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132章 生死之间大机缘
    【第一更,为(为你绽放的生命)成为永恒第一位盟主贺。今天加更。】

    这一刀,仿佛是刀法的极致。

    在这一刀下,似乎眼前彻底陷入到一片黑暗当中,黑暗中,一轮残月乍现,迸发出一种惊艳的光芒。那一霎,似乎只能感受到那残月的无尽美丽,沉浸其中,难以自拔。甚至是看到残月,有种敞开胸怀拥抱它。有种奇特的力量,让整个心神都被吸引进去。

    昂!!

    就算是易天行,心神都不由被那道残月所吸引,但在心神沉浸其中的同时,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一道高亢的龙吟声。瞬间就将心神意志惊醒过来。

    “好霸道,好充满魔性的一刀,这已经开始跨入刀意的层次。这刘豹怎么可能将刀法修炼到如此地步。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这刘豹的刀道天赋已经逆天到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不过,这不可能。其中肯定有鬼。”

    易天行心中快速闪过一道念头。

    不过,随即就将之彻底镇压下去。

    眼中闪过一抹绝强的战意。

    《碎玉矛法》的精髓,之前观想到的那柄血玉战矛再次浮现在脑海中,那种宁为玉陨不为瓦全的矛意如潮水般涌入心神,在体内回荡。

    目光盯着那道残月般的刀光,手中战矛,瞬间挥出。

    在挥出时,一股惨烈决然的气势如潮水般从战矛中爆发而出。

    体内真龙之气,源源不断的灌注在战矛中,让战矛上浮现出一层流光。

    刷!!

    碎玉矛法——白玉无瑕耀九州!!

    一瞬间,精钢战矛都仿佛浮现出一种白玉般的光芒,散发出无瑕般的色彩,九道战矛同时浮现,瞬间轰向那道席卷而来的残月。

    在那残月下,九道战矛就好像是九枚星辰一样。

    同时撞向残月。

    那画面,十分震撼。

    与残月的凄美惊艳相比,流星却是同样的璀璨。更有一种,一往无前,有死无生的绝强气魄。

    昂!!

    与此同时,一柄黑白色的剪刀凭空出现,在瞬息间化为两条黑白色的怪蟒,横跨虚空,朝着刘豹懒腰剪了过去。阴阳剪的速度,快到极致,又是在厮杀中,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

    刘豹的心神,更是大部分凝聚在那一刀之中。

    这一刀,几乎凝聚他所有的精气神。

    现在看到竟然突然两条怪蟒朝着自己剪过来,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惊慌。

    但刘豹也不是没有底牌。

    身上光芒一闪,竟然出现一副漆黑的魔甲瞬间覆盖全身。将整个身躯都笼罩在内,穿在身上,那魔甲上,有漆黑的魔气流转,散发出古老的气息。如同从炼狱中走出来的魔头。

    叮叮叮!!

    咔嚓!!

    弯刀与战矛交锋,在擂台上,如同残月与星辰撞击在一起。

    可以看到,残月长存,星辰争辉。

    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将整个擂台彻底笼罩住。

    能听到兵器碰撞的激烈响声,浩大的轰鸣,让生死擂台都在颤动。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看不到擂台上的景物。”杨延平已经走上城墙,看着虚空,满是惊诧的说道。

    “这应该是已经开始触摸到武道真意的层次,刀意跟矛意在交锋,据说,任何战技,在修炼到极致,自身精气神融入其中,是能蜕变出武道真意,刀法可以凝聚刀意,剑法可以凝聚剑意。这种层次,已经涉及到意志意境,一旦蜕变,比之命窍神通还要霸道。那是意志的交锋。神通都会被斩破。”

    黄承彦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种刀法,矛法施展到极致,竟然让他们有种直接看到残月,星辰般的错觉。这是意志意境,在干涉他们的眼睛,心神。让人沉浸在那种意境中,不可自拔,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连死后,都很难从那种意境中挣脱出来。

    或许他们所看到的,还不是真正的刀意矛意,但却已经无比接近。

    “谁会赢?”

    蔡琰眼中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

    “不知道。”

    黄承彦也微微摇头说道。

    目光死死盯在擂台上,同样怕会看到不想要看到的画面。

    笼罩在擂台上的光芒消散不见。

    激烈的厮杀,同样停止。

    只看到,在刘豹手中的那柄弯刀,赫然已经插进易天行体内,刺进左肩之上,但那刀刃却没有深入血肉多少。就被硬生生阻挡住。难以再前进。

    反而就这么夹在血肉中。

    握在易天行手中的战矛,已经从中断开。但被斩断的矛尖,却直接刺进刘豹胸口。

    刘豹身上的魔甲,已经消散不见。

    “你怎么可能挡得住我的魔刀。我这一刀,几乎不可能被挡住,这是刀法的极致,刀中蕴含的魔性,足以让刀法形成刀意,所向披靡。为什么你能挡得住。”

    刘豹目光看向易天行,眼眸中满是不解与难以置信的神色。

    “因为我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练气士。你的刀法确实霸道,借助魔刀的力量,强行生出刀意,但你修炼时间太短,我的矛法同样不差。你刀中蕴含的力量,根本无法与我相比,力量不足,技巧再强。照样以力破之。”易天行缓缓说道。

    “我不甘心啊!!”

    刘豹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咔嚓!!

    随着一声嘶吼,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刘豹整个身躯直接断开,身体已经被拦腰剪断。鲜血,内脏,瞬间撒满擂台。只留下刘豹不甘的怒吼声。

    他自信满满的踏上擂台,以为凭借自己的实力,自己的底牌,绝对可以将对手斩杀在擂台上,却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

    他有无数抱负没有实现,他还没有建立起强大的大匈奴帝国,却就这样默默无名的死在这擂台上。

    最不甘的是,他竟然还给敌人送了一份大礼。

    不甘心啊,那是他为自己准备的,现在却便宜了敌人。简直就是痛入心扉。

    刷!!

    生死擂台中突然绽放出一道血光,瞬间就将刘豹的尸体笼罩住,一点点的拉扯进生死擂台中,一点点的消失不见。

    “好险,果然,我还是不够强。不够强大。那一刀,还真是恐怖。若非我还有炼体士的强大力量,体魄,只怕这一刀,我真的会死。”

    易天行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后怕。

    刚刚那一刹那,看起来短暂。但却是全部力量的交锋。

    那一刀,确实诡异,哪怕是施展出碎玉矛法,依旧没有办法彻底阻挡,八道矛影,都被刀光斩破,而且是以十分诡异的方式,直接针对弱点崩灭矛影。

    但到底还是跟战矛撞击在一起,本来那弯刀是要斩断战矛,可却低估了在战矛中蕴含的力量。

    一万多斤的力量在战矛中爆发出来。几乎硬生生将那刀光崩开。

    可那刀真的具有魔性,在崩开后,竟然瞬间错开战矛,斩向易天行本身。若不是肉身强悍,炼体士的防御力惊人,弯刀上的力量已经被消耗大半的话,真的会一刀劈开。

    不过,到底还是他技高一筹,先天阴阳眼极为强悍,阴阳剪更是霸道的杀伐神通,一剪刀下去,哪怕是那副魔甲,都被直接剪破。拦腰剪成两段。

    这才是刘豹致命之处。

    “那副魔甲,应该是一处独特的命窍神通。”

    易天行暗自沉吟道。

    现在刘豹已经死了,整个匈奴已经翻不起什么大风浪。

    “不过,要怎么离开这里。”

    在生死擂台四周,是有一层血色光幕笼罩的,在这层血光面前,一旦进去,是没有办法脱离出去的。而现在,生死决战已经结束,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可以离开的。

    刷!!

    但就这一刻,突然间,整个生死擂台猛地一震,毫无征兆的迸发出一道璀璨的血光,这道血光,瞬间就将易天行整个身躯都笼罩在内。

    “这是怎么回事?”

    易天行心中也不由流露出一抹震惊。

    但紧跟着,在血光中也有一股讯息直接钻进脑海中。

    感受到这股讯息,易天行眼中也不由露出一抹惊喜,一抹诧异之色。

    “好个刘豹,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生死契竟然还有这样的变化。不过,这些全部都要成为我的一次大机缘。给我做了一次嫁衣。”

    易天行忍不住生出一丝狂喜。

    心中还真是要对刘豹说一声感谢。

    原来,这生死契本身是为了生死决斗,其中的规则,就是一旦签下,没有任何外界能够干涉到里面的决斗,生死无纠,只有一个人能够走出生死擂台。

    但这生死契,有一个献祭的方式,作为献祭的一方,不仅可以直接锁定想要针对的敌人,甚至还可以依照祭品的多寡,自信簒写生死契中的一部分契约。

    当然,篡改的范围不能无限制。

    但却可以修改一些有利的条件。

    比如,这次刘豹就在其中簒写了部分契约。

    第一,指定与易天行的决斗。

    第二,以自身所有一切作为赌注,在决斗胜利后,将获取对手所拥有的一切,包括易天行所拥有的玄黄村,一旦刘豹获胜,那眼前的玄黄村之主,将会由他簒夺。易天行身上的一切宝物,都是他的。

    只这两点,可以说,胜者得到一切,败者失去所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