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工业之王 > 第12章 准备出发了!
    刘林志是工作多年的老焊工了,拥有国家职业资格的三级——高级焊工。

    然而就算是他这个老资格焊工,想要焊出这么完美的焊缝也是绝无可能。

    可是眼前这个进场才几个月的大学生,随随便便焊出了一件成品,就将自己赢得体无完肤,这怎么让刘林志淡定得起来?

    徐东峰在技校的时候就是主学焊接这一块,此时凑过来看清楚了赵国阳的作品之后,他和刘林志一样,嘴巴再也合不拢了。

    “厉害,真是太厉害了!”华国胜也是赞不绝口道。

    “国阳,不说别的,就你这焊接水平,至少也是焊工技师级别的了。你说是不是,老刘?”

    “什么技师级别,高级技师都未必有这水平!”刘林志此时总算是清醒过来,直接盖棺论定道。

    赵国阳连忙摆手道:“两位师傅太夸张了,我只是掌握了焊接的技巧和方法,真要说焊接水平,那肯定是比不上刘师傅、周姐的。”

    旁边的周静芳笑着摇了摇头道:“小赵啊,你就别给你周姐脸上贴金了。你这焊缝水平,我肯定是比不上的。”

    “不过,刚刚看你的焊接方法之后,我可以保证不会再发生咬边问题了!”

    “是啊,按照国阳的焊接方法,咬边问题肯定能解决的。”刘林志连连点头道。

    “那就好啊!刘师傅、周姐,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赵国阳对二人一笑,回身和华国胜等人示意了一下,往外走去。

    轻轻松松解决了焊接组的难题,赵国阳发现技术科的人对自己心悦诚服了许多。

    就是华国胜面对自己的时候,也没有丝毫老前辈的颐指气使了。

    中午的时候,赵国阳又大方了一把,请技术科的同事一起吃了个饭,更是让大家对他的好感直线上升。

    当然了,饭是在厂里食堂吃的,只不过赵国阳自己出钱加了两个菜而已。

    吃饭的时候,徐东峰就对赵国阳一阵羡慕:“国阳,你当了储备干部之后,工资也调了两级了吧?这一下可接近二百了啊,几乎是我的两倍呢。”

    赵国阳摆摆手说道:“没有,沐厂长说了,我的工龄太短了,虽然提储备干部了,但是工资待遇暂时只能先提一级,不是你想象中的两级哦。”

    “那也不错了,一个月多二十块钱,能多买好几斤肉呢。”徐东峰舔了舔舌头道。

    看着这家伙馋嘴的样子,赵国阳一阵哑然失笑:“得了,以后每个月请你吃两次肉还不行吗?”

    看到赵国阳云淡风轻的样子,周围技术科的人就是一阵喟叹:人家这才叫活得潇洒啊,二十块钱这样的巨款都没放在眼里。

    下午赵国阳在技术科待了没多久,马建就亲自过来找他了。

    一看到赵国阳,马建就笑呵呵的问道:“国阳,衣服行李什么的都准备好了没有?我们等会准备出发了!”

    赵国阳连忙指了指办公室角落的军绿色包裹道:“马厂长,我东西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那感情好,咱们这就走吧,还要先去车站坐车去金陵呢,虽说火车是晚上的,但是赶路这事,宜早不宜迟啊!”马建说道。

    “好的,马厂长!”赵国阳连忙应了一声,抓起角落的包裹往身后一背,跟着马建就出了办公室。

    刚刚出门,两人迎头就碰到了王有昌。

    看到赵国阳背着个大包裹,王有昌就是一乐:“国阳,你这是要搬家呢?用不着带这么多衣服,南粤那边比我们这暖和多了。”

    “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老王。”马建笑道。

    “火车上的卧铺就一床薄薄的被子,很容易着凉,是我让国阳多带几件厚实的衣服当被子用。”

    “哼!”王有昌和马建一向是对头,听了他的话就有些不爽。

    看到王有昌进了办公室,赵国阳苦笑一声,刚准备和马建离开,谁知道王有昌又拿着一个崭新的保温杯出来了。

    “国阳,这保温杯是新的,你先拿去用吧,路上喝水打点热汤什么的都用得着。”王有昌不由分说,将杯子塞给了赵国阳,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赵国阳一脸懵圈的样子,马建不由得一乐道:“老王让你拿着,就拿着呗,这老家伙一向抠门,对你倒是另眼相看啊。”

    赵国阳可不好在背后议论自己的直接领导,只能呵呵傻笑了两声。

    从宏达机械厂到宁海市汽车站,大概也就几公里路,马建和赵国阳喊了个三轮车,十多分钟就到了。

    进了车站,二人才发现最后一班去金陵市的汽车还剩下十分钟就要发车了,急得二人都顾不上形象了,背着包裹就在候车大厅里狂奔。

    91年的时候,各地市的汽车班次可没赵国阳重生前那么多,尤其是宁海市这种县级市,每天前往省城的汽车班次,最多也就二、三个。

    要是错过了这最后一班,那对不起,只能明天请早了。

    好不容易挤上了车,赵国阳和马厂长这才松了口气。

    由于是买的最后两张票,赵国阳和马建自然坐在了最后一排。

    上车后,马建就对赵国阳说道:“国阳,你先睡会吧,到金陵还有三个多小时呢。等到了地儿,我叫你。”

    “不用不用!”赵国阳连连摆手道,“马厂长,我不困,真的。”

    马建倒也不勉强,乐呵呵的靠在后排座位上笑道:“国阳,你以前是在金陵理工上的大学,对金陵市应该挺熟的吧?”

    听到这儿,赵国阳心里就是一咯噔。

    事实上,前世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燕京的研究所,就算出去,也是以交流调研或者参加论坛讲座为主,金陵市还真没去过,对这个城市根本谈不上熟悉,只知道莫愁湖、栖霞山等名胜古迹。

    好在记忆之中还残留着之前那个“赵国阳”对金陵市的一些印象,否则赵国阳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马厂长这个问题。

    “唔,还行吧。上大学的时候,我基本上是足不出户,大多数时候都在学校里,金陵市里面也就去过一两次,谈不上有多熟悉。”赵国阳解释道。

    “呵呵,你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啊。”马建笑着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