尧气恼、谴责的目光,立即明白自己的身份被识破了。

    她尴尬地笑了笑,双手合十在胸前,朝他拜了拜。

    唐尧有些犹豫,于理,他应揭穿女儿的把戏,将她交给皇上处置,可他却狠不下这份心。

    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

    就让他徇私一回吧。

    “老臣府中尚有事务需要处理,就此告辞。”匆匆行礼后,唐尧就走下了台阶。

    在经过唐芯身旁时,他递去了一个‘秋后算账’的凌厉眼神。

    唐芯挠挠头,感激的笑了:“地上路滑,您小心点儿。”

    唐尧冷哼一声,没搭理她,怀揣着满心的怒意,拂袖离去。

    “唐相今日许是心情不好,你别放心上,”误以为唐芯因自己而不招待见的沈濯香,主动出言解释,“他为人虽然古怪呆板,但只要你没触犯律法、宫规,他就不会对你怎样。”

    “嗯嗯。”唐芯一脸认同的应道,就冲他中肯的评价,还有今日的行径,以前的恩怨,她就既往不咎好了。

    沈濯香奇怪的发现,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少了几分排斥和抵触,多了些许善意,不由得莞尔一笑,出言损道:“不过,唐相政务繁忙,想来也无闲情逸致关心一介宫人。”

    “是是是,”唐芯敷衍的附和道,“奴才身份低微,入不了相爷这等大人物的眼。”

    想损她就明说,拐弯抹角好玩么?

    沈濯香乐得仰头大笑。

    唐芯无语的冲他扔去两颗卫生球:“王爷,您可悠着点,笑多了,当心岔气。”

    “哪日若真被你这乌鸦嘴言中,看本王怎么罚你。”他故意摆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那也是他自找的。

    唐芯暗自想道。

    “行了,”沈濯香没再逗她,笑意一收,走到她身旁来,贴着她的耳朵说,“本王希望你能永远记住刚才说过的话,莫要越雷池一步,否则,便是皇兄,也保不住你。”

    一旦旁人知晓皇兄对他超乎寻常的看重,他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唐芯迷茫的眨眨眼:“有话您能直说吗?”

    不要说些她听不懂的话啊!

    上次是这样,这回还来!

    沈濯香愣了愣,见她不似作假,顿时失笑,摇摇头,转身而去。

    “啧”,又装神秘,这招他玩不腻么?

    唐芯转眼就抛开了这事儿,向礼部尚书行礼后,慢吞吞步入殿中。

    刚进殿,一束冷意逼人的目光就从正前方刺来。

    卧槽!他的脸色好难看!

    忙垂下脑袋,又偷偷抬起眼皮打量他,在他惊若天人的面庞上,看到了大写的生气二字。

    唐芯抿了抿唇,忽略掉心头那股想抚平他眉心的冲动,弱弱的说:“奴才……”

    “朕说过的话,你忘了?”语气比平素更冷,透着丝丝怒意。

    唐芯从善如流的改变自称:“我没忘。”

    “与香王聊得投机么?”意味不明的询问里,蕴藏着让人害怕的危险味道。

    唐芯只觉殿中的空气变得稀薄起来,有些呼吸不顺,小心翼翼的说:“也不是很投机。”

    凝重的氛围徒然一松,他身上散发的冷意,也消失不见了。

    “哦?”身子慵懒靠住龙椅椅背,“不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吗?”

    “那是王爷说的,不是我说的。”鬼才和他一见如故,每回撞见他,她总是被欺负,被戏弄的那一个好么?

    沈濯日的心情由阴转晴,眸中亦恢复了些许温度。

    “那日贤妃宫中受伤的宫女,已然痊愈。”

    “诶?”唐芯有些惊讶,“真的?”

    “朕从不骗人。”更不会骗她。

    唐芯没听出他话里的深意,只是隐隐觉得,他的眼神太深邃,太迷人,勾得她的小心肝又开始不听话的砰砰直跳了。

    “我哪敢怀疑皇上啊。”她躲闪似的撇开眼睛。

    沈濯日睨了眼她粉扑扑的耳朵,眸中笑意更浓:“这几日你的菜谱做得怎么样了?”

    来了!

    唐芯心头一凝,转过头来,傻笑着说:“菜谱我还没研究出来。”

    剑眉微蹙,却未斥责她,反而问道:“原因。”

    “我不太了解景国人的喜好,如果以寻常人的口味来做,万一他们不喜欢,不就白折腾了吗?”唐芯辩解道,虽说她把这事忘了,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最重要的是这一个!“备菜前,熟悉食客的口味是必须的,正所谓众口难调,正是这个道理。”

    沈濯日顿时了然,赞许道:“你确是细心。”

    便连他,也未考虑到这一点。

    “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之一嘛。”唐芯被他夸得有些害臊,垂着脑袋说。

    一抹戏谑的暗芒在眸中隐过,他语气平平地问道:“那你打算如何做?”

    小脸顿时一垮,特实诚的回答:“我暂时还没想出办法,不知道京城里有没有对景国的风土人情特别了解的人,如果有,事情就方便多了。”

    沈濯日缓缓站起身,抬步走向殿门。

    “皇上?”唐芯疑惑地轻唤一声。

    “跟上。”他强势的命令道,没给她多问的机会,走出了大殿。

    穿过半个皇宫,越往前走,来往的宫人越发稀少。

    看着周遭陌生的风景,唐芯一点儿也不害怕,只是感到奇怪。

    “您要带我去哪儿啊?”她小跑着追上沈濯日的步伐,和他并肩而走。

    黑眸一斜,淡淡的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皇家人都喜欢玩神秘么?”他是如此,沈濯香也是如此。

    都?

    这个字落在沈濯日的耳中,很是刺耳。

    俊脸一沉,气息忽然冷了下去。

    唐芯无辜的瞅着他,完全弄不明白,一眨眼的功夫,他怎么又气上了。

    见状,心头那丝薄怒化作无奈。

    好在目的地已经到了,峻拔的身影停在一扇深棕色大门前,用眼神示意她推开门进去。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