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锦衣卫 > 第六十五章 策马奔腾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广宽无垠的草原上,传来一阵刺耳的歌声,一人一马出现在草原上,这不是曾易第一次来草原了,上次来草原还是几人来抓旺财的时候,那次的收获可是十分的大,曾易也希望这次不是空手而归。

    一路走来,草原上出了草还是草,曾易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样没头没尾的乱窜也不是个事,曾易打算去找上次招待他的阿古达木哪里叙叙旧,具体方位,曾易早就忘了,只是依稀记得大概的方位在北方,曾易策马奔腾,朝着北方远去。

    飙了一段时间的马,估摸着快到了,可是旺财累的,死活不给走了。没办法只能停下来,让马爷吃个饱了,看着旺财悠闲的吃草,曾易不知不觉的也觉得饿了,四周打量,看看有没有野兔什么的,草原上这些野味是还是很多的,不一会儿曾易就现了一只兔子,看着肥妹的野兔,曾易悄悄的接近,低头吃草的兔子,没有任何反应,曾易瞅中时机,一下扑了上去,紧接着曾易放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啊!”

    也不管手里的兔子了,曾易回头一看屁股上插着一把箭,这时一旁的土坡上传来了说话声,“巴图,好像射中了呀,可是兔子怎么会出啊的叫声呢”

    “巴布,兔子也知道疼啊,疼他就会叫啊”

    曾易忍着痛拔出绣春刀,三两下冲了过去,土坡下两个身穿草原服装的小子,看到曾易,楞在哪里,曾易十分气愤,也不用刀,挥拳冲上去教训俩个小子,两人那是曾易的对手,被打的抱头蹲在地上,“大哥,别打了!”

    “妈的竟敢射老子。”说着忍痛拔下了屁股上的箭。

    “我们没有射你,我们射的是兔子,是你自己跑过去的”俩人委屈的说道。

    曾易听到这话,气的又挥拳打了下去,边打边说“还怨我了!啊,在让你狡辩”

    “啊,别打了,再打我告诉阿爸去”

    “哎呀,还有后台,恩,再让你告,你去告啊”曾易有挥出几拳。这是远处传来了几声叫喊声“巴图,巴布?”

    曾易赶快蹲下身子,藏了起来,不过又听到声音有些熟悉,便漏出头观看,一看还真是熟人,阿古达木,曾易赶快蹲下身子,询问两人:“你们的阿爸,不会是叫阿古达木吧”

    “你,你这么知道?”

    这下曾易尴尬了,原本找人家来叙旧的,结果一来,先把人家的两个小子给揍了。尴尬也没办法,硬着头皮说道“是阿古达木大哥吗?我是尼古丁啊”

    那人听到,赶快跑了过来,“尼古丁兄弟你这么来这里了,走走走,赶快回部落去。”说完看到兄弟两个,“你们俩个怎么在这里,和你们说了多少遍了,最近草原不太平,不要想跑,就是不听,今天要不是尼古丁来,一定揍你两个”说着还指着曾易“快过来,叫叔叔”

    俩个小子害怕的说道:“叔,叔叔”

    “叔叔?”曾易心里是崩溃的,“我还是个纯洁的少年啊,大叔!”跟着阿古达木来到熟悉的又陌生的小部落,熟悉的是还是原来的人,陌生的是人家早就换地方了,曾易能找到这里,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饭桌上,又开始喝酒了,曾易赶快转移话题“阿古达木大哥,你们怎么换地方了?”

    说道这里阿古达木叹了一口气“哎,不瞒兄弟你说,最近草原不太平啊,几个大部落连续的斗争,弄得我们这些小部落都快没有活路了,这里也呆不长时间啊”

    “啊!好好的怎么会打仗呢?”曾易疑惑的问道

    “还不是为了争夺草原的控制权,几大部落都想统一草原,哎,不说这些了,来来来喝酒!”说着阿古达木端起了碗。曾易无奈的端起了碗开始喝了起来。喝到大半夜,曾易实在喝不下了,便告辞去睡了。

    第二天曾易上线,阿骨打木还拉着曾易喝酒,曾易赶快拒绝,说自己还有事,以后再喝,说完就询问阿骨打木“阿骨打木大哥,上次你送给我的秘籍,我练习了,可是没有后面的内容了,你知道什么消息吗?”

    阿骨打木听到曾易打问秘籍的事,回想了一下:“说实话兄弟,我也不知道太多的消息,只是知道这是我祖上流传下来的,他是密宗金刚们的弟子”

    阿骨打木知道的确实有限,不过曾易也有了目标,密宗金刚们,从阿骨打木哪里了解到,密宗金刚们位于草原北方的大青山,曾易打算去哪里喷嗯运气。在阿骨打木再三挽留下,曾易骑着旺财向着草原北方而去。

    一路北上,期间曾易又遇到几个小部落,不过曾易没有停留,现在草原征战不断,草原人民人人自危,看到曾易,这些部落都比较谨慎,没有邀请曾易做客,曾易也都是打问一下消息便赶快离开了。

    大青山自东向西绵延着一条数百公里长的山脉,曾易来到这里才知道。想要在这里找到密宗金刚门,简直是痴心妄想。

    接近大青山,人也开始多了起来,期间曾易就遇到好几个部落,这里民风彪悍,曾易一个人也开始小心起来。

    尽管小心,在路过一个一个山口,曾易还是遇到打劫的了,几个人快马冲向曾易,手里挥舞着弯刀,这么几个人人曾易还不放在眼里,穿好护甲,提着绣春刀,曾易也冲了过去。

    草原民族,不愧是马背上的民族,双方接战,曾易一刀砍向一个人,没想到人家身体往马背一侧一移,便躲过了曾易的杀招,后面一人紧跟着就砍向曾易,他可没有人家的马上技术,只能挥刀硬拼,以曾易一龙一象之力,那人自然抵抗不住,被一刀砍下马。以曾易现在的武功,可是费了一阵事,才搞定几个山贼,要不是身怀龙象般诺功,估计曾易也得受伤。

    收拾战利品曾易正打算离开,没想到旁边传来一声:“龙象般诺功?练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