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永恒国度 > 第329章 巨人之心
    易天行感觉到,自身对于碎玉矛意的感悟,不断涌现,出现在脑海中,快速生根发芽,汇聚在体内的矛道真符中,赫然可以看到,矛道真符内,那柄由碎玉矛意凝聚出的血玉战矛上,赫然浮现出第三句古篆。

    血玉无悔碎天穹!!

    一股玉石俱焚,破碎一切的矛意从战矛中爆发出来。

    碎玉矛意,真正完整。

    凝聚完整碎玉矛意的刹那,在矛道真符中的那柄血玉战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增长,一寸,两寸,三寸。仅仅几个呼吸间,整条碎玉矛意,直接增长到一尺,散发出的矛意凌厉霸道,惨绝无悔,只为玉碎不为瓦全。

    所有对于碎玉矛法的感悟在这一刻,彻底凝聚到战矛中。

    刷!!

    在此刻,战场中,石巨人明显可以看到。在面前,出现一柄巨大无比的血玉战矛,这柄血玉战矛上,布满细小的裂痕,遍布整柄战矛,上面浮现出九枚闪烁着白光的星辰。一层血色的焰光将战矛笼罩住。

    就好像是一名明知必死的将军,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依旧选择毫不退缩的向敌军发起最后的冲锋。

    这种冲锋,是信念所致。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舎战之外,再无它物。

    轰隆隆!!

    一阵剧烈轰鸣声中,无数灰尘冲天而起,四周化为石头的草木,建筑,纷纷崩碎。

    易天行的身躯重重砸在地面,地上出现一道巨大的深坑,一身残破的漆黑战甲,缓缓从身上消散,露出肉身,能看到,身躯上出现一道道裂痕,好像即将彻底破碎的瓷器。鲜血从伤口中渗透出来,看起来,令人触目惊心,最可怕的还不是外表,在身体中,一身骨骼更是出现粉碎性的骨折,断裂。一节骨头不知道破碎断裂成多少节,多少段。

    这种损伤,在任何时候,都是致命的伤势。

    哪怕是不死,也要永远瘫痪在床。

    以易天行的肉身,甚至是连玄甲命窍都已经催动,化为战甲覆盖身躯的同时,依旧被重创,可想而知,那一棍落下来,产生的破坏力何等可怕。

    “好可怕的蛮力,在石棍中还蕴含着一种强悍的重力,要不是我的肉身强悍,又有玄甲命窍防御,只怕其他修士,一棍就会被打成肉泥,砸成血雾。不过,对于我来说,只要给我时间,就可以快速恢复。不知道我的那一矛结果如何。碎玉矛法,玉石俱焚,融为一体,九倍爆发,狂暴如火,无坚不摧。”

    易天行身上满是鲜血的样子,看起来如同一尊血人没什么区别。但在这过程中,一股股气血正源源不断的从黑洞中蜂拥而出,钻进血肉中,一道道伤口以非人的速度开始愈合。连破碎的骨骼,都在气血的温养下,不断愈合,恢复。重新连接在一起。

    不知不觉中,一只手臂已经可以动弹,一挥手,一只烧鸡抓在手中,放近嘴边,大口吞吃起来,吃起来,不仅是鸡肉,连骨头都一起嚼成碎末,一起吞吃下去。

    吃下去的同时,体内美食细胞乃至是食鼎都自然的开始运转。汲取美食中的精华力量,快速补充自身消耗,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这些说起来长,实则只是转眼之间的事情。

    炼体士的强大就在于肉身的强悍与恢复能力。

    不过,就这么坐在大坑中大口吞吃美食的画面,跟战场相比,似乎怎么都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但这一刻,却没有谁会在意这些。

    只看到,巨大的石巨人依旧屹立在远处,整个身躯如一座小山一样,冰冷无情。在胸口,赫然,出现一道狰狞的洞口,这洞口中,能看到血玉般的光芒在闪烁。

    “好霸道的矛意。”

    石巨人盯着易天行,甚至可以说,自始至终那目光就一直落在他身上,直到此刻,方才吐出一道话音。

    砰!!

    几乎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就看到,从胸膛的洞口中一道血玉光芒闪过,恐怖的矛意彻底爆发,石巨人巨大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崩碎,化为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碎片。堆积起来,如同一座小山一样。

    这一次,连头颅都一起崩碎。

    霸道的碎玉矛意已经彻底破坏其整个身躯。

    矛意在九次爆发下,彻底崩碎其身躯。

    “那是什么?”

    就在一堆石头当中,赫然,浮现出一枚玄黄色的心脏。这枚心脏看起来极为巨大。但能看到,在上面,出现一道伤口,被矛意洞穿。

    如今身躯崩溃下,彻底显露出来。

    这一枚,赫然就是石巨人体内的真正本源核心——巨人之心。

    甚至可以说,石巨人唯一的要害就在这枚巨人之心上,里面蕴含的惊人的力量,能与大地相连,哪怕是断首断脚,甚至是头颅都被斩断,只要巨人之心依旧完好,就能重新再长出来。是力量的源泉。

    同样,这也是石巨人体内最为致命的关键所在。

    刚刚那一矛,竟然硬生生洞穿巨人之心,矛意爆发下,粉碎身躯。一矛毙命。

    这也就是易天行,换了其他人,没有强大的肉身力量,没有鸿蒙天帝塔中天地之力的灌注,强大的矛意为锋,就算是明知道石巨人的要害在于心脏,照样不可能击破心脏。

    “终究是我赢了。”

    易天行缓缓从大坑中站了起来,一步步来到那座石头小山面前,看着那些石头,竟然破碎了,一样不是普通的石头,里面有一种泛出一层黄色光芒的石头,那是一种坚硬无比的不朽顽石。每一块都能在岁月中长存,如顽石般任由岁月长河洗刷,却不动如顽石。

    就算是万载岁月,都不能让这顽石风化。可谓是茅坑中的石头,又臭又硬。

    可这东西,却不能跟其他材料炼制成神兵法宝。

    不是不能熔炼。

    而是这不朽顽石的特性就是坚固,不朽。却不能给兵器法宝增加任何能力,因为它的本质就是石头,不能提升任何法宝品阶。拿在手中,充其量就是炼制一块板砖拿来砸人了。

    如同鸡肋一样。

    从无字天书中得到这些讯息后,易天行并没有嫌弃,挥手间就将所有不朽顽石送进宝塔中。再将那枚黄色的巨人之心一起收了起来。

    看战场上,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

    异族大军数量虽然巨大,可在玄黄镇上,丝毫没有占到上风,而且,那些外来修士的加入,厮杀起来,一下就给异族大军带来巨大的压力。

    弓箭手,战弩兵,更是连续不断的射出一根根战箭与弩箭。每一次出手,都伴随着一批批的异族陨落在战场上。

    再加上异族大军中的首领不是死,就是遁走不知所踪。士气大落。哪怕是品阶心中的一股疯狂,也照样被渐渐压制。战争的天枰正在朝着玄黄镇慢慢倾斜。

    之前由冯雨默带领的一万将士同样加入战场,不断跟异族厮杀在一起。

    短兵交接,血肉飞扬。

    “众将士听令,所有异族,一个不留,杀无赦。”

    易天行深吸一口气,张口发出一道断喝,在战场中回荡。

    “战!战!战!!”

    “天雷为鼓,大地为墓,万里血云照征途。”

    “荒野凶,异族狂,人族自古不可辱。”

    “头可断,血可流,铁骨忠魂战九州。”

    “手握钢刀九十九,不破异族誓不休。”

    有断去一手一脚的将士张口吐出深沉的长啸声,面对一名蝎人族战士劈斩下来的长刀,丝毫没有避让,一抬枪,倾尽全身力量,将长枪洞穿其心脏。自身也被长刀斩断身躯。在战歌声中陨落。

    死前,无畏无悔!!

    战歌,在为他指引前路。

    “杀!杀!杀!!”

    “凶兽狂,异族强,男儿握刀枪,刀是斩首刀,枪为戮神枪。不管神与魔,屠过方是我。”

    “千秋不朽业,白骨染苍穹。为我人族故,愿屠百万灵。”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以我不灭魂,战出天下宁。”

    “今日抛弃千年仁义名,笑饮万族血,脚踏白骨陵,软弱今不与我行,杀敌百万心不惩。宁叫万族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敌。”

    战歌在战场上回荡,为生者助威,为死者送行!!

    将士们奋不顾身,敢于异族正面血杀,杀的更快,杀的更狠,百姓心中无畏,异族也照杀不误。外来修士更是激荡的气血翻滚,为战癫狂。

    在战歌中生,在战歌中死。

    浩瀚的战歌声,让战场上的诸多异族战士,脸色开始变了,心中的信念开始动摇,每一句,都如同刀剑般切割在灵魂上。

    “不打了,王都不在了。”

    一名豺狼人脸色苍白,听着战歌,仿佛整个战场上,到处都是敌人,心中的恐惧不由蜂拥而出。心在颤抖,士气彻底消散,发出一声惊叫,竟然转身掉头就跑。

    朝着战场外逃离出去。

    有一个,就有两个,有更多。

    没有首领,甚至是亲眼目睹自身首领陨落在战场中,那种恐惧,失落,如潮水般席卷心灵。有些异族心中的斗志,已经彻底瓦解。