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57章 第57章 遗落的红
    唐芯恹哒哒回到寝宫,随手将宵夜搁到桌上,一路飘着进了内殿。

    “主子,”等了一整日的小春尾随进来,从衣襟内取出一封落了火漆的密信,递了过去。

    哎,她真不是个人!瞧瞧她今儿都干了些什么糊涂事!

    妈蛋!简直渣得不能渣!

    “主子?”举信举了半天的小春,疑惑的唤道。

    见她仍在走神,试探性地伸出爪子挥了挥。

    “干嘛?”没看她在自我反省吗?

    “奴婢只是想把信给您。”小春可怜巴巴的说,特地把信函竖在唐芯眼前,以示她没有说谎。

    “这是打哪儿来的?”丞相府送的家书么?

    唐芯勉强打起了丝精神,刚把信接过,还没撕开看呢,就听小春说,“是擎王送来的。”

    卧槽!是情书!

    慌忙将信函扔到地上,还特嫌弃的用脚踢远:“拿走,少污染我纯纯的眼睛。”

    小春把信捡了回来,在唐芯带着几分恼火的目光下,开口解释:“可是擎王说,如果您不看,后果自负。”

    回想起擎王当时阴恻恻的表情,小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您还是看看吧,说不定真有什么要紧事呢?”

    “就他?”唐芯极其不屑地瘪瘪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还能有什么好事不成?不看!”

    小春又劝了几句,甚至把擎王下午到来时的一言一行描绘给她听,着重说了说他那副危险的口吻。

    唐芯沉吟片刻,才将信扯开来看。

    直至她看完,她才知道,什么叫后悔!

    瞧瞧,这上边写的都是些啥玩意。

    不仅约她明晚御花园私会,还威胁她,如果不去就要把她遗落在擎王府的红肚兜,挂上城头,供天下人欣赏?

    ‘刷刷’

    信函变作一地碎纸。

    “他也算个男人?”拳头咯咯握紧,特想亲吻上某渣的脸庞,揍得他爹妈都不认识!

    “都是奴婢的错,”小春红了眼眶,心里满是懊恼,“早知道擎王他会送这样一封信来,奴婢当时就该把他赶走,那样子,就不会让主子陷入两难的境地了。”

    “关你什么事?”唐芯没好气地说道,见她哭得眼泪汪汪,忙缓了缓语气,安慰道,“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他就是只恶心的苍蝇,赶走了一次,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别问她为嘛这么清楚,那渣渣的属性她早就看透了!

    苍蝇?

    小春脑海中不期然出现了一只顶着擎王脸的苍蝇形象,当即破涕为笑。

    “那主子会去吗?”笑后,她的心思重新转到正事上。

    “这个问题,是个好问题。”她是去呢,还是不去呢?私心来讲,她宁肯去朗月殿和齐妃争锋相对,也不想面对沈濯擎这只渣货!可她若是不去,那厮真有可能干得出信上说的猥琐事来。

    等等!

    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闪过脑海。

    她激动地抓起小春的手腕,满目希翼地盯着她,问:“进宫前,我的贴身衣物都是你在打理对不对?”

    也许她压根就没有一件红色的肚兜,更没遗落在见鬼的擎王府,而是渣男故意这么说,想要匡她!

    很快,这抹希望的曙光被绝望取代。

    “主子年前,曾经出府过一回,奴婢记得是去年年末,梅花刚开的时节,那回,主子撇下奴婢,一个人出府去了,回来时,主子就吩咐奴婢烧水沐浴……”说到这儿,小春不禁有些面红,像是想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场景。

    唐芯只觉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稳了稳情绪,黑着脸问:“然后呢?”

    不要卡在这么关键的地方啊!

    小春缩了缩脑袋,有些害怕,在她的催促下,硬着头皮说:“奴婢伺候主子更衣后,发现主子当日更换的新肚兜不见了,奴婢有问过主子,可您却没告诉奴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还命奴婢不许声张。”

    正因此事太过离奇,且关乎到主子的清誉,过了这么久,她仍记得清清楚楚。

    唐芯一头栽倒在木床上,掩面泪奔。

    她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才撞上这么脑残的本尊!造什么叫不以成亲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么?尼玛!被人上下齐手,还傻逼兮兮留下证物!这不是坑爹么?

    “主子……”小春忧心忡忡的唤道,瞧着唐芯那张生无可恋的脸,真怕她会一时想不开,做出些傻事来。

    “憋说话,让我静静。”她需要时间缓冲。

    翌日早朝开始前,边关八百里加急文书送抵御前,景国使臣已入国境,十日内,便可抵达皇都。

    “传朕旨意,命香王于三日后,率队相迎,筹备事务全权交由礼部负责。”沈濯日雷厉风行的颁布圣谕。

    即刻有小太监出宫传旨。

    他合上文书,随手递给李德,而后,目光在墙边列队排开的宫人身上转了一圈,剑眉几不可查地蹙了蹙。

    那丫头为何不在?

    莫不是自觉有愧,没脸来此见他?

    正当沈濯日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抹熟悉的身影便从殿门外慢吞吞飘了进来。

    深幽的目光轻扫过她泛青的眼袋,心头染上一丝不愉。

    “着令太医院备些安神药送来。”

    李德愣了一下,又敲了敲神情憔悴的唐芯,顿时了然,领命后,躬身退出寝宫。

    “喝过药,回去歇着,今日用不着你伺候。”说完,他先行走向长桌,立有宫人上前来,为他搬开椅子。

    “我精神倍儿好,犯不着喝药,更不用回去。”回去干嘛?等着和某人私会么?

    想到昨晚那封害她失眠的信,唐芯甚至生出想亲手撕了沈濯擎的冲动。

    谁得罪她了?

    沈濯日略感奇怪,她难道不是为了昨夜的听闻深感歉意,从而一夜难眠么?眼下,怎会是一副和谁有深仇大恨的表情?

    默默在心底给沈濯擎扎了几个小人,唐芯才觉心情好了一丁点。

    一抬头,恰巧撞见某人满是狐疑的眼神。

    心头咯噔一下,泛起些许恐慌。

    “你在怕朕?”沈濯日冷下脸来,身上散发出的威严气势,吓得殿中的宫人个个面色惨白。

    唐芯呆了呆,慌忙摇头:“没有!”

    “哦?”语气十足的不信。

    见此,唐芯咽了下口水,她要不要趁现在向冷面神表明身份,寻求庇护?有他出面,沈濯擎即便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再来招惹她。

    心尖微微一动,刚想说话,脑中突然闪过他满脸憎恶的样子,微张的嘴唇蓦地合拢。

    还是别吧,冷面神对她好,处处护着她,是因为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以他对本尊的嫌恶,还有本尊那一摊子烂事,晓得了真相,绝壁会和她翻脸!

    一想到从今往后,他再不会对自己好言好语,唐芯就觉心口闷得慌。

    甩甩头,将这要不得的想法抛诸脑后。

    垂目道:“我是在生自己的气。”

    闻言,沈濯日面上掠过一丝恍然大悟的笑意。

    手指轻抬,凝神屏气的宫人如蒙大赦,飞奔着退离寝宫。

    他勾了勾手指,唇际扯开一抹天地失色的浅笑,温声道:“过来。”

    心头一荡,艾玛!笑得好勾人!

    她忙低下脑袋,紧盯自己的脚尖,可那惊目一瞥的笑脸,却阴魂不散的在她眼前晃悠,晃得她心如鹿撞。

    “你想抗旨?”语气多了丝丝危险。

    她真不敢。

    唐芯磨磨蹭蹭地挪到桌边,余光偷偷往他那方瞄去,却又在见到他时,咻地收回。

    “坐。”沈濯日忍着笑,指了指身旁的席位。

    “我还是站着吧。”她瓮声回道。

    她今日果然古怪!

    是昨晚的后遗症么?

    想及此,沈濯日既有些好笑,又觉无奈。

    他仅是想让她长长记性,学会倚赖他,信任他,而不是怕他,躲他。

    眉梢一挑,好整以暇的目光投落在她略显紧张的脸庞上。

    “今日御膳房备了新的菜式,你想站着品尝?”

    “新菜式?”唐芯果真上钩,双眼晶亮,眼里满是好奇与期待。

    就知道这招对她有用。

    沈濯日微微颔首:“朕从无一边瞻仰他人英姿,一边用膳的习惯。”

    言下之意是,要么她坐下来一起吃,要么别吃。

    唐芯的答案显而易见,妥妥是前者。

    待她坐好,沈濯日才唤宫人送膳。

    八道不重样的早膳一一端上长桌,见唐芯坐在下首,与天子同席,宫人们已然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皇上为了他,可是连齐妃都能处置,同席用膳算得了什么?再说咯,以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自打送膳的宫人进殿,唐芯的眼睛就没从她们手上挪开过一秒,望眼欲穿地盯着托盘上的银盖,急得在心里直挠墙。

    快揭盖啊!等啥呢!

    沈濯日悄然弯了弯唇角,还是这样的她更为顺眼。

    “布菜。”

    宫人挨个开启银盖,露出了菜品的真容。

    ‘吱溜’

    某人吸了下险些漫出来的口水,率先端起瓷碗,抓起筷子往盘子里伸。

    钟有权暗暗皱了下眉,他要不要提醒一下唐大人,皇上还在这儿呢?

    目光往主位一看,竟见天子笑容宠溺地凝视着唐鑫,哪有被忽略的恼怒?立即就打消了念头,并且,将唐鑫列为了需要结交、拉拢的头号人物。

    两个晶莹剔透的水晶包一左一右塞进腮帮,轻轻一咬,里边儿包裹的豆沙顿时喷了出来。

    “唔,”舌尖不小心烫了一下,红豆沙细腻的汁水趁机溢满口腔,又暖又甜,却不会让人觉得发腻,如囫囵吞枣将汤圆吞到腹中,同时发出声舒爽的轻叹:“好爽!”

    意犹未尽地砸吧几下嘴唇,又伸手夹了一个,津津有味地咀嚼着。

    什么赴约,什么红肚兜,这会儿全成了天边的浮云,被她抛在了九霄云外。

    “皇上,”钟有权悄无声息走到帝王身边,唐大人能把皇上冷落了,可他却不行,捏着筷子,无声询问帝王想吃哪一道菜。

    古井无波的黑眸,睨过某人被果酱晕染得发亮的小嘴。

    指腹抚过唇瓣,手指一点,选中的正是那道水晶包。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