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工业之王 > 第7章 淬火
    听了赵国阳的话,胡平就是一阵懵圈:“什么?只要重新热处理一下就行了?这么简单?”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赵国阳很有信心的说道。

    胡平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老弟,不知道你今天方不方便?要是有空的话,能不能去一趟我们蒋余镇供销社,我们好好谈谈如何处理这些锄头?你放心,等事情办完之后,我一定亲自送你回江海县。”

    刚刚二人聊天的时候,胡平已经知道赵国阳的目的地是江海县。

    此时见自己供销社的这些锄头修复有望,胡平当然是千方百计先拉住赵国阳再说了。

    “这个……”赵国阳有些为难的说道。

    “胡老哥,实不相瞒,我今天实在是没空陪你去这一趟了。不过你放心,你按我说的这个方法,找一家有热处理工艺的机械厂,把这些锄头重新淬火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

    “淬火?”

    看着胡平茫然的样子,赵国阳笑着解释道:“所谓淬火,其实在金属材料加工和金属热处理等学术领域和行业内,应该读作(zhànhuǒ),即‘蘸火’。其意思就是把加热到一定程度的热工件蘸一下介质,以达到要求。”

    “事实上,给金属件表面淬火,是金属热处理的主要内容,其目的是获得高硬度的表面层和有利的内应力分布,以提高工件的耐磨性能和抗疲劳性能。”

    “你们买的这些锄头,明显因为淬火的持续时间不够,使其表面的淬硬组织没有达到理想要求。”

    听赵国阳说得一套一套的,十分的专业,胡平心中的忐忑终于渐渐消散了。

    “成,那我就按照老弟你说的去弄了。正好我们社长的一个老战友就开了一家机械厂,好像有热处理的工艺,回头我就过去找他帮忙!”

    “嗯!胡哥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复述一遍,对方应该就知道了。”赵国阳点头道。

    “那你再说一遍,我拿笔记下来更稳妥。”胡平赶紧抽出钢笔,找了个小纸条一字一句记了下来。

    蒋余镇,很快就到了,赵国阳帮胡平把锄头一直搬到车外,这才和他挥手作别。

    临别之际,胡平用力握了握赵国阳的手道:“国阳老弟,这次可多亏有你提醒,回去之后,如果能按你说的方法修好了这些锄头,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胡哥,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赵国阳微微一笑道。

    他对胡平的印象不错,看得出来这位是个肯吃苦肯做事的村干部,所以能帮的也就想帮他一把。

    ……

    90年代初的中巴车,也就比牛车好点,速度比二十一世纪的大巴差多了,半路还抛锚了,搞得区区几十公里的路程,折腾了几个小时才到站,天都快黑了。

    下了车,赵国阳费力的躲开一拥而上的黄包车司机,大步往回家的路走去。

    赵国阳的家在江海县的城乡结合部,距离车站有十来公里,赵国阳强打精神,迈开双腿开始赶路。

    原本十来公里的路,对于赵国阳这个经常跑马拉松的业余选手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架不住这路况差啊。

    这一路的坑坑洼洼和泥泞不堪,让赵国阳暗暗吐槽不已。

    在半路吃了个饭,顺便买了点东西的赵国阳,才堪堪抵达了目的地,看着面前这个青砖瓦房,他有些莫名的感慨。

    重生后,这是自己第一次回这个家,对于即将见到了亲人,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既有期盼,也有彷徨,还多了几分忐忑。

    赵国阳轻轻推开虚掩的大门,看着院子里的黑灯瞎火就是一阵挠头。

    这会儿也就八点多钟,不到九点的样子,可看情形家里人都已经睡觉了。

    或许是推动大门时发出了声音,赵国阳刚刚进院子,最外面的一间屋子传来了响声。

    不多时,小屋子里出来了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

    “啊,哥,你怎么回来了?”女孩子张大了嘴巴看着赵国阳惊喜呼喊道。

    看到这个瓜子脸,柳叶眉,梳着马尾辫的清纯女孩儿,赵国阳之前担心的陌生感立刻一扫而空,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道:“晓静,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难道明天不用上学吗?”

    这个女孩自然就是赵国阳的妹妹赵晓静了。

    她今年刚刚十七岁,正在读高二,成绩挺不错的,而且学习压力也不算很大,并没有后来那些高中生辛苦,几乎天天都要熬到十一点以后才能睡觉。

    前世的赵国阳不仅没有体会过父母疼爱,也没有享受过姐妹、兄弟的亲情,而且因为埋头钻研技术,一心搞研发,都没找女朋友,所以在见到这一世的妹妹之后,他是怎么也说不出来斥责的话来的。

    赵晓静笑着回道:“哥,我和小娟约好了,明天去江海县城里玩,今天晚上赶紧把作业写完,作业做不好,老妈可不肯放我出去。”

    “小娟……”赵国阳愣了愣。

    “就是王娟啊,我同班同学,家住在街口的。”赵晓静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说道。

    “哥,你不会忘了吧,人家小娟可是你的崇拜者啊。”

    赵国阳是附近这一片住户子女里第一个考上大学,自然是周围街坊邻居羡慕的对象。

    再加上他人又长得高大帅气,很容易得到一些小女生的青睐,用后世的话说,他这是妥妥的型男啊。

    “哦!我知道了。”赵国阳含糊应允了一声,跟着赵晓静回屋后,还没等坐下来喝口水,一个黑影就朝着他扑了过来。

    赵国阳下意识的伸手一接,才发现是只土狗。

    “小黑,哥这么久没回来,你还认识他啊!”赵晓静跟着笑道。

    “汪汪!”小黑似乎是听懂了赵晓静的话,用叫声附和着她。

    黑狗的叫声,惊醒了一屋子的人,很快,赵国阳的父母就披着衣服从西厢的房间走了出来。

    “咦,国阳,你回来了?”赵国阳的爸爸叫赵敬忠,今年已经四十五了,人长得很壮实,看上去赵国阳就像是照着他的模子刻出来一样。

    赵国阳的母亲何惠芬,比赵敬忠年轻几岁,人长得很端庄周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