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209章 一剑劈开登天路
    这条河看上去长度是不可预测的,横跨赛道,不知道起点与终点在何方,但宽度却是能用肉眼看得到的。大概的宽度,有着不下三百丈距离。里面水流喘急,散发出一股玄妙的气机。

    有不少修士来到河边,却不敢贸然踏进去,靠近时,就让身下坐骑开始减速。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

    但有一个人却在加速。

    始终不敢有半点停顿。

    甚至都来不及观察其他修士的举动。

    看到前面有条河,亚瑟大喝道:“独角兽可以在水面奔跑,给我冲过去,不要停,只要停下来,后面那疯子就会追上来。”他的脸上带着惊慌。

    金甲骑士被一矛轰杀的画面,依旧在脑海中回荡。

    那一矛,几乎不可阻挡。

    亚瑟看到易天行追杀过来,一刻停歇都不敢,拼了命的往前跑去。生怕被追赶上。

    看到前面有大河阻路,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独角兽可以在水面奔跑,如履平地,对于这一条江河可不会惧怕,一心向前下,亚瑟驱使独角兽,从岸边,直接冲进那条大河中。

    扑通!!

    独角兽在岸边因为惯性,在水面上快速奔跑出去,但立即就感觉不对。

    “怎么回事,怎么会往水下下沉的。独角兽不是可以在水面踏水而行的么。”亚瑟同样感觉到不好,立即扫视过去,一眼就看到,独角兽的身体在往下沉。

    吼!!

    独角兽发出一声惊恐的怒吼声。奋力挣扎,可却始终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让身体往下沉的速度变得更快。似乎,这水中,是没有浮力的,根本承受不起任何的重量。自然而然的有一股力量,将人往水中拉扯进去。

    但一旦进入水中,四周的河水,又传递出惊人的重量,碾压在身上,骨骼都要崩碎,一滴水,是平时水滴重量的百倍千倍,甚至是更高。

    这条河中,最可怕的就是这恐怖的水压,重量,碾压在身上,足以将修士都彻底击溃。

    转眼间,就看到,亚瑟与独角兽,已经被河水给淹没,甚至能看到,有血丝不断从水下浮现出来,但却没有出现白光,显然,一时半会,亚瑟竟然还死不了。

    “这条河中的水不是普通的水,能踏水而行的独角兽都在河面沉没,真的溺水了。独角兽溺水,我怎么感觉这是一个笑话。”一名西方修士目瞪口呆的叫道。

    “这水有古怪又如何,我的坐骑会飞,可不需要涉水而行。我就不等大家,先行一步了。”一名契约到一头闪电鸟的修士,满是快意的说道。

    河流在下面,可管不到天空上的事情。

    大笑一声,就让闪电鸟从河面上穿过去。

    嗥!!

    但闪电鸟在飞到河面上空时,突然间发出一声凄厉的厉啸声,叫声中,显得极为的惊慌,似乎正在遭遇到某种可怕的事情一样。

    整个身体,莫名其妙的朝着江河中掉落下去。那名修士也发出惊恐的怒吼。但这改变不了他们朝着河中掉下去的事实。

    噗通!!

    连水花都没有激起,一人一鸟,就落进水中,快速朝着水下沉没进去。

    “竟然连天空中都飞不过去。这是什么水。”陆续抵达的修士,一个个神色凝重的看着面前的河流。

    不管是水面,还是天空,竟然都不能行走,出现在河面就会掉进河中。这河中蕴含的气机,已经遍布水上水下。

    “羽毛都浮不起来。”

    有修士从飞禽身上拔下一根最柔软的绒毛,扔到河水上,却发现,那绒毛在水面上,都第一时间就往水中沉下去。连毛都浮不起来。

    “我曾在古籍上看到过,天地间,有一种可怕的奇水,叫做弱水。这种水,太过轻柔,却没有任何浮力,就算是鹅毛都浮不起来,会在水上轻易沉没,而且,一般的船,放上去,就会沉到河底。不要说是人,天上的飞鸟出现在上空,都会被弱水吸进去。”

    有修士脸色苍白的说道。

    这种河流,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可怕的天险。一般手段,根本过不去。

    这显然是拦在面前的一道天堑。渡不过去。那就要彻底止步在这里,别想再次前进。

    在秘境上空,平台上。

    目睹诸多修士已经抵达这条大江前,黑大帅大叫道:“诸位尊贵的观众,大家请看,这一条就是弱水河,弱水中,鹅毛都浮不起来,何况是人,只要进去,就会沉进河底,被弱水直接压死,溺死。这三灾九难中的第一难。弱水渡不过去,那就要在此止步。”

    “不错,风灾过去,是弱水,没有人能够轻易抵达终点。没有实力,是绝对不可能拿到冠军的。现在我们可以看看,这些参赛者,是如何渡过弱水河的。”

    潇洒哥也笑呵呵的说道。

    “雕兄,我们走。”

    中年男子一拍大雕,并没有迟疑,跟大雕一起,朝着弱水河走去。

    锵!!

    一道清脆的剑鸣声中,可以看到,背在其后背的那口铁剑已经出鞘,握在手中,斩在弱水河前,一剑毫不客气的劈斩下去,这一剑中,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剑意。

    在剑意中,散发出一股孤独无敌般的意志。

    咔嚓!!

    一剑斩出,剑意纵横。

    只看到,面前的弱水竟然被一剑硬生生分开一条道路,河水向两边分开,露出河床。连河底的水流都被一剑分开。

    挥剑斩江,江河断流!!

    甚至江水分开后,两边的河水都没有办法迅速合拢,在分开的河道中,被一股凌厉的剑意覆盖,硬生生将弱水向两边排斥。水流在两边形成两道水墙。

    画面充满震撼感。

    随后,中年男子带着大雕,直接朝着劈开的河道向前走去,走进去后,两边的河道开始坍塌,将剑意冲垮,重新愈合。之前劈出的河道只有数丈长,根本不可能抵达对岸,完全分开河流,斩断江河。只是劈开一部分。

    噗!

    走进河床中后,中年男子再次挥剑斩出。精纯的剑意,再次劈开河道。可怕的弱水,在剑意下,就这么再次被劈开。

    劈开一米,中年男子就前进一米。

    劈开一丈,他就往前走出一丈。

    在身后,是不断崩塌的水墙,那画面,犹如是天塌地陷般。

    但一滴水都没有沾染到那中年男子身上,就这么,一步步,向前踏去,朝着弱水河对面而去。渐渐远去。

    在岸边,很多修士目睹,眼珠子都要凸出来,掉到地上。

    “剑.......剑意!!”

    “竟然在体内凝聚出剑意,好凌厉的剑意,好可怕的剑意,竟然直接劈开弱水河。这是什么人啊,哪里来的强者。这剑意,千锤百炼,几乎无敌啊。”

    “竟然可以这么过河,这是哪里来的牛人啊。”

    一名名修士惊的眼珠子都要爆掉。

    “好厉害,竟然已经凝聚剑意,而且,剑意还如此的凝练,对于剑道的领悟,超出想象。”易天行看到,心中涌现出一股强烈的震撼,如同惊涛骇浪般席卷心神。

    剑意就是武道真意。

    任何战技,一旦蜕变出武道真意,那威力就已经达到另外一个层次,无坚不摧,所向披靡。凝聚武道真意的人,与没有凝聚武道真意的修士厮杀,几乎是不可战胜的。能凝聚出武道真意的,都是天资卓绝的天才。

    “走,金鹏,绿皇,我们也进去,别人能横渡弱水,那我们又为什么不可以。”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断然开口说道。

    已经做出决定。

    金鹏直接在地面用脚不断向前行走。带着易天行,一路来到弱水河边。手中战矛笔直的朝着河面一矛轰出去。巨大的力量,加上灌注在战矛中的真气,爆发下,竟然真的将面前的河水从中分开。也露出河床。只是,没有武道真意镇压弱水,河水一分开,就开始合拢起来。

    “进去,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在这弱水河中,退避非我意。萎缩不前,还不如自裁了当。离开赛场。”哪怕是看到河水在靠拢,也没有畏惧,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坚定之色。

    再没有迟疑,直接就走进河床中。

    看着即将合拢的河水,再次振臂挥出战矛。

    碎玉矛法——白玉无瑕耀九州!!

    一矛九影。如同九柄战矛同时轰向四周席卷而来的弱水。

    那弱水很可怕,碾压而来,散发出磅礴的气势,如同有山岳直接镇压在身上。对于整个心神,都有一种可怕的冲击。

    砰砰砰!!

    战矛挥舞,再次将四周的弱水崩开。

    只是,崩开的范围,根本无法与那中年男子相比。而且,一崩开,立即弱水就会返回。根本不能有半点停歇。

    振臂!!

    挥矛!!

    振臂!!

    挥矛!!

    一次次的循环,每一次都是同样的一招矛法,每挥出一矛,都会毫不犹豫的向前踏出几步,那画面,就好像是山川中凿穿隧道一样。

    面临的压力,却是更加可怕,水流倒卷回来,带来的压力,好比山崩。

    对此,易天行没有任何言语,脑海中始终观想碎玉矛法。一柄白玉无瑕的战矛在脑海中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矛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