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226章 冰川抱月行
    【今天到喝喜酒,回来的时间比较晚,只来得及码出一章,只有这一更了,明天找时间补上。有推荐票的支持一下。】

    “好冷啊,我从地下穿行,躲开了弱水河,避开了风灾,走过了火山,渡过了深渊。穿过了沼泽。没想到前面竟然是冰川,好冷,真的好冷。我都快要受不了了。”

    易天行运转气血,抵御侵袭到体内的寒气时。

    在前面,赫然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叫喊声。

    仔细看去,赫然可以看到,在前面,大海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的冰川。

    这冰川一眼看不到边际,一股股寒风接连不断的吹过来,这寒风,不是普通的寒风,一般的寒风,是不可能让修士都产生如此强烈的寒意。这股寒意,已经是连真气都没有办法轻易的抵挡,只要钻进体内,连真气都会冻结,在寒气中,蕴含着一股冻结万物,冰封一切的意志在里面。

    在前方,可以看到,冰川上,有着一道身影在前面不断行走。

    那是一头巨大的穿山甲。这穿山甲身上闪烁着一股雪白之色,身上有鳞片,但那对爪子上,却不时的闪烁着一道光芒,金色,赤色,黄色,青色,蓝色。不断交替变换,身上的气息也随着颜色的变幻而变得不同。爪子十分锋利,这是五行穿山甲,能在金木水火土中穿行,依靠的就是这对爪子,遇山开山,遇水避水,至少是在五行之地中,都能快速穿梭过去。

    相传,五行穿山甲要是蜕变到极致的化,全身都会化为五彩之色,那时候,五行之地,就再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够阻挡的住它的脚步。就算是禁制都能被轻易撕开,现在只有一双爪子是五彩之色,还是交替变换,显然,血脉并没有蜕变精纯到完美的层次。

    只能说是具有五行穿山甲的血脉。

    能不能完成蜕变,也要看以后的成长蜕变是怎么样的。

    而在穿山甲背上,却做着一名身如童子般侏儒身形的身影。

    从背后看,能看的出,那人整个身体都在发抖,骨头的颤动声都能清晰听的到。

    连穿山甲皮坚肉厚也不由的不断颤抖,行动时,一步步向前迈出,身躯都显得有些僵硬,看起来,让人担心,下一刻它就有可能彻底的停留在这里,化为一层冰雕。

    再也别想继续前行。

    五行穿山甲能在大地中穿行,能在火焰岩浆中行走,能在大海中遨游,但偏偏,这座冰川一进入,什么五行之力都不管用了,这寒气,实在是太冷了。一股股寒风,简直要将人血脉彻底冻结。

    就算是凶兽也受不了,完全承受不住。

    “好冷,这又是一道劫难么。这到底是什么寒气。这也太冷了。”

    易天行也进入冰川之中。

    第一时间就感受到在冰川上空,吹来的阵阵寒风,这寒风呼啸,直接就朝着身体内钻进去,就算是身外的战甲对于这种寒气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寒风依旧清晰的进入体内。血肉骨骼都开始变得冰冷。

    神海中,真气翻滚,不断顺着经脉河道,在血肉中穿行,尽可能的驱散体内的寒气,保持血液流动。

    好在,体内黑鼎中,一股股气血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在血肉骨骼中穿行,寒风虽然源源不断,让人冰寒刺骨,但在气血的运转下,寒气在滋生出来后,立即就迅速笑容,气血如熔炉之火。始终让身体处在一种可以承受的住的状态中。

    嗥!!

    但就在这时,身下的金鹏发出一声凄厉的厉啸声,本来灵活的翅膀,渐渐变得僵硬,开始向冰川地面开始降落。发出的叫声,是在提醒易天行它要落向冰川,在这过程中,并没有因为寒风,而让飞行的过程中产生任何的颠簸与动荡。哪怕是身处在崩溃的边缘,依旧记得自身的职责。

    眨眼间,已经平稳的降落在冰川上。

    但在金鹏的翅膀上,却能看到,有一层冰霜开始凝聚出来。

    “金鹏,你不会有事的。”

    易天行看到,心中生出一抹触动,口中直接吐出一道话音。

    跟着,体内气血催动,直接顺着双脚,朝着金鹏体内灌注进去。旺盛的气血,如同烈火般,不断将金鹏体内的寒气快速驱散出去。让金鹏本来僵硬的身躯,再次恢复几分,抖动羽翼,就要向天上飞去。

    “不用飞上天空,这寒气太猛烈,飞的越高,承受到的寒风就更加猛烈。还是在地上走,虽然速度会变慢,至少能保证自身安全。这寒气,绝对不是普通的寒气。”

    易天行当即就制止道。

    在冰川上行走,比在高空中要好的多,至少寒风吹过来的力道,没有天上强劲。

    气血不是无穷无尽,哪怕是以他的炼体修为,也不可能做到气血无穷,寒风越强,气血被消耗的就越多越大。

    有易天行气血倾注体内,金鹏恢复过来后,没有犹豫,开始迈开步伐,向前踏去,就算是在地面上,巨大的身躯,苍劲的利爪,都让它在地面上的速度也慢不到哪里去。比起普通的骏马,也不会逊色多少。

    砰砰砰!!

    冰面上传出清脆的响声。

    似乎听到后面的响声,坐在穿山甲上的那名侏儒般的修士回头看了过来,口中发出一声呼救声:“道.....道.....友,救....救.....救命......啊!!”

    颤抖的话音刚落下,就看到,脸上出现冰霜,跟着,身下的穿山甲已经覆盖着一层冰晶,僵硬的站立在冰面上不动,一只脚还做出抬起的动作。

    那名侏儒也彻底不动了。身上的冰霜快速浮现。

    虽然还没死,但距离死亡,已经是咫尺之遥。

    “竟然被寒风冻死了。”

    看着眼前的修士,易天行眼中不由露出一抹惊疑之色,这人长得实在是太有特点了。想不惊讶都难。身如童子般侏儒,外表獐头鼠目,几近可怖难言,他的眼睛又狡猾,又恶毒,带著山雨欲来时那种绝望的死灰色,在现在,眼中,更是有着一种面临死亡的绝望与期望。

    期望能够得到救助,活下来。

    “这世界上,我救不了你,谁都救不了你,你还是安心的去吧。”

    易天行深深看了这名侏儒一眼后,没有停下,一点救助的打算都没有,比赛中,人人是对手,出手救助自己的敌人,这不是开玩笑嘛。何况彼此间又没有任何关系。凭什么出手相救。

    他看起来像白痴吗。

    这种情况下,能救自己的,永远都只有自己。

    刷!!

    一道白光消散,被冻死的穿山甲与侏儒,一起消失不见,但在原地,却留下一些东西。

    “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

    易天行对此,毫不犹豫的就收了起来。对于这样的物品,自然是毫不客气。在那些物品中,他看到几本书册。现在不方便看,慎重的收进灵珠空间中。

    “这寒风不知道要持续多久,覆盖多大的距离。现在距离终点,应该已经不远了。”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继续和金鹏向前走着。一步两步,是魔鬼的步伐。

    “前面有人。”

    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冰川上走出一段漫长的距离。

    突然间,眼前看到,前面又出现一道身影。

    只是,这道身影并没有向前行走,而是站立在原地,身上浮现出一层冰晶。

    “邀月。”

    雪白的宫装,熟悉的背影,都让易天行在第一时间就认出那道背影的身份。心中不由一惊。随即就快速赶过去。看到面容后,彻底确认,真的是邀月。那只月光蝶已经缩小成普通蝴蝶大小,落在她的肩膀上,散发出一丝微弱的月光。同样僵硬的无法动弹。

    邀月还没死。

    但已经快要死了。

    根据之前那名修士的情况,可以知道,这已经是寒风入骨,无法抵挡,要被彻底冻结一切生机的迹象。一旦如此,那就是身化白光,彻底出局的下场。

    看着哪怕身体被冻僵,依旧将脑袋仰起的邀月,易天行微微摇头,没有多说。伸手将那僵硬的躯体直接横抱着放在身前,抱在怀中。

    体内气血自然而然的将怀中的邀月覆盖进去。

    磅礴的气血,让易天行身上,就好像是带着一座火炉一样,有一股热量传递到邀月体内,将寒风挡在外面。

    “是他。”

    虽然身躯僵硬,甚至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但邀月本身的意识并没有真的消失,只是身体不能动而已,对于外界的感知一点问题都没有。

    突然间被抱起来。

    而且,一股奇异的热量涌入体内,本来频临死亡的邀月,当即就开始缓过来,更是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钻进鼻中,心中已经知道抱住自己的是谁。

    心中不由涌现出一股复杂的情绪。

    没有开口,也开不了口,身体中的寒气实在是太庞大了,哪怕是开始被驱散,依旧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彻底驱除的。

    “哼,之前占了我的便宜,这次就算是一点补偿,别指望我会感激。”

    邀月心中暗自发出一声冷哼。

    却没有任何动作,任由被易天行抱在怀中,感受着那股浓郁的气血冲击,心中不由的连心脏跳动都似乎就在耳边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