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46章 第46章 要带她
    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离开朗月殿,直奔慈宁宫的方向而去。

    “你们说齐妃这时辰面见太后,会为了什么事儿?”

    唐芯揣着通鉴典籍,满脸春风写意的往若凌居走,经过御花园的山石林时,冷不防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步伐微微一顿,那恶婆娘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她偷听了一阵子,没能听到些有用的消息,便歇了八卦的心思。

    “倒霉蛋又不是我,管它那么多干嘛。”她悻悻的嘟嚷一句,调头回到寝宫,刚进殿,就招呼着小春,打水擦桌子,特地找了块干净的布帛垫上,准备周全后,才小心翼翼把典籍请出来。

    小春站在桌边扬长脖子瞧了会儿,密密麻麻的文字,看得她眼花头疼。

    “主子,您不是去见皇上吗?”怎么会带本古书回来?

    “已经见过了。”唐芯分神回答,注意力仍集中在典籍上,这书与字典大同小异,上边记载的是永腾国开国以来的文字演变过程,她忙取出杂记,又拜托小春取来纸笔,极其认真地参照典籍进行翻译。

    天色渐渐沉了,若凌居内烛火通亮。

    小春走出院子从小太监手里接过食盒,刚想送进屋去,远远地竟瞧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正疾步朝这边走来。

    “相爷!”

    穿着常服的唐尧看也没看她,向侍卫们请示后,才被放了行。

    小春战战兢兢跟在他后边,几次想说话,却在瞧见他冷沉难看的脸色后,咽了回去,默默在心底为自家主子祈祷。

    听到开门声,唐芯揉揉搁下笔,扫过肘边堆放的宣纸,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说:“照这个速度下去,最迟明天晚上就能完工了。”

    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眼皮一抬,笑着看向殿门处:“快,把吃的拿来,等我补足了力气,继续和它死……磕……”

    尾音消匿,双眼见鬼似的瞪圆。

    “便宜爹!?”

    莫名其妙的称呼,让唐尧愈发感到不快,四方的国字脸沉得似能滴墨。

    “嘿嘿,您要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看我,连茶水点心都没准备呢。”唐芯讪笑着和他套近乎,妈蛋!快点把她刚才的话忘掉啊!

    唐尧一言不发走到桌前,隐忍怒火的眸在她牵强的笑脸上扫过,鼻中发出一声不悦的闷哼,而后,拾起一张完工的宣纸翻阅。

    唐芯绕过书桌,不着痕迹地瞪了眼小春。

    丫!唐相到访,她居然没有通报!

    小春自责的垂下脑袋。

    “这就是你练的字?”一声低喝打断了主仆二人的眉目传情,“毫无长进!”

    他气得一把将宣纸扔掉。

    “哎哟喂!”她的成果啊!

    唐芯大叫一声,赶忙伸手去接,轻飘飘的纸张稳稳落入手中。

    “好险!”差点就要做白工了有木有?

    余光瞥见唐尧怒发冲冠的表情,小心肝狠狠一抖,慌忙拉开屉子,手臂一拦,一股脑把纸张塞了进去。

    心有余悸地擦擦冷汗,挂着笑说:“爹,您这边请。”

    得把他支远点,省得他再对她的心血伸出黑手。

    “不必了,”唐尧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对唐芯嬉皮笑脸的样子很是不快,却忍着没有发作,冷声道:“随我走。”

    “走?”唐芯吃了一惊,“去哪儿啊?”

    不会是想带她去冷面神跟前负荆请罪吧?

    脑中蓦地闪过这位便宜爹的种种事迹,愈发觉得很有可能。

    膝盖一软,咚地跪了下去,死命拽住唐尧的衣摆哀呼道:“爹~不要啊!”

    突如其来的狼嚎声,震得唐尧耳膜发麻,面上一愣,垂目往下看了看,额角诡异地抽动起来。

    “现在知道怕,晚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艾玛,这是要大义灭请的节奏!

    唐芯吓得眼泪瞬间飙射出来,哭哭啼啼的说:“女儿也不想啊!要不是宫里的人不给女儿活路,女儿至于放着好好的后妃不做,跑去御膳房做苦工吗?您不知道,那些人有多过分!就因为女儿不得宠,明里暗里奚落笑话女儿,还不给女儿饭吃!”

    说着,她抹了把泪,偷偷向小春挤眉弄眼。

    后者不由也想起了这段日子以来的悲催经历,触景伤情,跟着跪了下来,哽咽道:“老爷,您相信主子,她说的都是真的!”

    “为了不活活饿死在宫里,女儿只好去御膳房捡他们不要的剩菜剩饭回来,”她吸了下鼻子,泪流满面的控诉道,“女儿只是想自力更生,哪晓得,竟被人给发现了,女儿不想被人识破身份,更不想遭人笑话连累了家里,就想出了冒充火房帮厨的法子,女儿原意是想等蒙混过关以后,再不干这偷鸡摸狗的事儿。”

    她故意顿停了一下,打量着唐尧的神色,见他面露动容,心头暗暗一喜,语气变得愈发哀切:“可女儿万万没有想到,会阴错阳差被皇上钦点为御厨,每天都得到御前伺候,女儿不是不想脱身,而是做不到啊。”

    唐尧心如针刺,嘴唇紧抿着,久久不言。

    “女儿也明白纸永远包不住火,可景国的使臣就要来了,皇上钦点女儿准备国宴,皇上这么信任女儿,女儿怎么能叫他失望?女儿心里想着,办好了这件差事,再向皇上表明身份,陈清一切,皇上念着女儿有功,兴许会网开一面,饶过女儿,就算要降罪,也不会牵累了家里。”唐芯一本正经的忽悠着,神色真诚且可怜。

    见状,唐尧沉默了片刻,竟弯下腰亲手将她扶了起来,满怀欣慰的说:“你真的懂事了,知道为我和你娘着想。”

    被重拍着的肩膀,徒然变得沉重。

    唐芯惭愧的咬紧嘴唇,垂着头不敢看他。

    “你的顾念确有几分道理。”唐尧收回手,口吻比起刚才来缓和许多,“等差事办完,我随你一道去御前请罪,但愿皇上能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饶你一命。”

    “……”其实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去请罪来着,可是,听到这番话,还是好感动啊。

    没等唐芯说话,唐尧口风一转,道:“收拾一下,随我去慈宁宫。”

    “嘎?”慈宁宫?

    一刻钟后,若凌居后院的狗洞外。

    唐尧无语地瞧着从墙角那窄小的洞口里,轻车熟路爬出来的人儿。

    “你往日就是用这个法子,离开寝宫的?”钻狗洞?这哪是大家闺秀该干的事?

    “女儿这不是没有办法吗?”唐芯一边拍着身上的泥土,一边傻笑。

    唐尧无言以对,揉揉抽疼的脑门,率先转身。

    她加紧脚步追了上去,狗腿地笑道:“爹,一会儿如果遇到麻烦,您千万别忘了帮女儿解围啊。”

    唐尧横了她一眼:“你若没犯事,太后怎会刁难你?”

    “以防万一嘛。”太后突然召见她,绝对和齐妃脱不了干系,就算她身正不怕影子斜,也挡不住明枪暗箭,先打支预防针准没错。

    “多亏爹你专程前来告知女儿此事。”不然,太后找遍各处找不着御厨小唐,那事情就要闹大发了,“不过,爹是怎么知道宫里的事的?”

    “……偶然。”唐尧默了两秒才说,不愿承认,自己在出宫前撞见太后身边的嬷嬷在四处找寻她,便风风火火去了若凌居报信。

    “其实爹你一直有在关心女儿的动态对不对?”唐芯笑眯了眉眼,一副‘我早就看穿你’的表情。

    唐尧脸上一燥,虚咳了一下,沉声道:“见到太后,不得这般没脸没像,切莫失了礼数。”

    “女儿像是蠢货吗?”拜托,她可是很惜命的好不好?

    “何止是像。”天底下再难找出第二个如她这等胆大包天之人,“你再如此胡闹下去,早晚有一日,就连我也保不了你。”

    看似责备的话里,藏着的却是一个父亲难言的爱意。

    鼻尖微微一酸,如果不是本尊以前做了太多让他寒心的事,他又怎么会对本尊的处境置之不理?任由她在宫里缺衣少食?

    次奥!好想把本尊拖出来暴揍一顿!

    拳头愤然攥紧,两团愤怒的火焰在眼底燃烧着。

    唐尧面上掠过一丝不解,刚欲问问她怎么了,不想,却瞥见了正前方疾行而来的身影。

    “唐相?唐大人?”这是什么组合?

    沈濯香止步在数米外,狐疑地盯着并肩同行的二人

    唐尧有些尴尬,嘴唇动了动,竟是不知作何解释。

    “哟呵,今晚刮的是什么风,小的不仅偶遇了相爷,现在又遇见了王爷你。”唐芯笑呵呵开口,特地咬重了偶遇二字。

    沈濯香倒没怀疑,毕竟一个是朝廷重臣,一个是宫中内官,八竿子打不着一起,除了巧遇,似乎也没第二种解释了。

    “相爷这么晚还未回府?”他轻摇着手里的骨扇,与唐尧寒暄。

    唐尧老脸微红,狠狠瞪了眼身旁的罪魁祸首。

    若非这个不省心的女儿,他岂会陷入窘境?还要一反半生直率坦诚的作风,在王爷面前弄虚作假。

    唐芯摸摸鼻尖,挺身而出为他解释:“小的和相爷相见如故,路上聊得十分投机,相爷听说太后这么晚召见小的,又架不住小的苦苦哀求,就同意陪小的一起去慈宁宫向太后请安了。”

    “本王怎看不出,你身上有能入唐相眼的地儿呢?”沈濯香反问道,眼神里含着犀利的光芒。

    “那是你不懂欣赏。”没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摇动的骨扇蓦地停下。

    就连唐尧也被她突如其来的话惊住,拱手道:“香王,这奴才心直口快,说话虽鲁莽,但并无恶意。”

    “哈哈,”沈濯香仰头大笑,“他的性子,本王恐怕比唐相你更为了解。”

    骨扇一收,优雅地别入腰间,伸手把唐芯拽到身边来,接着又说:“就快到宫禁的时辰了,唐相还是快些出宫回府去,至于这奴才就交给本王吧。”

    “这!”唐尧有些不太放心。

    “太后召见她,为的是宫中内事,不论唐相出于何种原因,都不该插手。”沈濯香好心地提醒一句。

    闻言,唐尧只好摁下满心的担忧,在唐芯不舍的目光下,行礼告退。

    临走前,他略带迟疑地吐出句话来:“唐大人就拜托王爷多加照看了。”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