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166章 血战
    轰轰轰!!

    白骨战枪,加上骑兵冲锋的力量,灌注在一枪之中,所爆发出的破坏力,产生的冲击力,都是无可阻挡的,能将原先的力量,数倍,数十倍的往上叠加暴涨。

    长枪轰击在盾墙上,盾墙上绽放出璀璨的金光,硬生生阻挡在战枪面前。在盾牌后面,一名名刀盾兵疯狂的将体内的真气灌注到手中的盾牌中。

    但那来自骑兵的冲击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哪怕是拼尽全力,一个个如同立地蛮太岁,红着眼睛,将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的灌注到盾牌上,依旧没办法跟狂暴冲锋起来的骑兵抗衡。

    战场上,出现一种无比可怕的画面。

    一支恐怖的骷髅骑兵,挥舞长枪,轰击在一面金色盾墙上,金色盾墙上金光闪烁,如同不破铁壁,但在恐怖的冲击力,一柄柄长枪的轰击下,盾墙竟然被巨大的冲击力,轰击的向后直接整个倒退,盾墙后的士兵,脚下直接陷入大地中,被推动的在地面上硬生生的犁出一条条长沟。

    就好像是一面金色的盾墙,被强行推的往后倒退。

    这种画面,充满震撼感。

    而且,盾墙上的金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

    噗噗噗!!

    恐怖的冲击力,是直接反馈到盾墙后的刀盾兵体内,在那力量下,震荡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发出剧烈的疼痛,骨骼甚至出现断裂。一口口鲜血不断从口中直接喷了出来。染红了挡在面前的盾牌。但却没有一个退缩,一个个眼中露出疯狂,赤红着眼睛,满是癫狂,心中发出呐喊。

    顶住!!

    必须顶住!!

    若是盾墙崩溃,面对骑兵的冲锋,整个战阵,都会陷入到被动中。

    他们是刀盾兵,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挡住骑兵的冲锋。

    哪怕是口中喷血,骨骼破裂,五脏六腑都在发出剧痛,依旧没有人退缩。一次次与凶兽搏杀,早已经让每一名将士明白,在这个新的世界上。只有拼命,才能活下去。

    金光在暗淡。

    直到彻底消失不见,兽皮破裂,白骨战枪轰击在盾牌上,硬生生将盾牌洞穿,剩下的余力,依旧让长枪刺进后面刀盾兵的体内,刺穿身躯,撕裂血肉。

    “挺住!!”有士兵被长枪洞穿身躯,口中喷出鲜血,依旧发出一声大吼。

    “挺住!!”其他刀盾兵纷纷发出怒吼。

    哪怕是身躯被盾牌被洞穿,那就用身躯化为血肉城墙,挡住骑兵冲锋,就是胜利。

    他们是刀盾兵,他们的使命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化为不破壁垒,挡住任何攻击,在死之前,他们就算是死,也要挡在最前面。

    这是他们的荣誉。他们的信念。

    “杀!!”

    目睹刀盾兵被洞穿身躯,依旧毫不退缩,死死挡在大军前的画面,一名名枪兵露出赤红色的光芒,心中的热血都往脑袋上冲上去。

    一根根短矛再次拔出,握在手中。

    “目标,正前方,攻击!!”

    杨延定发出大吼。双目赤红,一口长刀握在手中,手掌上有青筋毕露。

    嗖嗖嗖!!

    一根根飞矛再次爆射而出,化为一道道流光,如闪电般轰向骷髅骑兵当中。

    噗噗噗!!

    这一次,那些骷髅骑兵身上没有浮现出白骨盾,飞矛轰击而下,直接撞击在身躯上,被白骨战甲所阻挡,但飞矛上爆发出的力量,更是蕴含着符箓的强大破坏力,飞矛上的巨大洞穿力,依旧将战甲破开,甚至让一些骷髅骑兵的身躯从坐骑上掉了下来。

    这一次的飞矛,瞬间就让骑兵大军出现混乱。造成极大的损失。骷髅骑兵成片的倒下。

    这一次,给骑兵大军造成极大的损失。

    砰!!

    与此同时,骷髅骑兵也将盾墙硬生生轰破,一面面盾牌被轰碎。盾墙打破,骑兵开始长驱直入,但骑兵的冲击力,已经削弱到极限,有盾墙的阻拦,生生终止骑兵的冲锋。

    没有骑兵冲锋力量,但这些骷髅骑兵同样可怕,身下的骷髅战马根本不知道疲惫,根本不需要预热,随时都能发起狂暴的冲击,足以在战阵中横冲直撞,造成巨大的破坏。

    破开盾墙后,骷髅骑兵冲进战阵,挥舞手中白骨战枪,冷酷无情的朝着将士们刺出去。有人措手不及下,被战枪洞穿,血光迸射。

    “斩马刀,砍马腿!!”

    杨延定手中提着一口大刀,在四周,带着一批刀兵。一个个都是握着长长的斩马刀。

    砰!!

    脚下向前一踏,身躯下蹲,随即长刀朝着骷髅战马的马腿用力劈斩过去。

    一刀下去,战马的前腿,在灌注真气的战刀下,当场被斩断。坐在战马上的骷髅骑兵,几乎不可避免的栽倒下来,然后,马上就被刀兵毫不客气的一刀斩断头颅,那画面,干净利落。

    砍马腿,这是对付骑兵最直接的手段。

    长枪兵三五成群的汇聚在一起,同时挥舞长枪,轰向骷髅骑兵,同时攻击下,骷髅骑兵无法完全躲闪,身躯被洞穿,直接从战马上坠落。

    但有骷髅骑兵挥舞长枪,干净利落的将长枪刺进士兵体内。鲜血狂飙。

    骷髅骑兵的冲锋被阻断,哪怕是骷髅骑兵一个个战力强大,在没有冲锋起来,就算是骑兵,也发挥不出真正的破坏力,又在前面被飞矛直接轰杀一批。

    现在厮杀起来,直接变得旗鼓相当。

    但厮杀,极为惨烈。

    不管是骷髅骑兵还是玄黄村将士,出手时,用的都是最直接的杀招,如何毙命,就怎么杀过去。

    施展的都是最简单直接的杀招,用的方法,都是如何用最简洁的方式将对手直接杀死。一击毙命。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

    这是真正的血肉磨盘,生与死的战场。

    嗖嗖嗖!!

    城墙上,一名名弓箭手冰冷的注视着战场,不断将手中的战箭射出去。每一箭,都精准迅猛,不断的射杀骷髅骑兵,这些符箭,专门朝着那些骷髅的脑袋乃至是喉咙要害位置射过去。

    命中其他部位,甚至是肋骨断了,都能自如的厮杀。只有命中要害,才能彻底灭杀一切反击的可能。

    弓箭手的攻击,让战场上对骷髅骑兵产生一种强大的压制。

    两座箭塔同样开始发威,一根根弩箭如闪电般划破战场,这些弩箭的威胁更大,几乎一旦被锁定,就难以逃脱,都是命中要害,一击毙命。

    战场上的局面,显然,对于玄黄村而言,处在一种有利的状态中。

    这些,说起来长,实则不过是在短短时间内就已经发生。

    战场上,总是瞬息万变。

    而此刻,骷髅将军与易天行之间,同样厮杀在一起。

    第一次碰撞下,不管是骷髅将军还是易天行,几乎同时向后爆退,骷髅将军是直接向后退去,易天行则是直接朝着地下陷了进去。

    好像是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将整个身体往地下砸进去一样。

    那画面,是相当可怕的。

    砰!!

    但只是陷进去一部分,双腿中力量一吐,脚下地面炸开,直接露出双腿,振臂间,手中战矛再次划出一道流光,朝着骷髅将军身下的那头古怪战马轰击过去。

    战矛的目标,赫然是战马的头颅。

    要一矛将其击杀。

    那尊坐骑,绝对不是普通坐骑,在坐骑身上,易天行能感受到,蕴含着不可忽视的力量。两者搭配在一起,对自身产生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不仅是战矛。

    在瞬息间,九条阴阳锁已经同时出现,朝着那匹坐骑直接束缚捆绑过去。

    噗!!

    那尊古怪的战马发出一声怪叫,鼻中喷出火光,头上那根漆黑的独角上,毫无征兆的迸射出一道漆黑的神光,如同激光般向易天行胸口笔直的轰击过来。

    这种距离,几乎近在咫尺,面对如此突然的攻击,根本没有任何躲闪的余地。

    在电光火石间,易天行就已经明白到自身的处境,却没有任何表情,眼中黑白光芒闪烁,一口黑白色的剪刀凭空出现,光芒闪烁间,化为两条黑白色的怪蟒,阴阳之气翻滚,嘶吼着朝着骷髅将军乃至是坐骑凶狠的拦腰剪过去。

    噗!!

    那黑光犀利无比,瞬间轰击在胸口,易天行身上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一层宝光,皮膜中传递出强大的韧性,磅礴的气血化为强大的肉身力量,死死挡在黑色神光前。

    但依旧能感受到,在黑光中传递出的可怕破坏力,那是一种纯粹的死亡之力,冰寒,阴冷。似乎要夺走体内的一切生机。十分霸道可怕。

    一旦碰触身体,就会疯狂的侵蚀躯体。这是纯粹的死亡阴邪之力。

    但炼体士的气血仿佛对这种死亡之力有着极强的克制之力,死亡之光轰击在胸口,硬生生被体内磅礴的气血强行阻挡住。哪怕是钻进体内,都会在旺盛的气血下,硬生生磨灭。

    这就是炼体士的强悍之处。

    一些阴邪之术,对于炼体士,几乎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轻易就会被破解。

    咔嚓!!

    而面前,只看到,阴阳锁瞬息间就将坐骑的身躯捆绑住,四肢被束缚,轰出的战矛,被骷髅将军再次劈出一刀,在半空中截断,但阴阳剪所化的两条巨蟒却是一剪而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