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工业之王 > 第16章 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小冯,到底怎么回事?”马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皱着眉头问道。

    司机小冯颇为委屈的说道:“马厂长,咱们厂的车架要入库,可是那位四羊集团检验站的肖站长非说这批车架不过关,不让入呢……”

    听到这里,马建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检验站的肖站长,连检验都没检验,就说自己厂里的车架不合格,显然这是故意找茬,目的无非就是收点好处费。

    常年搞销售工作,对这种事,马建是司空见惯的了。

    他安慰的拍了拍司机小冯的肩膀,走向旁边如斗鸡般的肖站长,客客气气的说道:“肖站长,您好您好,我是宏达机械厂的马建。”

    “哦,马厂长啊,听说过,听说过。”肖站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和马建握了握手。

    看到这家伙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赵国阳就是一阵不爽。

    不过没法子,人家现在把握着自己厂里这批车架的生杀大权,耍耍威风也没什么好说的。

    马建知道对方打的小九九,也不想将事情搞僵,当下就掏出了一包红塔山,塞到了对方手中,同时笑道:“肖站长,咱们这批车架确确实实是返工过,绝对符合贵公司的要求。”

    “您看是不是这样,您先挑一台车架现场检验下,如果不合格,我们立即掉头就走,如果合格的话,那就先让这些车架入库,行不?”

    马建这样说已经是非常客气了,算是给对方一个台阶下。毕竟这批车架在家里已经检验过两遍了,绝对没有问题。

    谁知道这个肖站长胃口还挺大,看到手中这包才七八块钱的红塔山,他的脸色就是一沉。

    “不行,你们这批车架我都记得,就是上次被我们厂退回去的那一批。”

    “我不相信你们厂能在这短短十多天的时间里,就解决了上批车架的所有问题,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向上面汇报,在领导发话之前,你们的车架不能入库!”

    不能入库,也就意味着这批车架人家不会进行验收,更意味着自己这一趟是白跑了,想到这里马建就是满脸愁容。

    要说给这个肖站长塞个红包,他也不是舍不得,但是得看情况,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是可以意思意思的。

    只是对方态度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自己一包烟递过去,好歹也让车架先入库,然后再谈其他啊。

    “还有,我说你们这个货车不能一直停这里啊。我们四羊集团有规定,外来车辆送货、卸货时间不得超过半小时。”肖站长又加了把火道。

    “我操,这孙子还真够绝的,这不摆明了要我快点给他好处费吗?”马建一边腹诽着,一边暗暗叫苦。

    就在马建准备咬咬牙,先给这个肖站长偷偷塞个五十块钱的时候,一旁的赵国阳忍不住说话了。

    “肖站长,你说我们厂的这批车架不合格,有证据吗,你的检验报告呢?没有检验报告就随便下结论,你们四羊集团检验科就是这么工作的吗?真是个笑话!”

    听到赵国阳有些硬邦邦的话,肖站长可就不爽了。

    他心说你一个小年轻,在自己这个掌握生杀大权的检验站副站长面前这么拽,你们厂里的这个订单还想不想做了?

    在这个岗位上,这个肖站长收外来厂家好处费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由于四羊集团效益好,赚钱多,绝大多数配套厂家为了维持供给关系,只能捏着鼻子让这家伙赚外快。

    这些配套厂家的无心放纵,使得这个肖站长的胃口越来越大,行事也越发肆无忌惮了。

    今天他本来想着这宏达集团的厂长都出马了,自己搞个几十块钱应该不成问题的。

    谁知道这个狗屁厂长竟然只塞给了自己一包几块钱的香烟,当自己是要饭的吗?

    更让肖站长不爽的是,眼前这愣头青竟然还敢质问自己,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哼,证据?我在四羊集团检验站工作了这么多年,合格不合格的车架,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你们这车架,我一看就知道和上批一样,肯定不过关,哪里还用得着检验?告诉你们,赶快把车拉走,晚了我叫保卫科的人来了。”肖站长趾高气昂的说道。

    赵国阳不怒反笑道:“呵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检验工作是靠肉眼来鉴定的,真是涨知识了。”

    肖站长没听出来赵国阳话里的讽刺味道,他叉着腰哼哼道:“哼,你一个小年轻,毛都还没长齐呢,懂些什么?什么才是合格的车架,你看看人家顺鑫机械厂的货就知道了!”

    肖站长一边说,一边扬手指了指身后一台刚刚检验完毕的车架。

    赵国阳也不理他,直接走了过去,看了看那台车架,然后用手摸了摸后冷笑道:“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合格车架的话,我想你们四羊集团的招牌很快就要丢掉了。”

    赵国阳和肖站长的这番唇枪舌战进行的太快,马建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

    看到赵国阳似乎来了脾气,他连忙过去拉住了赵国阳,低声劝说道:“国阳,别把事闹大了,我来和他谈好了。”

    赵国阳对马建摆摆手道:“马厂长,您放心吧,这是技术上的事,就交给我处理好了。”

    “我就不信四羊集团堂堂一个全国知名企业,会没人能分辨出一台车架质量合格与否。他所说的这个合格车架……哼,不说了。”

    “小子,你在那胡说八道什么!”肖站长似乎是听到了赵国阳的话,皱着眉头走向他道。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好笑。一个检验站的站长,竟然分不出20号钢和Q235的区别,你们四羊集团要是真用了你所谓的这个合格车架,搞不好就要闹个大笑话了!”

    “你……你……太狂了!”肖站长被赵国阳的话气的浑身发抖,手指连连朝着他点去。

    赵国阳一脸无畏的看着对方,心中异常笃定。

    刚刚他已经摸过这个肖站长所说的合格车架,这台车架的工艺方面是没话说的,焊缝、焊丝也没任何问题。

    但是它的主体所用的材质却出了个致命的错误,本该用Q235钢的车架主体,对方用的却是20号钢。

    对于这车型来说,这可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赵国阳无比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