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工业之王 > 第30章 发现商机
    俏丽白皙的白柔,毫无疑问是个美女,而身材高大,阳光帅气的赵国阳也算是型男一枚。

    这对俊男美女一起逛商场,自然很惹人注目。

    中单商场,是90年代初羊城最大的商城。

    但在赵国阳前一世的记忆中,对其却是没有太深的印象。

    因为不久之后的1996年,随着全国第一个现代化商城——河天百货落户羊城,其余商场渐渐就湮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当然了,在这个年代,这里依旧是羊城最大最气派的商场。

    走在中单商场整齐划一的大理石路面上,赵国阳就是一阵喟叹。

    按照脑海的记忆,他也在宁海市的商场逛过几次,应该说在广陵下面的县级市里面,宁海市的商业算是发展的最好的,在江南中部地区也有着“小松江”的美誉。

    其最主要的商业街五一路周边,有着诸如天福商场、泰山商场等大大小小五六家商场,在县级市里算是颇为繁华了。

    然而,宁海市的这些商场和现在这个中单商场比起来,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不过,虽然这个中单商场十分热闹,但里面林林总总的商品在赵国阳这个两世为人的怪胎看来,实在有些low了。

    中单商场的一楼是电子产品,卖的是一些录像机、红白机以及这个时期卖的最火的东西——彩电。

    看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岛国”牌子的老式的彩电,赵国阳就是一阵怅然。

    前一世,他出事的时候已经是新世纪开始之后的第十七个年头。

    那时候,彩电已经更新换代了好几拨,市面上主流的电视机,已经是防蓝光曲面液晶电视。

    现在陡然看到这种老掉牙的大盒子彩电,赵国阳自然有些不适应。

    看到赵国阳一点盯着这彩电看,白柔就抿嘴笑道:“国阳弟弟,你不会是想般台电视回家吧?这也太傻了吧……”

    被美女嘲笑之后,赵国阳就是一阵挠头:“没有,只是在我们小城市没见过这么多牌子,多看了几眼。走吧,我们上楼看看。”

    二楼是文具商品,赵国阳挑了两支上档次的钢笔,准备回去送给弟弟妹妹。

    结账的时候,白柔抢着要给钱,赵国阳却不过她,只能连声道谢。

    “这点小东西,有啥好客气的。走,陪姐姐上三楼转转!”白柔笑着说道。

    三楼是女性专卖商品,衣服啊,裙子啊,小饰物什么的不一而足。

    二人一边逛着,白柔就打趣道:“国阳弟弟,不打算给女朋友买点什么礼物吗?姐姐可以帮你当参谋哦!”

    赵国阳连连摆手,表示自己还没有女朋友。

    白柔眼睛一亮,就笑道:“得,那我就不勉强你,自己逛自己的了。”

    逛了一会儿,白柔给自己挑了一个做工精致的蝴蝶发夹。戴到头上之后,她还不忘问了一下赵国阳的意见。

    赵国阳当然是一个劲的说好看了。事实上,他倒也没怎么夸张。白柔南方女人的温婉气质,正适合这种有些小女人的头饰。

    结账的时候,赵国阳可就有些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枚小小的发夹,竟然要八元钱。

    “这么小的一个东西,竟然要八块钱?”白柔付钱的时候,赵国阳忍不住开声问道。

    “是啊,好一点发夹不都是这个价吗?”白柔想了想说道,“这里是正规商场,东西的质量都是有保证的。当然了,你也可以去白雾区的小商品市场买。那儿价格就低多了,估计一两块钱就能买到。但是质量就……”

    听到这儿,赵国阳心中就是一阵波澜起伏。刚刚他仔细看过了这种发夹,其主体所使用的材料只是普通的弹簧钢S50C,价格并不高。

    另外,这发夹外面的蝴蝶镂空,做工虽然精致,但那也就是开一个磨具的事情。从实际操作上来说,难度并不大。以赵国阳对模具开发的理解,估计设计这么一个磨具图,都用不了半小时的。

    按照赵国阳的推测,制作这么一个小玩意,就算是加上一两百元的模具费,平摊下来,每一件的成本也不可能查过五毛钱。

    可现在,这玩意竟然能卖到八九元这样的高价。这其中的利润之大,简直让他瞠目结舌。

    重生之后,一直在琢磨自己第一桶金的赵国阳,第一次发现赚钱这种事情,真的没有想象中困难……

    ……

    傍晚时分,赵国阳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四羊集团。

    本来,白柔是要请他一起吃完饭的,但是赵国阳以工作为由给拒绝了。

    他倒不是不喜欢白柔这种类型,只是觉得大家认识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还没到那个地步。

    临走的时候,白柔把自己的电话给了赵国阳,让他有空来自己的食品厂转转。这个要求,赵国阳倒是欣然接受了。

    不过,他也和白柔说了,这一次估计是来不及了。至少也要等下一次来羊城出差的时候,才能成行。

    由于和四羊集团的合作已经进一步扩大,更因为弯梁车这种新车架的生产需要两家技术人员及时沟通,赵国阳暗自估摸着,自己以后来四羊集团的次数少不了。

    所以答应白柔下次得空去她的食品厂看一看,也就没有什么心里负担,担心自己食言了。

    “国阳,你可算是回来了!”赵国阳这边刚刚进了屋,马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看到马厂长脸上的醉意消掉了大半,赵国阳就笑着说道:“马厂长,您可真是海量,中午喝了那么多久,竟然这么快就醒了?厉害!”

    被赵国阳夸赞了两句,马建就有些得意。他故作淡然的摆了摆手道:“哎,老啦。要是再年轻了十岁,中午四羊集团他们三个人加一起,可都挡不住我呢!”

    看到马厂长逞强的样子,赵国阳忍不住一阵莞尔。

    “对了国阳,下午你上街逛的怎么样?”马建关心的问道。

    “没啥,就随便转了转,给弟弟妹妹一人买了支钢笔。”赵国阳答道。

    马建点了点头,拍了拍赵国阳的肩膀道:“钢笔的发票在吧,回头我给沐厂长说一下,算在公关费用里给你报了。”

    “啊?公关费用?”听到这儿,赵国阳就是一阵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