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工业之王 > 第8章 久违的亲情
    见大儿子回来了,她是一边打量一边忍不住埋怨道:“你这孩子,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妈也好给你准备吃的啊,这大晚上的,到哪里去买菜?”

    “妈,放心吧,我路上已经吃过了,饱饱的。”赵国阳笑着说道。

    “嗯,吃过就好,对了,厂里面情况怎么样,工作还适应吧?”说话间,赵敬忠已经坐下来,开口问起赵国阳在工作情况。

    赵国阳看了看挂钟,已经快九点了,不由得咳嗽一声道:“爸、妈,我坐了一天车,有点累了,这会就不和你们聊了,反正我明天还在家里,有事儿明天再说吧。”

    对自己这个最成器的儿子,赵敬忠一向是十分关爱,听了他的话,连连点头道,“也成,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让你妈给你弄点好吃的。”

    何惠芬“嗯”了一声,笑盈盈的看着儿子说道:“国阳啊,这次回来好好休息下,顺便也问问你妹妹、弟弟的学习。”

    “你妹妹倒还好一些,这次模拟考试的成绩还算过得去,你那个弟弟啊……怎么就没你这么懂事呢!”

    “哎呀,妈,你就别操心这些事了。哥工作多忙,难得回来一次,就让他好好休息休息,晓勇的学习还是我来吧!”一旁的赵晓静自告奋勇道。

    几人说话之间,一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揉着眼睛从东边房间走了出来。

    一看到赵国阳,这半大小子顿时两眼放光,惊喜道:“哥,你怎么回来了!太好了,我约了二狗子明天钓鱼,正愁怎么修那破鱼竿呢!”

    这个略显瘦弱的半大小子,自然就是赵国阳的胞弟赵晓勇了。

    这小子今年十四岁,刚刚上初二,正是最顽皮的时候。

    “玩玩玩,一天到晚就知道玩!你哥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明天不许去!”何惠芬伸出手在赵晓勇的头上戳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

    “妈,我这不也是为了改善一下家里伙食嘛……”赵晓勇不服气的说道。

    “怎么,你还有理了是不?钓了一个月了,一条鱼都没见你钓着,反倒搭了家里不少小米,你说说,你什么时候能懂事点!”何惠芬朝他瞪了瞪眼说道。

    听了老婆的话,赵敬忠眉头微皱道:“好了惠芬,晓勇也不是瞎闹,咱们也就不用说他了。孩子各有各的出路,也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像国阳这样,走考大学这条路的。”

    “我也没指望他跟他哥一样优秀,只是……至少也得给我把高中读出来吧?”何惠芬有些无奈的说道。

    “哎呀,放心吧老妈,不就是高中吗,我保证能考上行了吧?真要是考不上高中,那不是丢了我哥的面子吗?”赵晓勇不以为然的说道。

    “哼,也丢了你姐姐我的面子!”赵晓静在一旁补刀道。

    “知道了,姐。”赵晓勇似乎有些惧怕他这个姐姐,闻言就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

    听着一家人的话,赵国阳心里就升起了一阵暖意。看得出来,家里关系是非常和睦温馨的。

    和通常人家不一样,自己家里,父亲是慈父,母亲却是严母。

    但从整体格局上来说,显然是父亲要更有远见一些,更多的是让孩子自由发挥。想来,这也是原来的赵国阳能考上大学的重要原因。

    “行了行了,都早点睡吧!”随着老爸大手一挥,赵国阳咕嘟咕嘟喝光桌上一大杯凉白开后,便领着赵晓勇回房休息。

    东厢房地方挺宽敞,里面放了两张床,还有一张破旧的书桌,一个木头椅子,外加个老式双门橱柜,其他就没东西了。

    赵国阳随便在书桌上捡了赵晓勇的几本作业看了看,暗暗点了点头。

    从里面的错误问题上看,赵晓勇的基础还是可以的,错的一些题都是粗心大意造成的,像这种情况,提高成绩是比较容易的。

    自己这个身体的前主人,虽然自己成绩很好,却不怎么擅长教别人,以至于自己的弟弟妹妹没怎么沾到他这个大学生的光。

    可是现在的赵国阳可就不一样了,他这个基础知识储备量比很多特级教师都要多,更有着自己超前的教学办法。

    赵国阳觉着,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自己弟弟、妹妹没能考上大学,那才是怪事呢。

    和弟弟妹妹聊了一会儿,赵国阳就督促着他们赶紧睡觉去了。这两个小家伙都还在长身体呢,睡得太晚终究是不大好。

    ……

    第二天一上午,赵国阳七点不到就起床了,去院子里刷牙洗脸的时候,发现父亲已经在那儿喂鸡了。

    “国阳,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今天休息干嘛不多睡会儿啊?”赵敬忠有点诧异的问道。

    “爸,没事儿,上学时已经养成习惯了!”赵国阳笑着回道。

    “老赵,饼煎好了,你赶紧带着上班吧,院子里这些事交给我好了。”何惠芬匆匆从院子边上的厨房出来,手中用纸包了两张煎好的面饼。

    “那行,我就先去上班了,国阳你在家好好休息!”赵敬忠也不墨迹,接过饼往衣兜里一揣,和赵国阳招呼一声就出了门。

    “爸,你慢点!”

    在赵国阳的记忆之中,对自己家庭的一些细节印象并不深刻,但基本情况还是知道的。

    自己的父亲赵敬忠在江海县一家食品厂上班,是个普通工人,由于食品厂效益还不错,加上是正式工,月收入稳定在一百二十元左右。

    相比之下,母亲就逊色多了,她在县里面一家纺织厂上班,只能算是临时工,属于那种随时可能被解聘的类型,月收入也只有八十元。

    在这个年代,像赵国阳家这种收入情况的家庭,是比较普遍的,基本上大家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尤其家里还要供养三个孩子上学的情况下。

    好在他的母亲很会过日子,不仅会精打细算,而且还养了几只老母鸡,既解决了一家人的营养问题,不时还能和门口的小卖部换点油盐酱醋什么的,可谓是一举两得。

    看到赵敬忠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出了门,何惠芬和赵国阳聊了两句,给鸡喂完食之后,就回厨房给他作早饭去了。

    看着母亲那已经开始微微弯曲的背影,赵国阳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虽然到处受人尊重,但是却一直没有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现在,老天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更给了他久违的亲情,赵国阳暗暗决定,要让家里的日子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