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工业之王 > 第5章 这不算个事
    “那真是太好了!”沐爱军用力一拍大腿道。

    “小赵,这次你算是立了大功。我这个人说话算话,等这次的问题解决后,厂里面绝对要给予奖励!”

    “不错,厂长说的对!像小赵这样年轻有为的同志,咱们厂里就是要重点培养。”马建一边点头附和,一边笑眯眯的看着赵国阳道。

    “对了,小赵啊,刚刚听你的口气,好像对销售这一块也不陌生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我们销售科闯一闯?”

    听了马建的话,赵国阳微微一愣,其实说起销售这方面,他还真是不陌生。

    作为曾经的研究院顶梁柱,他可没少和国内外合作厂家沟通交流,不仅精通多国语言,口才也是绝对一流。

    不过,既然重生来到这个平行世界之后,赵国阳当然还是想学以致用,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和技术,改变国家在工业制造业上的落后状况,如果跑去干销售,那真是大材小用了。

    所以对于马建的建议,赵国阳搓了搓手,十分谦虚的说道:“马厂长,我还是想搞技术,销售这一块我不太懂。”

    与此同时,王有昌也说话了:“老马,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你这么干事的吗?当着我的面挖墙脚啊?那,我告诉你,小赵可是我们技术科的人才,想让他去干销售,门都没有!”

    马建被王有昌的一阵怒怼,脸上就是一阵面红耳赤。

    看到马厂长这副尴尬的样子,沐爱军连忙解围道:“行了,行了,小赵的能力大家都看到了,这样的人才咱们肯定是要重用,绝对不能埋没。”

    看到马建脸色不大好看,沐爱军转头对王有昌说道:“不过,有昌啊,老马刚刚说的也有一些道理。”

    “小赵可是大学生,像他这样的高材生,我们就要将他多放到多个位置上培养锻炼,这样才能挑起更重的担子。”

    “对了,这批车架返修完了,老马不是要去一趟四羊集团接洽吗?我看就让小赵跟着过去看看好了,也顺便参观学习一下人家大型国企的先进技术,你看怎么样?”

    王有昌闻言,翻了个白眼,不置一词,心中则暗暗嘀咕:您是一把手,当然是您说了算,我能说个“不”字吗?

    对于厂长的夸奖和赞誉,赵国阳倒是没什么好激动的,因为在他看来,这实在算不上什么事。

    要知道论能力论水平,他就算担任宏达机械厂的厂长都是“低配”。

    眼下圆满解决了车架的问题,趁着几位大佬高兴,他提出了想明天请假回家一趟,拿些换洗衣物,眼下时至深秋,过冬的衣服也确实该准备了。

    对于他的这个小要求,沐爱军自然是一百个同意,大手一挥说道:“没问题,一天够不够,不够再给你几天。”

    王有昌也一脸释然的说道:“是啊小赵,你刚刚见义勇为,昏迷这么多天,还没完全恢复吧,正好回家好好休息。”

    “对对对,小赵回去休息一下,记得多带点衣服,回头你可是要陪我出差去羊城的!”马建在一旁笑呵呵的补充道。

    听了马建的话,王有昌忍不住对他是横眉相对,马建可没有丝毫怯意,双手插兜,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其实这两人无论是年龄,还是资历都差不多,也都是厂里的实干派,对彼此的能力做派也都有数。

    之所以关系处不好,不过是因为待人处事的方式方法不大一样罢了,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若非如此,沐爱军也不可能任由这两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针锋相对了。

    ……

    第二天,赵国阳早早起床,去单位食堂用饭票打了一碗白米粥、六个肉包子,匆匆回到宿舍。

    六个肉包子自然不是赵国阳一个人吃,里面有一半是帮徐东峰打的。这家伙一向起床起的晚,所以都请赵国阳帮忙带吃的。

    吃完早饭,赵国阳对还赖在床上的徐东峰吆喝道:“喂,东峰,我把你的自行车骑走了啊,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车子我就存车站。”

    “唔,好的,知道了。”徐东峰蒙着个头,支支吾吾的说道,也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出了门,赵国阳骑着徐东峰那辆破旧的二八式“永久”,就往城西的车站而去。

    骑车穿行在柏油马路上,看着周围被一一赶超的步行者,赵国阳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在90年代初,小城市买得起新自行车的青年人不算多,能有长辈淘汰的二八大杠骑就算不错了。徐东峰这家伙虽然年纪和赵国阳差不多大,但由于中专毕业就参加工作,已经有好几年了。

    平日里他最喜欢赶时髦,进厂后为了追求一个女孩子,硬是咬牙缩衣节食买了一辆崭新的“永久”自行车。

    不过徐东峰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拘小节,比较邋遢,在追求人家女孩子未果之后,他那崭新的“永久”很快就染上了一层灰,上面也是锈迹斑斑。

    这个年代的路况条件一般般,但是汽车也少,更没有后世那么多的红绿灯,所以赵国阳骑着自行车出门,一路上简直就是畅通无阻。

    宁海市汽车西站距离宏达机械厂不远,大概也就三、五公里的路程,骑车不要十分钟就到了。

    宁海市虽然只是个县级市,但是经济实力在整个广陵市里算是顶尖的,比下面其他县要强出不少,连带着,它的汽车站也比一般县城要大气许多。

    赵国阳将自行车寄存到汽车西站的存车处,给了看车的老头子二毛钱押金。

    “寄存一天五分,多退少补。”老头儿翘着二郎腿,慢条斯理的说道。

    “行,知道了,大爷。”赵国阳点了点头,进了售票大厅。

    从外面看,这个汽车站的售票大厅还是挺气派的。

    水泥浇筑的墙上刷了一层白色石灰粉,看上去比周围房子的红砖黑瓦立马提升了一个档次。

    售票大厅的里面,铺的是一层光洁的花岗岩。

    这种花岗岩虽然在赵国阳后世的眼光看来不算什么,但在这个年代算是很高级的材质了。

    不过赵国阳眼下可没心思多关注这些旁枝末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