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64章 第64章 病中
    “朕自有朕的理由。”

    此话一出,修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垂目道:“是属下逾越了。”

    沈濯日并未计较,举步迈上石阶,边行边说:“撤去若凌居外的禁军,近日若相府之人递牌进宫,无需阻挠,另,国宴在即,蓉妃身染风寒,朕特许其留于寝宫养病,不必出席。”

    密谋私会的机会,他亲自给了,就是不知那位好弟弟是否能抓住契机,将这枚弃子重新握到手里。

    唇瓣缓缓上扬,似在期待着一场好戏。

    唐芯这一病足足养了两天,才勉强恢复了些力气,病刚有所好转,她立马换上太监服,亲自把菜单交到孙老手里,又推说身体不适,将购买食材的重任全权交托给他,还委托他将菜谱呈给皇上过目。

    孙老见她面露病容,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下来。

    “哦?他病了?”沈濯日停下御笔,好整以暇地睨着下首带徒请罪的老人。

    目光古井无波,却又带着一股无形的压力,令孙老有些背脊发寒:“是。”

    语毕,他又担心天子不信,结结巴巴地解释:“打从行猎归来,小唐的身子骨就没好利索,一直带病上岗,不敢有丝毫懈怠,奴才见他近日神色有异,时不时还会咳嗽,就擅自做主允他告假。”

    这话沈濯日哪会轻信?那丫头前两日仍生龙活虎的在他跟前晃悠,只一眨眼的功夫就病到不能来御前伺候?

    呵,恐怕不是抱恙,而是得了心病吧。

    眼前不期然闪过那天夜里,某人恼羞成怒的模样,心潮忽然泛起了一丝波澜。

    上方的寂静,让孙老愈发忐忑,就在他着急火燎地苦思着开脱之词时,耳畔突地传入一道天籁之音。

    “既然病了,就让他好生养着吧。”

    孙老这才放下心来,叩头谢恩后,便退出了殿门,只是心里头对自家徒弟得宠的事实,又有了新的认知。

    在御前侍奉的奴才,莫说仅是偶染小病,就是重病在塌,下不了床,没有帝王的恩准,也绝不能私自告假休息。

    而皇上却不曾斥责小唐先斩后奏的举措,反而开恩亲允,这份殊荣整个皇宫能有几人享受得到?

    御书房发生的事儿,唐芯一概不知,这会儿,她正美滋滋躺在床榻上,品尝着便宜爹差人从宫外送来的鸡汤。

    “做病人真好啊。”早晓得生一回病就能换来各种福利,她绝壁会连泡几天凉水好么?

    “主子,您说的这叫什么话?”小春不敢苟同,虎着脸瞪她。

    唐芯赶忙赔笑脸:“我就是随口说说,别这么较真嘛。”

    “随便说也不行,您这一病,不止奴婢,就连相爷、夫人,还有皇上都跟着为您担心,好在菩萨保佑,您可算是好了几分,不然,奴婢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想到那日主子昏睡不醒的样子,小春忍不住红了眼眶,“都怪奴婢,没在您出去前为您多添上件衣物,才害得您发热不退。”

    “切,我哪是吹风吹病的,”明明是被渣男吓病的,想起沈濯擎,唐芯就跟晒恹的小黄花似的,耸搭下了脑袋:“哎。”

    “好好的,您叹什么气啊?”小春抹了下眼角的泪花,满脸忧心地问道。

    “说了你也不懂。”她满腹的心事,哪能向外人道?

    唐芯郁闷地揉了把脸,脸上铺着的浓烟妆容,顿时变成了混杂的五彩色。

    “做奴才的不懂,不若说与朕听,如何?”

    一道喑哑性感的声线冷不防从珠帘外飘来。

    雨幕般的帘子,被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拨开,着一件墨色锦缎的帝王,如闲庭信步,悠然步入内殿。

    小春霎时间从床沿蹦了起来,惊慌失措地行了个礼,又在帝王的眼神暗示下,识趣地退到帘外,离去时,不忘向靠在床头的唐芯,偷偷做了个捏拳打气的动作。

    “……”别丢下她一个人啊喂!

    唐芯在心底无声呼唤,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小春一步步离开她的世界。

    次奥!这货太不讲义气了!

    她气呼呼瞪着仍在晃动的帘子,可余光却不受控制地转向孤身玉立在内殿中央,那张花木圆桌旁的帝王,直直撞入了那双会扰乱她思绪的黑眸里。

    视线蓦然收回,心底腾升起来的,是做贼般的心虚,还有一丝紧张与局促。

    沈濯日似没发现她在偷窥,衣摆一掀,极其优雅的在木凳上落座,大手伸向桌上的茶盏,为自个儿斟了杯参茶。

    从唐芯抱病后,若凌居的饮食起居就有了质的飞跃,往常克扣的用度全都补了回来。

    眼睑幽幽垂下,执起茶盏缓缓送至唇边。

    “皇上~”唐芯操着一口甜得发腻的口吻,出声唤道。

    黑沉的眸微微一转,看不出任何情绪。

    唐芯的小心肝跟着抖了抖,堆着笑,问:“您今日来是为了?”

    “探病。”回答分外利落。

    “额!”完全不造怎么接有木有?“臣妾的病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真心用不着他每天准时准点来这儿报道啊!

    唐芯特想把实话说出来,可她又没这胆子。

    “你不愿见朕?”眼神带着洞悉世事的穿透力。

    唐芯急忙摇头,她只是不懂,他的态度为什么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明明很讨厌她的,不是吗?

    忆起他憎恶的样子,心就像被针刺了一下,又酸又疼。

    她一定是记着渣男的提议,又念着冷面神待自己的好,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唐芯如是想到,将心头那些个道不明的诡异滋味通通归咎为负罪感与内疚感。

    “你声称忘记过往,朕愿信你一回,今后,只要你安分守己,便是看在你爹的份儿上,朕也会礼遇三分。”不知几时沈濯日已走到床边,长身挺立在唐芯身畔,不足几寸之处,浓郁的香气含着男子独有的冷冽、阳刚之气,铺天盖地的向她席卷而来。

    唐芯又惊又喜:“你说的是真的?”

    “自然。”沈濯日答得斩钉截铁,神色一如往常那般平淡镇定,这副作态,倒是让唐芯信了七分。

    嘴角一咧,露出了两排闪得发亮的白牙,可配搭上她那张五颜六色的脸,可谓是不堪入目!

    沈濯日悄然挪开视线,而正处于激动中的某人自然没有看到,在他偏头的刹那,眉宇间一闪而逝的冷嘲。

    “那个……”半响后,唐芯迟疑着再度开口。

    冷眸重新投回她的面上,静等后言。

    “皇上能不计前嫌,给臣妾改过自新的机会,臣妾真的好高兴,好感动,”说着,她不忘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只是,臣妾能知道让您回心转意的原因吗?”

    “原因?”一抹不易察觉的冷芒隐过眼眸。

    “嗯嗯,”某人点头如啄米,又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臣妾在宫里不招皇上待见又不是一天两天,您突然对臣妾改观,总是事出有因啊,弄不清个中的来龙去脉,臣妾心里总有点不踏实。”

    她实诚的询问反倒超乎了沈濯日的意外,眼眸轻闪,道:“你有一个好父亲。”

    便宜爹?

    唐芯如醍醐灌顶,彻底懂了。

    肯定是这货顾及她家的势力,再加上最近她没像本尊那样三天两头惹出些麻烦,所以在听说她生病以后,才纡尊降贵,来这儿表达关心。

    道理她都懂,可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

    “朕另有事务,今日不便在此久留。”沈濯日未把她的黯然搁在心上,弯下腰身,拽住被褥的一角为她盖好,而后,转身离去。

    “等一下!”后方传来急促的低喝。

    步伐恰时停住,不解地回过头。

    唐芯一脸纠结地搓着被角,要提醒他留心渣男吗?可是,真要说了,不就把她自个儿暴露出去了?

    脑中仿若有两个声音正在交战。

    沈濯日耐心的等着她启口,且颇有闲情逸致的欣赏着她时而蹙眉,时而撅嘴的样子,按捺下的熟悉感缓缓升起,眸色一深,正待细想之际,却听唐芯说:“臣……臣妾就是想问问您,要不要留在这儿用膳而已。”

    现在绝对不是透露口风的好机会!与其用这个身份说,不如利用御厨的身份,到时候,只要说她是在偶然间偷听到的,不就行了吗?既能圆满解释消息的由来,又能不引起怀疑,一箭双雕!

    唐芯越想越觉这法子靠谱,先前郁闷的情绪随之一扫而空。

    “不必了。”沈濯日回绝了她的建议,眸中一片清明了然之色。

    她刚才的样子分明是有难言之隐,而她想说的话,并不难猜,之所以不肯说,不过是害怕引火烧身。

    “待你身体大好,朕再来此陪你用膳。”许是对她那片刻的犹豫感到满意,他的语气明显变暖了许多。

    单是她今日之举,两月毒发暴毙后,他便留她一具全尸吧。

    完全不知已被视做死人的唐芯,正乐呵呵冲着天子的背影挥手道别:“您慢走啊~”

    沈濯日脚下一滑,睨了眼帘内笑吟吟的女子,透过她那滑稽的妆容,仿佛见到了京城里那些个上不得台面的勾栏院外,挥手送客的老鸨。

    眉眼狠狠一抽,飞步离去。

    唐芯放下手,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病好后的全盘计划,确定没有纰漏后,果断一掀被子,扯着嗓子道:“小春,再给我盛完鸡汤。”

    她得尽快满血复活,粉碎渣男的诡计,回报冷面神的好!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