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211章 飞云桥
    一旦凝聚出矛意,刚开始是虚幻的。

    但要不了多久,不断的淬炼,矛意就会一点点成长。而成长的过程中,一旦达到九尺,就要以雷霆淬炼,将矛意,送入天罡雷层中进行淬炼。承受雷霆洗涤。若是承受不住,那矛道真符会崩溃,会遭受重创,哪怕是保存下来,也会受到重创,不能再继续成长蜕变。

    而一旦渡过雷劫洗涤,就会由虚幻中变得更加凝练,让矛意变得更加可怕凌厉,这过程,称之为一劫武道真意,是矛意,就称之为一劫矛意。是剑意,就是一劫剑意。

    这种雷劫,需要渡过九次,需要深入天罡雷层第九重。一旦完成九次雷劫洗礼,武道真符就会彻底化为真实,爆发出的武道真意,犹如实质。那样的剑意,矛意,才是真正的剑意矛意。

    这过程,随时有可能折损。

    一旦渡不过,那就是一种彻底断绝前路的过程。

    每一劫的差距,都是天地之差。

    现在不过是刚刚凝聚而出的虚幻矛意,连达到九尺,渡劫的资格都没有。甚至是在矛意中,每多出一寸,都是一种极大的差距。

    “杀!!”

    这些说起来长,实则不过是顷刻间所发生的事情。

    矛意已经凝聚。

    四周的弱水再次碾压过来。

    易天行看到后,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光芒,再次振臂将战矛挥出去。

    这一矛挥出,立即就看到,战矛上,再次浮现出白玉光芒,白玉星辰在闪烁,凌厉的矛意,一下轰击出去。矛意,加上易天行本身的可怕肉身力量,一下就让四周的弱水再次崩开。挥矛时,似乎对于矛意的领悟更加深了一分。

    虽然不多,却让矛道真符中的碎玉矛意往上增加了一丝丝。

    感觉到这一点,易天行越加兴奋的一次次挥舞战矛。在弱水河中,矛意纵横。不知不觉中,当易天行再次挥矛时,前面的弱水已经没有了。

    他从弱水河中,一步步登临岸边,走到对岸。

    “竟然真的从弱水河中横穿过去。”

    “好厉害,他是谁,竟然如此强悍。”

    在对面的修士,看到后,忍不住当场倒吸一口凉气。这画面,充满震撼感,实在是太可怕了。从河底真的穿过去,还是被弱水覆盖全身的情况下做到的。这绝对没有半点运气成分,完全是真正的实力。

    这一点,没有人不服。

    谁都知道,这是真正的实力。

    运气,在这里,并没有什么作用。

    “杀!!”

    “既然有人能够成功,那我们又怕什么,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这弱水河中。若对弱水河产生畏惧,以后,必将成为心中一道心魔。”

    “冲过去,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弱水河中。”

    一名名修士发出大吼。

    能在这里幸存下来的,每一个都是一代人杰,谁都不想必别人给比下去。畏惧不前,那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扑通!!

    顿时,有人学着前面那名中年剑客与易天行的方式,直接用手中兵器,在弱水河中劈开一条道路。有人却有其他手段应付。

    比如有人竟然拿出一柄弓弩,再拿出一条绳索,将绳索系在弩箭上,拼了命的将弩箭朝对面射过去。希望能借助绳索,将自己给拉过去。

    还有人直接拿出一枚珠子,一个纵身,就跳进河中。河水都被分开,形成一道中空地带。赫然是避水珠。

    .............

    身后的修士会如何做,易天行丝毫没有半点在意。最重要的是,自己过来了。

    当先过来,这就是最大的优势。

    “金鹏,我们继续向前。趁现在其他人还没有过来,我们正好抢占优势。前面已经有人过去了。不能再落后。”易天行踏立在金鹏背上。

    金鹏在弱水中,因为有绿皇的缘故,本身承受的压力并不是很大,体内的气力依旧十分充足。

    “不错,争夺第一,只要能最先抵达终点,我们就能得到哪些宝贝。”

    绿皇也兴奋的说道。

    关键是,他没有看到金毛从弱水中钻出来,似乎已经被淹死了。

    虽然不是被它咬死,但死了就是好事。其他都可以放到一边,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帮易天行夺得冠军。

    绿皇身上洋溢出强烈的自信,它的两只前腿,已经长满了绿毛。充满着力量,正是这股力量,让它心中的自信不断的膨胀起来。

    嗥!!

    金鹏发出一声厉啸,再没有任何迟疑,驮起易天行和绿皇,淡金色的翅膀一振,已经平地而起,飞上天空,带着一道道金光,朝着前方破空而去。

    一条弱水河,阻拦下大部分修士。

    能继续前行的,数量已经极为稀少。

    “现在的修士越少,就意味着争夺的过程将会变得更加惨烈。为了获胜,任何手段都有可能施展,必须趁现在人少,获得最大的优势。”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眉宇间闪过一抹凝重。

    根据比赛中得到的讯息,这条赛道,有三灾九难。之前风灾,弱水河,算是其中之一。但这也只是渡过一灾一难。还有两灾八难。根据之前所经历,就能知道,这些灾难,都不容易渡过。

    或许自身会失陷在某处劫难中,而其他修士却能轻易渡过。

    差距就是在这过程中形成的。

    现在能领先,自然要想办法保住优势。

    金鹏速度极快,破空而行。却能在前面看到有好几道身影的存在,在身后,也有人在追赶。

    就如今视线所能看到的地方,最前面的是那名骑着大雕的中年男子,一口铁剑,剑意纵横。而在那人之后的,竟然是那名身穿红色长袍的女子。踏着风神翼龙,身形风驰电闪。

    自己处在第三。

    身后,霸王项羽身下的霸王龙横冲直撞,气势滔天。

    还有邀月,刘邦,西方几名修士也不知道以什么方法渡过弱水河。

    后面还陆续有人渡过弱水。

    但一条弱水河,让彼此间的距离,一下子被拉开。

    不过,各自身下的坐骑强弱,却让彼此间的距离,或是缩短,或是超越。各种情况接连出现。

    不知不觉中,道路前面,突然裂开,前面是一片巨大的悬崖。仿佛赛道中间,突然塌陷了一大块。这一大块区域,十分巨大。横跨道路三千丈。如同两片不同的大陆被分割开。

    下面是一片虚无,漆黑的深渊。

    一眼看不到底,掉下去,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处。就算是修士,也会被摔死。

    “前面的路,是断的。”

    易天行已经看到前面的悬崖。至于对面,实在是太遥远了。若不是目力强大,几乎都看不到对面是不是有陆地的存在。

    这是一道天险。中间没有桥梁,一片虚无。

    嗥!!

    前面,一声雕鸣声中,那只大雕振翅间,将那中年剑客托起,朝着对面直接飞过去。身下可以看到,有白云朵朵,汇聚成一条浩瀚云路。

    如同一座云桥。

    横跨悬崖。

    但这深渊上空,可以飞,并没有像弱水河上,连天空中都不能飞行。

    “可以飞,金鹏,我们飞过去。”

    易天行同样看到这一幕,立即就做出决定。

    这道深渊上空可以飞行,对于拥有飞行坐骑的修士而言,拥有着难以想象的优势。至少,这深渊的距离,将不再会成为阻碍。

    “不公平,有飞行坐骑的可以直接飞过去,我们没有飞行坐骑的,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名西方修士看到,忍不住发出愤怒的吼声。

    “懦夫!!”

    项羽听到,鼻中发出一声冷哼声。

    身下霸王龙笔直向前,哪怕是前面是悬崖深渊,都没有半点停顿的意思。

    轰隆隆!!

    霸王龙跟疯狂的列车,直接踏进深渊上空,但诡异的是,霸王龙并没有从深渊上空掉落下去,而是踏立在一朵白云上。踏立在那片云路上。甚至可以说,有这段云路在,这就是一条横跨两边的云桥。

    看起来轻柔无比的云层,别说是人,就算是一块石头放上去,都会直接掉落到深渊中。

    可现在,却能承受住霸王龙的恐怖重量,一点掉落悬崖的迹象都没有。

    这是一座真正的云桥。坐骑可以在云桥上奔跑。

    霸王龙抬头挺胸的朝着对面冲撞过去,每一步都带着无匹的力量,但偏偏下面的云朵就是能承受的住。转眼间,已经冲进云海。

    “原来这些云层就是道路。”

    一名西方骑士一拍身下的魔狼,同样毫不客气的冲上云桥。魔狼向前奔跑。第一步,真的是踏立在云层上,脚下的云朵,如同实地一样,能托起身躯。但在向前奔跑不过百米不到,突然间,魔狼脚下一空,整个身躯彻底朝着深渊下掉落下去。

    脚下踏着的云彩一点浮力都没有。跟原先踏着的,完全不同。

    “啊,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掉下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深渊中传来。

    “白痴!!”

    霸王龙上,项羽不屑的吐出一道话音。

    仔细观看,却会发现,霸王龙走的不是直线,而是忽左忽右,每一步,都似乎是有目的的,有选择性的踏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