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工业之王 > 第6章 锄头的烦恼
    “同志,你好,请问有没有去江海县的车票?”赵国阳走到售票台,朗声问道。

    看到高大帅气的赵国阳站在面前,售票台的小姑娘的眼睛就是一亮。

    她抿嘴一笑道:“江海县是吧,有的,还有十分钟就发车,你算是赶巧了。”

    赵国阳付了钱,谢过售票窗口的小姑娘,然后快步奔向检票口。

    “嗯,上午8点三十的票,没错,上去吧。”检票口带着红袖章的大妈看了一眼赵国阳的票,懒洋洋的说道。

    出了检票口,横亘在赵国阳面前的是一辆破旧的中巴车。在这年头,往返县级市之间的交通工具,也就这样的了。

    匆匆上了车,赵国阳发现尚有四五个空位置,他挑了个靠近窗子的坐下,然后看着窗外忙忙碌碌接送旅客的人们。

    一阵“咣啷啷”的声音,吸引了赵国阳的注意力,他顺着声音向车门处望去,只见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笔挺的站在车门附近,正一脸为难的对司机说着什么。

    这个中年男子的中山装,虽然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但拾掇得十分整齐,胸口袋子上还别着个钢笔,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赵国阳未免对他多看了几眼。

    仔细一听之下,赵国阳很快就知道了这人被拦下来的原因。

    原来这个中年男子叫胡平,是江海县下面蒋余镇供销社的副社长。

    他们供销社之前在宁海市购买的一批锄头出了点问题,昨天他带着这些锄头找生产厂家来处理。

    结果,胡平来到宁海市之后才发现,原先的生产厂家居然已经倒闭了,厂房里已经空无一人。

    无奈之下,胡平只能今天一大早乘车赶回供销社再说。

    然而,胡平买票之后,司机却说什么也不让他把锄头搬上车。

    理由很简单,他这车一路上是要拉客的,要是让几十把锄头占了车内的空间,那还拉个屁的客啊。

    “同志,要不我再补一张票,你让我把这些锄头带上车,行吗?”胡平满脸恳求的说道。

    “你补一张票能抵什么?”司机嗤之以鼻的不屑道。

    “你也不看看,我这车上的空间,就算给你两个位置,你能放得下这么多锄头吗?”

    眼看情况僵持着,赵国阳站起身来开口道:“司机师傅,您看这样成不成,就让这位同志补张票,我和他坐到最后一排。这样他的锄头也能放得下,又不会占太大的地方?”

    “这个……”司机可能也被这中年男子搞烦了,听了赵国阳的话,就随意点了点头道。

    “也行,那就这样吧,你补一张票,这后面四个位置,就给你们两个人坐。”

    胡平听了司机的话,连连点头称是道:“好好,麻烦了,我这就补票……”

    等胡平补完票,赵国阳还帮他一起将十几把锄头搬到了中巴车的最后一排,放在了地面上。

    做完这一切,中年男子感激的和赵国阳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并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

    听说胡平是蒋余镇供销社的副社长,赵国阳就是心中一动。

    蒋余镇是江海县比较富裕的镇子之一,其供销社是江海县供销社直属的三个分社之一,有自己的采购权。

    在这个很多物资都还紧俏的年代,有采购权,就意味着可以拥有粮票和各类票券的限额。

    比如说购买自行车、电视机这些东西的票券,供销社都是有配额的,这对当下的普通民众来说,可是了不得的权力。

    赵国阳重生之后,有很多理想抱负想要实现,但眼下最现实的最需要的,无疑是让自己和亲人生活过得更好。

    所以对他来说,能够认识供销社的副社长,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在赵国阳的有意结交之下,二人很快就熟稔起来。

    赵国阳刚刚帮着胡平搬那些锄头的时候,早就发现了这些锄头的卷口。

    此时,他故作不知的问道:“胡哥,您扛这么多锄头东奔西跑的干嘛?既费力又费事的……”

    胡平长叹一声说道:“唉,赵老弟,你有所不知。这些锄头是我们供销社花了一百多块从宁海市海风农具机械厂采购的。”

    “谁知道买回去没一个月,这些锄头就都出现了裂纹,完全不能用了。我给他们打电话,却一直没能联系上,只能亲自跑一趟找他们,谁知道……”

    “这个农具机械厂倒闭了吧?”赵国阳试探着问道。

    “是啊,赵老弟,你猜对了!”胡平喟叹道。

    “昨天我带着这些锄头去海风农具机械厂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厂子大门紧锁,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哎,这两年咱们宁海市小机械厂倒闭了不少,这个海风农具机械厂我也有所耳闻,确实是前不久刚刚倒闭。胡哥你要找他们,怕是找不到了。”赵国阳实事求是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可惜我们供销社买来的这么多锄头就这样废了。”胡平气愤不已道。

    “老弟你不知道,我这次带的只是供销社采购的一小部分,社里还有上百把锄头有类似的问题呢。我这次无功而返,可该怎么和那些社员们交代呀……”

    听着胡平气愤憋屈的话语,赵国阳眼珠子一转,笑了笑道:“胡哥,实不相瞒,我本人就是搞机械加工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让我好好看看,说不定我能帮你找到修复的方法。”

    “啊?没看出来,老弟你就是搞机械加工的行家啊?”胡平瞪大眼,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赵国阳道。

    赵国阳谦虚的说道:“行家说不上,不过锄头这种器具算不得什么高精尖的东西,原理也很简单,我想还是有一些把握。”

    “那还等什么,老弟你快帮我看看啊!”胡平迫不及待的说道。

    赵国阳点点头,拿起把锄头仔细翻看一番,心中已经有数了。

    这些锄头显然是在顶端的热处理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在淬火的时候内部应力过大,使得强度发生了下降。

    想要解决的话,只要重新热处理一下即可,倒不是什么难以解决的大麻烦。

    至于几个裂纹严重的锄头,在赵国阳看来,可能需要用铜焊修补,稍微麻烦点,不过总好过重新购买新的。

    看过之后,赵国阳就将自己的发现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胡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