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132章 第132章 论身
    混蛋!他敢来得再晚一点吗?

    唐芯一边哭,一边在心里怒骂,就连她自个儿都不知道,此时的她,笑得有多欢喜。

    “皇上。”沈濯擎迅速敛去面上的异色,屈指一弹,解开了唐芯的穴道。

    即使再不甘心又能怎样?这人来了,他便不得不放手!

    “呜嗷——”唐芯悲惨的大叫一声,一头撞进了沈濯日的怀中,“魂谈!宝宝差点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

    眼泪和鼻涕通通蹭到了他那身天价的龙袍上。

    沈濯日无半分嫌弃,大手轻轻拍着她微颤的后背,眼睑低垂,眸中尽是疼惜。

    “大人。”慢半拍进院的修慈,嘴角抽搐的唤道。

    这人,就不能稍微为主子着想一下吗?当着外人的面,与主子如此亲昵,岂不是要让主子断袖的名声传开去了?

    沈濯日略一侧目,凉薄的眼刀刺在了修慈身上。

    他恭敬地垂下脑袋,再不敢有任何言语。

    唐芯哭够了,擦擦眼泪退了出去,然后,指着沈濯擎说:“就是他,刚才想杀我!”

    “是么?”眸中的情意骤然冷封,倾身护在她身前,凝眸望向脸色发青的沈濯擎,“擎王,你似乎欠朕一个解释。”

    “本王听说唐大人在京中出事了,便差人将她救回,想在此好茶好水招待她一番,也许是言语上过重了些,让唐大人误会了。”沈濯擎面不改色的说道,态度已不复之前的阴毒、凶残。

    黑眉一挑,眸中掠过一丝不屑。

    “你放屁!”唐芯气得直跳脚,“谁要你招待啊?你见过哪家招呼客人,会扯客人的头发?会赏客人耳刮子?啊?你倒是指一个出来,让我开开眼啊。”

    妈蛋!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也不脸红的。

    “唐大人,本王几时对你拳脚相加?”沈濯擎咬死不认,“你莫要因言语不合,便在此污蔑本王。”

    “我污蔑你大爷。”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像他这么厚颜无耻之辈,简直要突破天际!

    一丝宠溺的弧线悄然爬上沈濯日的唇角,与他相反,沈濯擎却是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

    “唐……”芙。

    “唐你二舅啊唐!”唐芯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扯着喉咙嚎道,“你说你听说我有事,就派人去救我?王爷,你的耳目咋就这么灵通呢?我只不过是在市集上和人闹了些矛盾,你后脚就得到了信儿,我当你是偶然间得的消息,但仅凭街头巷尾的谈论,就能辨认出是我落难,我看啊,您明年开年,完全可以去参加春试,以您的智商,分分钟能考个状元回来。”

    这话字字暗指沈濯擎居心不良,包藏祸心。

    沈濯擎怎能想到,昔日被他视如棋子、猪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今日竟会变得如此难缠!那与沈濯日有三分形似的脸庞,狰狞似鬼,额上青筋暴突,倘若不是脑中尚有一分理智,他定会一掌拍死唐芯。

    “王爷不说话,是心虚了?”唐芯只觉畅快,气吧,最好能气死他!

    “你不识好歹,本王亦无话可说。”沉默许久的沈濯擎,咬着牙开口,语气极其冷硬,透着一股子戾气。

    唐芯还想再说,却被沈濯日无声握住了手指。

    到了嘴边的话不由得咽了下去,耀武扬威地冲沈濯擎做了个鬼脸,然后将战场交给沈濯日。

    “擎王要同小唐说的,说完了么?”沈濯日冷漠地问道,似没有要追究的意图。

    沈濯擎绷着脸点头,目光滑过唐芯的脸庞时,又阴郁了一分。

    “朕久未出宫,甚是想念宫外的景致,今日便不在此打扰擎王了。”沈濯日状似没看见他脸上异样的神情,转身而去。

    唐芯高傲的扬起下巴,在沈濯擎阴鸷的目光底下,雄赳赳气昂昂跟在沈濯日身后。

    行至门边,天子忽然驻足,侧身道:“朕险些忘了一件要事。”

    他还想做什么?

    沈濯擎满心戒备,而唐芯亦是一脸迷茫。

    “修慈。”

    “属下在。”

    “此人交与你了,”冷硬的下颚向着周恒的方向,微微一抬,话里杀意尽显。

    几乎不用他明言,修慈就顿悟了他的心思,极其隐晦地看了唐芯一下,而后,纵身一跃,腰间佩刀顺势出鞘。

    唐芯只来得及见到一道寒芒,下一秒,血染石地。

    瞳孔猛地一缩,一只大手悄然盖住她的双目。

    耳边,好听的声音幽幽传来:“碰了不该碰的,自该惩治一番,方能长记性。”

    “皇上!”沈濯擎怒极,当着他的面处置他的奴才,这和下他面子有何分别?

    “擎王觉得,朕说错了?”沈濯日回望他,眸光平静,却无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严感。

    凸起的青筋抖动得愈发迅速,沈濯擎几乎用尽了一身力气,才堪堪将怒意摁下。

    “一个奴才而已,皇上想惩治,本王怎能说不?”

    “擎王果真是朝廷栋梁,深得朕心啊。”慢悠悠的语调中,含着丝丝冷嘲,“擎王不必远送,告辞。”

    沈濯日漠然放下左臂,牵着唐芯迈出了大门。

    身后,修慈看也没看流血不止的周恒,收刀回鞘,朝沈濯擎拱手拜别,快步追了上去。

    “你刚才为什么要动手?”走在别院外那条僻静冷清的宽敞石路上,唐芯出声询问,秀眉紧蹙,隐露出几分不赞同。

    她是不喜欢那只变态木头,也很防备他,可是,不管她承不承认,那人于她有着救命之恩。

    “他碰过你。”沈濯日云淡风轻地说着。

    唐芯惊得差点跳起来:“就因为这个?”

    “自然……”话顿了一下,在她惊愕、专注的眼神下,补上两字,“不止。”

    她就知道。

    唐芯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心底某个角落,滑过一丝失望。

    “但这亦是理由之一。”他的眼神很是认真,霸道地握紧她的手腕,冷声说,“朕的东西,岂能让他人染指?”

    在修慈急匆匆赶回内宫,向他通风报信,说她被血卫带走,且还是抱着她离去的,他便动了杀心。

    “他该庆幸,背后有一个好主子。”否则,就不仅是废他一手这么简单了。

    他的占有欲,要逆天了吧?只是被人抱一下,而且是为了救她,就要对那人下狠手?三观呢?

    唐芯无力扶额,她仿佛已经看见自己悲惨、灰暗的未来了。

    “安心,”沈濯日误解了她低迷的情绪,沉声道,“擎王府伤药无数,又有医师在府上,只要诊治及时,他断去的筋脉尚能接上。”

    从头到尾,他都只是想给周恒一个教训罢了,虽说就此让他成为废人,亦能让擎王自断一臂,但那样做,无异于打破局势。

    且血卫素来忠心,据说极是推崇周恒,若他落下隐疾,血卫必将行报复之举。

    他无惧,但这丫头的安危,却是不能不顾的。

    听到这句话,唐芯才放下心来。

    见他不知想什么想到走神,不由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喂,回神了。”

    眸中翻涌的暗潮回归平静,蹙眉吩咐道:“回宫后,即刻沐浴。”

    “为毛?”她昨晚才泡过澡好不好!

    目光扫过她的腰身,似在暗示什么。

    “你至于吗?”唐芯哭笑不得地问道,“平日我在御膳房进进出出,时常和大家伙亲近,身体接触偶尔也是有的,也没见你表现得这么夸张啊。”

    “你倒是提醒了朕。”眼底闪烁着戏谑,语气平平地道,“也许朕该考虑,撤了你御厨之职,调你到御前,专心伺候朕一人。”

    卧槽!开什么玩笑?

    唐芯吓得五脏六腑齐齐抖了抖:“不不不,我是和你说着玩的!你千万别把我的话放到心上,什么身体接触,从来没有过!”

    “唔,”捉摸不透的态度,让唐芯心里七上八下的。

    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她干嘛要挑起这个话题啊,自坑吗?

    “真的,而且我发誓,以后绝对会离其他人三步远,像今天这种事要是再发生,就算抗争到底,我也不会让人靠近我!”见他神情不变,仍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唐芯急得都要哭了,“皇上~”

    黑线滑下脑勺。

    “我这辈子就做菜、吃菜这么两个小小的兴趣爱好,你忍心夺走它吗?你知道,为了能练就这么一身手艺,我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那么多年的辛酸、努力,好不容易混到了御厨,眼看着梦想成真了,你难道要残忍的打碎它,让我抱憾终身,郁郁而终么?”唐芯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小手拉扯住他的衣袖,哀求道。

    “你一生所求,倒是与他人不同。”不让她做御厨,她就要抱憾终身?这是沈濯日听过的,最没追求的志向。

    唐芯也不反驳,继续发动眼神攻击。

    沈濯日似松动了态度,妥协道:“当朕没说吧。”

    “我就知道您是最英明的。”唐芯高兴得踮起脚尖,特兴奋的在他脸上啄了一口。

    触感极其短暂,却让沈濯日有一瞬的愣怔。

    做完事,唐芯才一下子反应过来。

    她居然主动亲他?

    小脸蹭地变作绯红,双手无措地揪着衣摆,垂目看地。

    支支吾吾的说:“那个……我只是太开心,真不是故意要轻薄你的。”

    他又非女子,何来轻薄一说?

    沈濯日摇摇头,食指指腹抚过那处被她亲吻过的肌肤。

    薄唇微扬,昙花一现般温柔的浅笑,耀眼得甚至盖过了天上那轮冬日。

    “看来,朕往后得多让你开心才是。”

    ‘轰’

    热气直冲头顶。

    “你……无赖!”恼羞成怒的某人狠踩了他一脚,愤愤然绕过他疾步远去。

    说什么哄她开心,妈蛋!他根本是在暗示,要她多主动几回!

    这货,一天不占她便宜,浑身就皮痒痒。

    她用力磨动牙齿,速度又加快了许多。

    忽地,身后有劲风逼近,不等唐芯反应,沈濯日已越过她,率先抵达了石路的尽头,在那儿,停靠着一辆刚到不久的马车,修墨穿着件黑色劲装,手持马鞭,站在车厢旁。

    沈濯日翩然跃上甲板,手臂一扬,挑起了帘子。

    在入内时,微微侧目,启唇道:“还不上来?”

    不上,她是有志气,有追求的女人!

    唐芯梗着脖子,一副拒绝向恶势力低头的架势。

    点点笑意染上眉梢,他似是不经意的感慨道:“此处距离繁华之地,足有数千米,你既想徒步而行,锻炼身子,朕亦不好阻挠。”

    数千米!?

    唐芯眺望了一下远端,果真没看见一个路人,周围只有静悄悄的大宅依次坐落着。

    一咬牙,挂着讨好的笑说:“哎呦,我对自个儿现在的身板满意得不得了,徒步走回去什么的,还是别了,您老等等我啊,我这就来。”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