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56章 第56章 它可以再
    殿中的李德一脸受不了地捂住耳朵:“这小子,疯了吗?”

    有事没事鬼吼鬼叫什么?

    定眼往殿外一看,顿时惊了!

    只见装盛御膳的食盒打翻在了地上,里头摆放的金色圆盘全都摔了出来,数道美味佳肴混杂在一起,失去了最初的精美,宛如一地垃圾,不堪入目。

    而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天子膝下静止不动的龙袍衣摆,在摆子上,几滴还未完全浸透进去的油渍清晰可见。

    ‘嘶’

    李德倒抽了一口凉气,怪不得小唐会大呼小叫,敢情是知道即将要大祸临头了!

    他刚这么一想,就听见某女鬼哭狼嚎的声音:“我的菜!”

    额角猛地抖动几下,菜?她就快没命了,还关心这一地的菜!?

    李德见鬼似的看向唐芯,颇有种冲动想把这人的脑袋撬开,仔细瞧瞧里边装的到底是些什么。

    唐芯泪流满面地蹲在地上,拾起筷子端起圆盘,就要去夹。

    “已经脏了。”手腕被人凌空擒住,头顶上飘落下明显不愉的嗓音。

    “还能再抢救一下。”底下那层脏了,上边的却是干净的,能继续吃!退一万步说,即便全都弄脏,人吃不了,御膳房里养的活禽也能饱饱口服,吃肥了长胖了,宰了当食材!就算它们吃不了这么多,可以拿去做肥料。

    一个无限循环的生物链,在唐芯的脑海中显露出来,手腕一动,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硬生生从沈濯日的掌心里挣脱出去,专心致志收拾着地上的狼藉。

    剑眉微紧,透着些许不悦,却又在见到她心无旁骛的专注模样后,松开了。

    薄唇微启:“李德。”

    愣神半天的李德忙不迭踏出寝宫,拽住唐芯的胳膊,把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唐大人,你去旁边歇着吧,”没给唐芯开口的机会,扬长脖子往台阶下唤了声。

    立马有小太监从院子外跑了进来,麻利地收拾起饭菜。

    “你们小心点,别把它们碰脏了,哎呀!脏的和脏的搁到一起,荤素要分开啊,”唐芯看得一阵肉痛,拜托!清淡的美食怎么能和甜辣的放一堆?一脸肉痛的推开太监,“边儿去,我自己来。”

    这些人,都不拿剩菜当粮食!不造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么?

    李德一肚子怨气,帮他的忙,他还这么多废话,真真是不识好歹!

    本想向皇上抱怨几句,上上眼药,一抬头,竟见天子面露无奈且纵容的笑,话到了嘴边,咕噜一下吞回了肚子。

    好不容易捡拾完毕,唐芯如释重负的笑了,拎起食盒,就想把东西带去御膳房。

    上扬的弧线骤然抚平,她要走?

    眼眸一转,看向身旁的李德。

    后者顶着满脑门的黑线,不甘不愿的唤道:“唐大人。”

    又咋滴了?别看她正忙着带食物回去加工么?

    唐芯黑着脸转过头。

    “您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啊?”李德咬牙问道。

    充满暗示的话语,如一道惊雷从头而降。

    瞥了瞥看不出喜怒,但存在感极强的天子,一滴冷汗无声滴落。

    艾玛!她居然把正事忘了。

    干笑一声,道:“没忘没忘。”

    “哦?”沈濯日懒懒睨了她一眼,“那你且说说,都想起了些什么。”

    好在唐芯早有准备,把食盒挎在肘间,小心翼翼地靠近天子,低声说:“您曾说,我是乾清宫的奴才,是您的人,您会护着我。”

    声线小如蚊鸣,面上浮现了几分懊恼与惭愧。

    要是没有李公公的提醒,她哪会记起这话?

    在殿中时,他之所以会翻脸,正是因为她说害怕,而她的害怕,恰巧泄露了不够相信他的事实!

    因为不信他会护着她,她才会担心告知他实情以后,他会秉公处理,或是将她交给齐妃处置。

    “你未曾记在心里。”沈濯日一针见血地说道,话分外直白,犹如一把利剑,不仅伤人,也伤己。

    唐芯无言以对,低垂着脑袋,避开他太过锋利的眼神。

    她的反映已是一种回答。

    沈濯日说不出此时究竟是何种心情,有些莫名的堵,还有几分烦乱、恼怒。

    沉重且危险的呼吸声,近在咫尺,唐芯很清楚,要想成功过关,她就该马上认错,再趁机表示忠心,向他承诺绝不再犯。

    但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更不想骗他!

    他信任她,可她如果连坦白承认,对他不够信任的勇气也没有,未免太渣了一点!

    时光仿佛在这一瞬停止了流动,两人沉默地对持着,那看似平静的氛围,却又凝重得叫人不安。

    李德急得在一旁不断挤眉弄眼,拼命向唐芯递眼色。

    主子爷不高兴,她还不快点儿俯首请罪?这时候倔个鬼啊!

    唐芯固执地没有出声,更是把李德忽略得彻底。

    良久,耳畔传来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

    “罢了。”

    她此时不信又如何?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慢慢让她信服。

    势在必得的暗芒,在眼底一闪而逝。

    唐芯忽地感到一阵背脊发凉,偷偷抬起眼睛去看他,却又没能看出个所以然。

    “你留下的尾巴,朕已替你清理干净了,今夜不用你在此伺候,跪安吧。”说完,在唐芯迷茫不解的目光下,转身回到殿内。

    张了张口,想问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沈濯日没给她出声的机会,左臂一扬,内力化作劲风,砰地带上了殿门,重回主位就坐,轻唤了声:“修容。”

    “属下在。”修容从房梁上跃下,静候差遣。

    “护送她回去,记住,路上稍微提点几句,点到即止。”他可从来都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大善人啊。

    薄唇微扬,笑容里满是算计。

    磨磨蹭蹭离开乾清宫,唐芯仍在琢磨沈濯日抛下的那句,百思不得其解。

    “唐大人。”修容施展轻功追了上来,“主子命属下送你返回御膳房。”

    “不用啦,”唐芯刚想拒绝,忽然又想到她是冷面神身边的得力助手,说不定能泄露些口风,让她弄明白个中玄机,旋即,便改口答应了。

    路上,她状似不经意的开口询问。

    修容面露迟疑,一副想说,又不知该不该说的表情。

    “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我发誓,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唐芯竖起三个手指,一本正经地说。

    见状,修容的态度松动了不少,勉为其难告诉了她:“主子得知你的计划后,担心张御厨会出卖你,便差属下去了趟御膳房,警告张御厨不得向任何人透露白日的膳食,是从你这儿学来的。”

    唐芯‘O’的张大嘴,瞠目结舌地看着她:“你,你是说……”

    冷面神在帮她善后?这怎么可能!

    她不想信,可修容态度笃定,言辞凿凿,根本不像是在说谎,而她更没有理由,编造谎言戏弄她。

    “不仅如此,”趁她还未完全笑话掉这一重磅消息时,修容接着又扔了颗鱼雷,“主子为让齐妃不计较唐大人挑衅之举,特命修慈前去朗月殿,鼓吹唐大人在御前受罚,被主子罚于乾清宫外久跪,相信齐妃得知这一消息,便会歇了报复之心,不会再为白日的事,处处针对唐大人。”

    唐芯惊得下巴几乎快要脱臼,脑中思绪大乱,愣了老大半天,才干巴巴挤出句话:“为什么?”

    修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直把唐芯盯得心虚晃神,才说:“自是为了保护你。”

    如此显而易见的用意,她是真不懂,还是装作看不明白?

    “主子从不会妄言,今夜这席话,属下本不该说,且按主子的意思,也是不想唐大人知道的,但属下不愿主子的苦心白费,方才实言相告。”修容后来说了什么,唐芯一个字也没听清。

    他在保护她……

    没有把她移交法办,更没有在知道实情之后,装聋作哑,反而在暗中替她处理善后。

    心蓦地一揪,像是被人大力捏了一把。

    酸喜交加的情绪,一股脑涌上眼眶。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不仅防备他,怀疑他,还表现得那么明显!唐芯羞愧得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吸吸鼻子,扭头看了眼静静矗立在夜幕下的庄严寝宫。

    不行!她必须得去道歉!

    她立马调头回去,却在入院时,撞见了李德。

    “见皇上?”听说她的来意,李德当即皱紧了眉头,“白日宫中出了乱子,皇上抛下政务,搭理这些个琐事,如今总算安生下来,正忙着批阅奏折,哪有时间见你?”

    这话如一盆凉水,浇得唐芯的心哇凉哇凉的,她不甘心地看了看灯火通明的大殿,刚想求求李德。

    就听他说:“折子堆积如山,且每一本都需皇上亲自翻阅,若再见你,皇上今夜还要不要睡了?”

    急切的心情骤然消失,耸搭下脑袋,有气无力的说:“那我明天再来吧。”

    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没走多远,唐芯忽然停了脚,回身盯着那座殿宇,似透过那朦胧的烛光,看见了天子埋首案前,强忍疲惫处理政务的身影。

    浓浓的负罪感霎时袭上心窝,压得她心口闷闷的。

    修容谨遵圣命,将唐芯安然无恙送入御膳房后,便想回去复命。

    “你先别走!”麻溜地搁下食盒,卷起袖口风风火火跑进了厨房。

    没过多久,袅袅炊烟从烟囱内冒了出来,宛如一团团散开的白云,悄然融入夜色。

    一刻钟后,修容飞身窜入宫殿,将手里的托盘搁到案几上,说:“这是唐大人为主子做的阳春面,您趁热吃吧。”

    白雾般的热气肆意亲吻着沈濯日精湛俊朗的面庞,仿似春阳,暖化了他的心尖。

    手指轻轻一弹,朱笔化作一道优雅的抛物线,准确无误掉进了旁侧的笔筒里。

    “主子,”待天子不紧不慢拾起金筷,修容这才吞吞吐吐地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属下已提点过唐大人,她得知主子的所作所为,十分后悔,想来此向主子致歉,您为何反倒避而不见?”

    金筷顿了顿,一丝不明的情绪划过眼眸。

    “属下失言,请主子降罪。”修容跪地请罪,身为隐卫,她怎可打探主子的心思?

    “无妨。”沈濯日不曾责怪她,挥手叫起,口中答道,“朕的金口玉言,她也能忘在脑后,当罚。”

    所以主子是故意想惩罚唐鑫,让她怀揣着内疚、自责之心度夜,才会不见她的?

    修容顿时囧了,曾经慧心巧思,运筹帷幄的主子,究竟是几时变得这么幼稚了?

    沈濯日浑然不知她内心里的真实想法,眼睑幽幽垂下,盯着碗中漂浮着绿油葱花的汤水,有些出神。

    或许还因为他今日看够了那丫头哭泣的模样吧。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