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59章 第59章 朕手滑
    尾随帝王来到乾清宫,刚进殿,就见钟有权神情无措的在内殿的珠帘旁来回踱步,顿时笑了:“钟公公,你快别晃了,本王瞧着头疼,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出来本王替你拿个主意如何?”

    沈濯日毫不理会身后调侃宫人的弟弟,向钟有权递了个眼色,后者指了指内殿,低声道:“大人就在那儿。”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垂落的晶莹珠帘后,正枕着胳膊,托着腮帮半趴在案几上打瞌睡的,可不就是唐芯么?

    静止不动的长睫下,双眸微阖,诱人的红唇轻轻张开,发出极浅极轻的鼾声。

    她竟在乾清宫里睡着了?

    神情一怔,心头泛起一丝哭笑不得的无奈。

    脚下的步伐无意识放轻许多,悄声挪步到桌边,静静欣赏着她酣睡如香猪的样子。

    “天!”紧跟着进来的李德,当即惊呼出声,“这个小唐,真真是胆大妄……”为。

    余下的一个字,在天子冷意森森的目光下卡在了嗓子眼,合上嘴巴,规规矩矩退到角落。

    “取件毯子过来。”沈濯日一边弯身抽走唐芯右手中捏着的毛笔,一边吩咐,就像是顾忌着什么一般,嗓音压得极低。

    钟有权悄悄抹了把额上的冷汗,有些后怕,也有几分庆幸。

    早在圣驾回归前,他就发现说着要整理内务的某人,不仅失言,而且还想菜谱想得睡着,那时,他也有动过把人叫醒的念头,旋即又想到皇上对唐大人的关心,便大着胆子赌了一把。

    还好,他赌赢了!

    从柜子里取出件干整的貂毛绒毯,刚想为唐鑫披上,却在半道,被人抢走了。

    “皇兄?”瞥见天子出格的举动,沈濯香神情一凝,惊疑不定地唤道。

    绒毯小心地搭上唐芯的身子,毯子有些宽大,几乎将她整个人包裹在了里边,只露出纤细的脖颈,以及那时不时朝下点动的脑袋。

    忙完手上的事,半弯的腰身无声挺直,正欲出殿,哪想到,龙袍的宽袖竟在转身时,不小心拂过唐芯的面颊。

    “唔!”一声含糊不清的嘤咛,在鸦雀无声的殿中响起。

    天子动作微顿,殿内的几人亦屏住呼吸,向案边的某人行注目礼。

    唐芯揉了揉鼻子,嘴唇砸吧几下,竟又睡了过去。

    见状,沈濯日轻松了口气,这才放心的离开内殿。

    “明日你便可动身启程,朕已命骁骑营待命,随时可与你一道出发。”外殿,天子优雅稳坐于上首,安排着迎接景国使臣的事宜。

    沈濯香应了一声,目光仍停留在内殿处,有些心不在焉。

    “没别的事,你就跪安吧。”沈濯日不悦地下了逐客令。

    “啊?”沈濯香愣了愣,堪堪回神,便撞见帝王不愉的脸色,眸光一闪,拍着衣摆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得,臣弟这就告退,顺便把唐公公叫上一起,臣弟还想向她打听一下,那日他说的药膳是怎么做的,等回府后,传授给厨子,日日做给臣弟享用。”

    说着,他抬步往内殿走去。

    乾清宫乃是帝王的寝宫,历朝历代,莫说是下人,就连后妃、幼年的皇子,也从未在此入睡过,此等先河绝不能开,否则,必将影响帝王的声誉。

    “不必。”言简意赅的二字,却让沈濯香脚下的步伐霎时顿住。

    转过身,诧异地看着天子。

    薄唇微抿,淡淡的解释道:“国宴在即,菜式名单耽误不得,今日内,就得列出。”

    “唐大人已经睡下,如何能潜心钻研菜谱?”真当他傻么?沈濯香打从心底不信。

    “待他醒来,便要将继续完善菜式,至于你要的药膳,等他得空,朕命他写张单子再转交于你不迟。”沈濯日似没看见他怀疑的眼神,自顾自说道,且态度异常强硬,不容沈濯香置嚼。

    沈濯香凝眸望着貌似如常的帝王,良久后,终是笑了,妥协道:“万事当以国事为重,至于药膳嘛,也不急着这一时半刻。”

    敷衍地行了个礼,退出乾清宫,刚出院子,忽地停步回身,眺望着身后那座庄严殿宇。

    “皇兄……”您当真明白自个儿在做什么吗?

    一抹凝重染上眉宇,倘若今日之事传出去,那小子怕是要背上惑乱宫闱,蛊迷军心的罪名啊。

    夜渐渐深了,此起彼伏的蝉鸣合着徐徐风声,从乾清宫外飘荡进来。

    “皇上,该传膳了。”李德躬着身子站在龙案旁,提醒道。

    在折子上落下最后一笔,沈濯日方才停笔,将批阅完的奏折搁到堆积如山的折子顶部,微微颔首,算是允了。

    “那唐大人?”那厮已经睡了足足一天,到这会儿仍不见醒,总不能让他继续睡在里头吧?

    李德没好气的腹诽道,若非主子爷在此,他定会冲进去,将人打醒,好好教教那人,为何宫规,为何主仆!

    沈濯日瞧了瞧珠帘内若隐若现的身影,唇际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线:“她会醒的。”

    十二道玲琅满目的美食摆上长桌,银盖一揭,肉眼能见着的白色雾气腾空升起,香味交织着在殿中漫开,穿过珠帘飘入内殿。

    某人鼻子一动,好似蒙受到天神的召唤,瞬间睁开了眼。

    吃的……

    沿着香气飘来的方向一路追了出来,哐当一声,扑到了桌上。

    正在摆放碗筷的李德,吓得双手一抖,手里的黄金龙纹碗差点掉到地上去,好在他眼疾手快伸手一捞,才避免了一场祸事,饶是如此,他仍惊出一身冷汗。

    想他七岁进宫,侍奉主子爷十多年,几时在这等小事上出过纰漏?

    喷火的双眸立时瞪向罪魁祸首,却见某人半个身子趴在桌上,正养着脖子一个劲嗅着盘中的佳肴。

    青筋欢快地蹦达数下,唇瓣哆嗦着,想出声呵斥。

    一道凌厉的眼神从上首落下。

    李德一抬头,便见天子冲他摇头,无声劝阻他的举动。

    暗暗冷哼了声,不情愿地把话咽进了肚子。

    沈濯日慵懒靠在椅中,默默凝望唐芯,眼神里带着几许玩味,几许纵容。

    在每盘菜上嗅了几次,某人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李德绷紧的神经为之一松,就在他以为唐鑫不会再做出任何失礼的举措时,又见到她的爪子在桌上摸来探去,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

    这小子,该不会是想用手去抓御膳吧?

    没等他从惊愣中回神,手中的筷子忽然被人抽走。

    皇上?

    李德呼吸一滞,然而,让他更不敢相信的事就发生在下一秒!

    只见天子优哉游哉起身,踱步到唐鑫身旁,亲手将金筷塞进她的掌心。

    老天爷!皇上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吗?那可是帝王独有的金纹筷啊!

    身体左右摇晃着,特想就此晕死过去。

    沈濯日压根没在意旁人的心绪,染笑的寒眸里倒影着的,唯有唐芯一人的倩影。

    他知,她并未真的醒来,而是处于似醒非醒的状态,全凭本能和直觉在行动,然,偏生是这样的她,竟比平日更为可爱。

    眸底漫过一丝极淡的宠溺,食指托住下颚,继续观赏着她下一步的动作。

    拿到工具,唐芯抓起桌布用力擦了擦筷子,然后手臂一伸,仿若清醒人一般,精准无误的刺入了桌上那盘清蒸鲢鱼之中,纤细的筷子剜下鱼肉,合着溅满酱汁的鱼皮一并放进嘴中,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绝妙味道,充斥在味蕾间。

    只一口,混杂在酱料里的八种食材,清晰无比的浮现在唐芯的脑中。

    听着那一个接一个往外蹦的食材名字,沈濯日有些微愣。

    出众的味觉么……

    眼睑缓缓垂下,眸中凝聚的暖意骤然褪去,化作了浓郁的黑。

    “哈哈,”一道阴鸷且刺耳的笑声,忽地从殿外传来。

    外露的情绪一扫而空,容颜一冷,不怒而威的凛然气势蓦然散发,定眼望向殿门,道:“擎王。”

    着一席武将银甲的沈濯擎端着笑,威风凛凛迈过门槛。

    在瞧见桌边背对他的熟悉身影时,黑眸里极快掠过一道阴霾。

    “皇兄这儿挺热闹啊,”他笑着开口,“不知这位是?”

    某人双耳不闻窗外事,继续和桌上的美食奋战。

    而沈濯日亦没出声,漠然站在旁侧,作壁上观。

    沈濯擎讨了个没趣,神态间已见几分恼色。

    “乾清宫几时有了这么个不长眼的宫人?皇兄和本王在此,竟还敢动筷?”

    回应他的,仍是沉默。

    强撑的笑脸寸寸龟裂,眼底浮现出几分杀机:“本王在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炒老了。”唐芯咽下了嘴里略显生硬的鸡肉,筷子一转,就要往下一盘菜伸去。

    故意的!这人绝对是故意给他没脸!

    沈濯擎铁青着脸,胸脯重重起伏几下,大步走到桌边,五指凌空一抓。

    ‘啪’

    面上泛起一丝惊诧,眼睛一转,扫过腕上那只重得像是要捏断他腕骨的手,而后,目光顺着手臂朝上移动,落在那张惊若天人的冷峻容颜上。

    “皇兄,”语气透着些许咬牙切齿的意味,“你这是何意?”

    “一时手滑。”沈濯日面不改色的说道,可手上的力度却徒然加重,隐隐能听见沈濯擎腕骨处传出的轻颤声。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