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厨妃有喜 > 第135章 第135章 光脚的
    明晃晃的白刃直对唐芯的鼻尖,前进的步伐顿时停了下来,额头上落下一滴冷汗。

    “我是御膳房的御厨,有很重要的事要进去。”她强忍着腿软的感觉,大声说道,眼神越过侍卫,焦急地望进院子。

    院内人影窜动,根本找不着孙老的影子,可那一声声越来越虚弱的闷哼,却像刀子凌迟着唐芯的心。

    见侍卫还不肯放行,她果断怒了。

    一脚把人踹开,双手抓住另一人的胳膊,一记干脆利落的过肩摔,将人撂倒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看呆了旁侧的侍卫,面前飘过一道劲风,等他们回神以后,唐芯早已经冲了进去。

    挤开眼前挡道的宫人,直扑向人群最中央的地带。

    浓郁的血腥味,刺激得她的胃酸不断翻腾。

    当看清眼前的场景时,呼吸顿时滞停了。

    在一条长长的板凳上,匍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老人,记忆里整齐的官帽,束得一丝不苟的白发,此时乱如鸡窝,粘着血,贴在他的脸上。

    板凳的两条腿,挂着没有干涸的血珠,在凳子下方,是一滩刺目的红。

    “师……师傅……”唐芯脸上血色尽褪,颤声唤道。

    血人抖动的身躯微微一愣,吃力地抬起头来,露出了那张鼻青脸肿的脸。

    涣散的瞳孔缓慢聚焦,在看清她时,想要向往常一样,冲她笑。

    “师傅——”唐芯猛扑过去,跪倒在板凳边,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要怎么办?他到底伤到哪儿了?

    一块接一块的血迹,几乎遍布孙老整个后背。

    唐芯不敢碰他,眼泪不住地朝下落着,转头,怒视院中的侍卫,嘶吼道:“你们是傻逼吗?找太医来啊!”

    侍卫纹丝不动,像是没听到她的命令。

    “小,小唐……”孙老气若游丝的唤道,充血的眼睛里,浮现了些许欣慰。

    在他落难时,他能冒死赶来,已经够了。

    “走!”他提起一口气,将唐芯推倒在地上,沙哑着嗓子说:“这件事和你没关系,走啊!”

    “同他无关?孙御厨,你怕是说错了。”一道倨傲的声线,从院外传来。

    提着灯笼的宫人鱼贯而入,人群中,一席红衣似火的齐妃,搀扶着太后缓步走进院子。

    她不屑地望着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唐芯,冷笑道:“殷嫔肚子里的孩子,尚不知能否保全,作为你的徒弟,他亦有可能是你的同党。”

    “不,不。”孙老大力摇头,身体滑下板凳,如一块破布,掉在地上。

    “师傅!”唐芯立马爬起来,想要扶他。

    “娘娘,小唐他是无辜的,您明鉴啊。”孙老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竟扭开了唐芯的手,艰难的弯下腰身,朝着齐妃磕头。

    唐芯满心抽痛,泪流满面的拽住他的手臂:“别磕了!你特么都受伤了!”

    再磕下去,他会死的!

    “哟,好一出师徒情深的戏码啊。”齐妃轻轻吹了吹指甲,嘲讽道。

    “此二人由你发落,哀家进去瞧瞧殷嫔。”太后少有的冷下脸,看也没看唐芯那方,领着一众宫人,浩浩荡荡进了大殿。

    “都听见了?”齐妃下颚一抬,指着唐芯说,“把他们拿下,就地格杀!”

    “滚开!谁敢过来,我就和他拼了!”唐芯迅速站起来,如母鸡护崽般,挡在了孙老身前,“我师傅犯了什么错,你要赐他一死?啊?”

    她气势汹汹地怒问道。

    “犯了何错?”齐妃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娇笑几声,“唐鑫,到了今时今日,你还想靠装疯卖傻糊弄过去吗?”

    “我装你妹!”唐芯怒不可遏的冷嗤。

    好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齐妃扭曲着一张脸,命令道:“你们都耳聋了?动手!”

    “谁敢?”唐芯往前迈了一步。

    见此,侍卫们倒真有一丝犹豫,宫中谁人不知,这位是皇上身前的大红人,得罪了他,皇上事后问起来,他们有好果子吃吗?

    “一帮废物!”齐妃气得掰断了指甲,一巴掌扇在了离她最近的侍卫脸上,“本宫的命令就是太后的命令,你们难道连太后也不放在眼里?”

    “皇上不久前才颁下过旨意,要娘娘你在寝宫静养,奴才没有记错的话,禁足令的期限还没到,敢问娘娘,您不尊圣意抗旨出宫,又把皇上放在了哪里?”唐芯朗声高喝,眼里看不见半分胆怯,目光灼灼。

    有她在,谁也别想动她师傅一根汗毛!

    跪在地上的孙老,老泪纵横。

    迷离的视野里,眼前这抹娇小玲珑的身躯,仿佛变得高大起来。

    “放肆!”齐妃眼里掠过一丝心虚,紧接着,怒意犹如浪潮,肆意翻腾,“谋害皇嗣,顶撞后妃,应当场处死!来人,马上给本宫抓住他,砍了他的脑袋!”

    徘徊不定的侍卫把心一狠,皇上他们得罪不起,但太后,他们更得罪不起,只能奉旨照办。

    八名侍卫拔刀出鞘,直逼唐芯而来。

    唐芯迅速把孙老推开,就地一滚。

    ‘哐当’

    两把大刀无情砍在了她先前所站的地面上。

    妈呀,她要是慢了半拍,岂不是要被劈成两半了?

    “修容姐姐!!”

    唐芯扯着嗓子高喊。

    然而,期待中的救星却压根没影踪。

    次奥!她不会还在宫外吧?

    这下子,唐芯是真的急了。

    “将他乱刀砍死!”齐妃站在战斗圈外围,厉声高呼。

    要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唐芯心头一狠,全力冲刺,直扑向她而去。

    “娘娘小心。”一直在密切留意她举动的百禾,在刹那间将齐妃撞开,旋即,腹部一痛,整个人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院中人纷纷傻了眼,谁能猜到,唐芯会狗急跳墙?

    目光呆滞的盯着地上如叠罗汉般,倒在一起的两人,好半天回不过神。

    齐妃堪堪站稳,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神色狰狞的吼叫道:“把他剁成肉酱!”

    “别动!”唐芯撑地起身,坐在百禾身上,用力掐住她的脖子,“你们再动一下,我就要了她的狗命。”

    那张在晦暗灯火下的脸蛋,满是戾气,窜火般的黑眸里闪动着,同归于尽的决然之光!

    院中鸦雀无声,正欲动手的侍卫像是被人点住了穴道,僵在原地。

    “咳咳……”百禾憋紫了一张脸,爪子紧抓住唐芯的胳膊,想要逼她松手。

    唐芯能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刺痛,可她不在乎!

    “我是光脚的,不怕你们这些穿鞋的,让开!让我师傅走!”五指再度收紧,遏住了百禾的咽喉。

    她是动了真格!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在面面相觑后,转头望向齐妃,由她定夺。

    “主子。”齐妃身旁的宫女战战兢兢地唤道,神情惶恐。

    “想走?”齐妃怒上心头,“你做梦!”

    “你想试试看吗?”唐芯作势要下狠手。

    “不过是一个下人,你以为能威胁到本宫?”齐妃鄙夷地哼了一声,全然没将百禾的生死放在眼里,“能为本宫去死,是她的福气!她死后,本宫会将你送下去,给她陪葬!”

    卧槽!这个疯子!

    唐芯惊得灵魂险些出窍,就在这时,齐妃猛一抬手,侍卫们凝神屏息,一个个杀气腾腾地盯着唐芯。

    “……”完了。

    冷汗滑下脸颊,打湿了她的衣襟。

    “上!”高扬的手臂凌空挥落。

    一大批禁军成合围之势,将唐芯牢牢困死在中央,包围网迅速缩小,逃无可逃。

    “我是皇上亲封的御厨,你们敢碰我一根头发试试!”唐芯虚张声势的高吼道,眼睛急得直打转,想要从人墙中找出破绽。

    侍卫充耳不闻,一个箭步,向她逼来。

    高举的白刃反射着月光刺目的光晕,唐芯只觉眼眸一痛,下意识闭了下眼睛。

    “扑哧”

    此起彼伏的刀尖入体声,传到耳中。

    诧异地睁开双目,在她几步开外的地方,三名仍保持着举刀姿势的侍卫,不可置信地瞪圆了双眼。

    脖颈间,一道血痕缓缓绽放,只一眨眼的功夫,温热的液体犹如喷泉,喷溅出来。

    “砰砰砰”

    身体砸落在地上,四肢微微抽动。

    没有了三人的身体做阻挡,在他们身后站着的行凶者,映入唐芯的眼帘。

    “修慈?”

    他在这儿,那冷面神呢?那人是不是也到了?

    唐芯从惊愕中苏醒,满院寻找那抹熟悉的人影。

    “你……”齐妃霎时白了脸,手指颤抖的指着修慈。

    修慈却压根没搭理她,举步走到唐芯身侧,直身挺立。

    从头到尾他没有说过一句话,可谁都能看出他的意思。

    想要捉拿唐鑫,就得先击败他!

    侍卫们看了看尚未凉透的尸骸,心头突起一股寒气,再不敢造次。

    “修大人,”齐妃神情阴鸷地唤道,“此人涉嫌毒杀皇嗣,罪大恶极,您快些让开,本宫要将她拿下,以正宫规!”

    “抓贼拿脏,抓奸拿证,齐妃,你可有证据证明,唐鑫是你口中所说的罪大恶极之辈?”初雪般冰凉、动听的嗓音,由院外徐徐飘来。

    人未至,声先到。

    满脸呆滞的宫人齐刷刷跪了一地,匍匐着,恭迎圣驾。

    唐芯一把松开百禾,连滚带爬的跑向大门口。

    “皇上!”

    清脆中,含着无尽安心、依恋的呼唤,让尚未踏入院子的沈濯日,心尖一暖。

    冷峻的双眸放柔了几许,步伐生风,来到她身前。

    “她欺负我。”唐芯泪眼汪汪地哭诉道,“还要杀我师傅。”

    齐妃哪里听得清他在说什么,脑海里不住荡漾的,是他方才那声发自肺腑的真切呼唤。

    脸色在瞬息间变幻莫测,几分惊怒,几分惶恐,还有一丝恍然。

    身躯微微摇晃了几下:“你,你们……”

    天子眉心微拢,凝眸朝她望来。

    宛如夜空般美丽醉人的眸子,此时冷得没有半点温度,刻满了浓浓的憎恶与警告。

    齐妃的心撕扯得厉害,痛得几近窒息。

    氛围有些僵持,宫人们恨不能把自己的存在缩小得再小一点,唯恐被牵扯进去。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